漳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漳平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龙车暴动与永福总暴动
  • 2014-12-29 来源:节选《庵山风云》, 作者:陈永贵
  • 1929-1930年,漳平工农革命运动汹涌激荡,先后爆发龙车暴动和永福总暴动,为创建苏维埃区域、开展工农武装割据的斗争奠定广泛的群众基础,并为党领导漳平人民进行土地革命斗争,积累宝贵的实践经验。

    龙车暴动

    1929年8月,为了粉碎闽、粤、赣敌人对闽西苏区发动的三省“会剿”,朱德率领红四军二、三纵队出击闽中,在外线打击敌人,配合留在闽西的一、四纵队保卫闽西。当时漳平永福驻有国民党张汝匡旅一个营和金振中地方民团。龙车反动分子游兆秋从南靖县返回永福,勾结国民党军队准备进攻龙车,提出一个月内消灭龙车赤卫队,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

    面对紧张形势,中共龙车党支部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与会同志意见不一。一部分同志主张要保卫家乡,立即进行武装暴动,给敌人以迎头打击,为陈世鉴烈士报仇雪恨。有的同志则认为敌人重兵压境,敌强我弱,暴动取胜把握不大,应把队伍转移到龙岩内路十八乡,联合龙岩红军寻机反击敌人。由于意见争执不下,支部最后决定派员请示闽西特委。

    8月上旬,龙车赤卫队副队长陈世隆奉命赴龙岩碾转到上杭苏家坡,请示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邓子恢听完汇报后指示:龙车党支部要把群众紧急动员起来,立即举行暴动,策应红四军打破敌人三省“会剿”,并手令陈朝攀、陈廷良等同志带领龙岩蕉坑、适中赤卫队支援龙车,还命令闽西红军龙岩红一团邓毅刚部派一个武装排配合暴动。

    陈世隆回龙车传达了邓子恢的指示,当即在村头南坂畲草寮成立武装暴动指挥部,总指挥陈世隆,副总指挥陈春芳、陈清桂,对武装暴动作了具体部署。党员、赤卫队员深入各自然村,动员群众起来同地主豪绅、国民党反动民团开战。

    9月1日,红四军挺进永福。龙车全体赤卫队员群情振奋,对武装暴动充满胜利的信心,自编山歌唱道:“八月菊花分外香,红军消灭张汝匡。

    快快暴动迎亲人,乌龟王八无处藏。”

    当日,陈世隆火速赶往永福,向朱德军长汇报情况。朱军长当即指示说:“你们已经做了准备,又有红军做你们的后盾,你们可以立即举行武装暴动,打击对象一定要选准。”陈世隆接受指示后,连夜赶回龙车召开暴动会议,遵照朱军长的指示,决定提前举行武装暴动,迎接红四军入村。

    住在山上的赤卫队乘夜色潜入村庄,分头联络群众,按各个预定地点集合,肃静的山庄顿时沸腾起来。

    9月2日凌晨5点,“九节龙”轰隆一声巨响,海螺号四起,暴动队伍600人手持大刀、长矛、鸟枪、土铳、镐头等器冲向国民党乡公所,斗争对象直指地方民团。这时,前来支持的龙岩红军武装排,蕉坑、适中赤卫队等200余人在陈朝攀等人的带领下及时赶到,与龙车暴动队伍汇合后,分二路向乡公所进攻:一路用木头撞开乡公所大门,边打边冲,发起正面攻击。另一路架起木梯,从屋顶翻入,侧面攻击。龙车国民党乡公所29个团丁受到腹背夹击,缴械投降。民团长陈振生,恶霸陈宗扑,豪绅陈土广慌忙从土洞里窜逃,赤卫队跟踪搜捕。陈宗扑在厕所里就擒,陈土广逃进潭头树林,被红军排长邱玉山带领10多名赤卫队员捕获,并在陈土广家里搜出400余块银元。在武装暴动的威慑下,地主豪绅陈土望、陈土景、陈土海等仓皇潜逃。赤卫队立即开往他们家杀猪、破仓、分谷、烧毁田契债约,把没收的财产分给穷苦群众。

    同日下午,在龙车麻只贝召开千人群众大会,庆祝暴动胜利。大会悼念了龙车革命先驱陈世鉴烈士,公审乡霸陈宗扑并就地枪决。会上,闽西特委特派员董邦金宣布组织纪律,红四军也派人到大会宣读了由党代表毛泽东、军长朱德、政治部主任陈毅签署的《红军第四军司令部政治部布告》。群众欢欣鼓舞,高唱起暴动歌:“我们共产党,领袖马克思。大家来暴动,创立新中国。推翻三个“反“,肃清土劣绅。工农得解放,胜利属人民。”

    龙车暴动胜利后,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高度赞扬龙车人民敢于革命的英勇行为,要求龙车党支部要建立一支组织上巩固、政治上坚定的自卫武装,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

    龙车暴动紧密配合了红四军反三省“会剿”,打响了漳平人民以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点燃了漳平武装斗争的星星之火,进一步把漳平的工农运动推进到创建苏维埃区域的新阶段。

    永福总暴动

    1929年9月6日,红四军回龙岩以后,永福、官田反动团匪陈琼林和陈国香纠合团匪200余人联合反攻永福总区,妄图一举摧垮永福总区及所属区、乡、村的苏维埃政权。红四军留派干部邓克明、胡阿泗当机立断,亲自带领龙车赤卫队120余人反击永福、官田两股地方团匪的联合进攻,保卫了总区红色政权,并准备酝酿更大规模的武装暴动。

     9月底,永福总区及所属区、乡、村的苏维埃政府抓紧有利时机,成立永福总暴动指挥部,深入发动广大农友奋起反抗。经过半年时间的艰辛工作,永福的李庄、石牌、西山、田美、福里、大岭下、洪坑、雷石、赤丰、内洪、后盂、新坑、邓家坊等地方都动员起来,等待时机。

    永福、官用两股地方团匪进犯总区受挫后,又勾结安溪箫继武团匪,经常骚扰永福总区及所属区、乡、村苏维埃政府,穷凶极恶地到处烧杀抢掠,严重地威胁到龙岩革命根据地。

    为了巩固和发展红色区域,保证3月份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的顺利召开,闽西特委决定组织闽西红军及其游击赤卫队消灭肖继武团匪。

    龙车赤卫队和广大群众闻风而动,派出小分队侦察敌情,戒严道路,封锁消息,并准备大量米菜等生活物质,积极配合红军攻打肖匪。

    3月22日,邓毅刚率领龙岩红一团,永定红三团等地方武装3000余人在龙车集结。龙车区苏维埃政府汇报了情况,邓毅刚对敌情作了细尽分析,认为永福圩三面环水,炮楼坚固,易守难攻。但肖匪与华安、南靖等团匪相距甚远且有矛盾,永福守敌孤立无援,决定在3月23日集中优势兵力向肖匪发起总攻,主力部队分路夜行军到永福,红一团在福里冬瓜山用迫击炮猛轰敌炮楼,从东面发起正面攻击,永福地方赤卫队在石洪从北面佯攻,红三团在大宗山埋伏,截击南逃之敌。红军、赤卫队三面包抄,肖匪成了翁中之鳖。

    战斗打响的前几天,龙车赤卫队多次骚扰肖匪,以造成敌人的疏忽大意。当红军兵临永福圩时,肖继武毫无觉察。一些敌军士兵还在兵营里安然自得地赌博、酗酒或在街上调戏民女,寻欢作乐。

    3月23日凌晨,邓毅刚团长发出总攻令,红军的神枪手首先打死炮楼上的敌哨兵,紧接着红一团从冬瓜山阵地发射迫击炮弹,准确地落在敌炮楼。在北面,担任佯攻的永福地方赤卫队在永福总暴动指挥部领导人陈士荣率领下,用步枪、土制手榴弹一起向敌人开火,还用鞭炮和洋铁筒巧制而成的“轻机枪”声,把敌军吓得丧魂落魄。与此同时,东河区、南河区、北河区、龙永区等赤卫队员,也从四面八方向永福圩中心突进。睡梦中的肖继武被突如其来的攻势,搞得昏头转向,慌乱地瞎指挥,带领300余名团兵向南突围。敌人果然中计,埋伏在大宗山的红三团吹起冲锋号,勇士们跃出战壕,居高临下,向敌军发起猛烈冲锋,红三团和永福地方游击队完成炮击和佯攻任务后以凌厉之势,涉水过河,攻入永福圩街道,搜索残敌。战斗不到3个小时,全部歼灭了肖匪,缴枪300余支,并活捉化装成百姓的肖继武。当天下午,邓毅刚在永福万人台主持召开军民祝捷大会,公审枪决了罪大恶极的匪首肖继武,热烈庆祝红军、赤卫队的重大胜利。

    消灭肖匪,稳定了永福大好的革命局势。在闽西红军的帮助下,永福相继复建了永福总区、东河区、南河区、北河区的苏维埃政府,总区苏维埃政府主席陈锡容,副主席陈志科。永福街道还成立了店员工会和工人纠察队,随即永福的西山、大岭下、赤水、新坑、石洪、李庄、陈村、上雷石、下雷石以及邻近的官田、拱桥等地的十几个山村的广大群众纷纷举行暴动,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斗争,继而普遍建立苏维埃政府或农会和赤卫队组织。一时间,永福地区呈现“风展红旗如画”的革命形势,史称“永福总暴动”。

    永福总暴动是漳平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爆发的一次最大规模的农民武装暴动,是党领导漳平人民进行武装斗争又一次壮举。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