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漳平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红色漳平
  • 2014-12-29 来源:原载《福建中央苏区纵横·漳平卷》 作者:戴革平
  • 漳平苏区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建的一块革命根据地,是闽西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当时的中央苏区范围。在波澜壮阔的土地革命斗争岁月里,朱德、罗荣桓、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郭滴人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郭化若、赖毅、魏金水、伍洪祥、王直、廖成美、李德安、熊兆仁、俞炳辉等老将军和老红军都曾在这块红土地上留下光辉的革命足迹。

    勤劳、勇敢的漳平人民富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漳平就有一批爱国知识分子组织进步团体,宣传马列主义真理。1925年至1927年,漳平成立县工会、县农民协会等工农组织,开展“二五”减租、反对苛捐杂税、解放妇女等运动。中共八七会议后,境内共产党员领导工农群众擎起武装斗争的旗帜,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辖域内创建岩南漳、岩连宁两大游击区;建立中共岩南漳县委以及10多个县级以下各级党组织;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岩南漳县军政委员会和15个区、100余个乡村的苏维埃政权;组建漳平县独立游击大队、漳平红二团、岩南漳游击队等各级革命武装60余支,参加正规红军、红军游击队、赤卫队6000余人,发展农会会员25000多人,有组织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红四军、红十二军、红二十一军、红军东路军、红八团、红九团等主力红军均曾在这块战略前沿阵地浴血奋战,漳平由此承担着巩固闽西革命根据地,保卫中央苏区东大门的艰巨任务,无愧于“前哨尖兵”的英雄称号。此后,漳平人民前仆后继,历经八年抗日战争和三年解放战争的洗礼,赢得“红旗不倒”的美誉。

    革命风雷平地起

    漳平位于福建省中南部,闽西东部,闽南金三角的北端。九龙江北溪横切境域中部,戴云山、玳瑁山和博平岭三大山脉雄结于此。古为汀、漳、泉、延四郡交接处,今为龙岩、漳州、泉州、三明四地区(市)结合部,闽西南咽喉地带。现境东西宽约57公里,南北近98公里,为福建省第六大县。地理地貌的基本特征是“九山半水半分田”。境内山岭耸峙起伏,山地丘陵犬牙交错,河道纵横密布,森林茂盛绵延。如此险峻复杂的地形,为开创和发展革命根据地提供了极为宽阔的战略回旋余地。境内自然资源丰富,素有“金山银水绿宝”之称。加之地处亚热带,土壤肥沃,盛产五谷、水果、笋干、香菇等农产品和土特产品,使漳平逐渐成为红军筹措粮饷、屯兵集训的理想基地。

    1917年,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1919年,在龙岩省立九中就读的漳平籍学生邓卧天等人参加本校师生发起的罢课游行活动,声援五四运动。与此同时,在漳州、厦门等地读书的学生陈文成、陈仁壮等人发起组织漳平籍“旅居漳州、厦门同乡会”。这些青年学生回乡后,在城关、永福等地竭诚宣传五四运动的革命宗旨与精神,成为漳平人民解放思想的启迪者。

    漳平是闽西南最早发展共产党员的地区之一。1919年,郑超麟、陈袓康赴法国勤工俭学,追求马列真理。1922年,郑超麟与周恩来、赵世炎等留法学生共同发起成立 “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 1923年,陈袓康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24年,郑超麟在莫斯科、陈袓康在法国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成为闽西南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1924年9月,郑超麟回国后,主要致力于党的宣传工作。历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出席中共四大、五大和八七会议,翻译《共产主义ABC》,与瞿秋白等人负责编辑中央机关刊物《布尔什维克》,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发挥重要作用。

    漳平是福建省较早开展工农运动和建立地方党组织的县份之一。1925年春,中共党员蓝秋帆(化名)奉中共广东地方党组织的指示,赴漳平永福中学宣传中共四大精神,永福菁华书院成为进步教员进行革命活动的重要地点。1924—1927年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漳平籍共产党员陈国华、林仲堪、陈文成、陈天枢、陈尚益、陈福庆等人积极开展工农运动,并促成漳平县实现第一次国共合作。1925年10月,永福中学进步教员林仲堪、陈文成发起成立漳平县农民运动委员会,会址设于永福石牌村“莲花心祠”,俗称 “莲花心农民协会”。同时成立农民夜校,组织农协会员学文化、学武术、学革命道理,培养了一批农运骨干分子。1926年春,漳平县农民运动委员会会员从永福扩展到漳平城关、顶郊、福满、桂林、拱桥等地。1926年10月,在永福墩仔头埔正式召开漳平县农民协会成立大会,与会者达2000多人,包括赶往永福参会的城关、西园、桂林等地150多名农会代表。同月,漳平县工会、县妇女部相继成立,工农运动出现方兴未艾的好势头。1927年,宁洋约有15000名有组织的农友,境内北部的双洋、赤水的农民运动亦声势浩大。这些革命群团组织因势利导,有效地开展“二五”减租,反对苛捐杂税的斗争,在民众中播撒革命火种。正如《罗明关于漳平党史问题的谈话记录》(1986年5月12日)指出:“漳平县于1924年受厦门集美学校左派组织的影响,于1925年就已经有了左派活动,陈国华同志当时就是集美学校的左派。陈祖康回漳年前,漳平就有国民党左派。由于龙岩工作做得较好,把漳平党的组织也一起开展起来,保留了下来。”可见,漳平早期的共产党员主要是以国民党左派身份出现,并取得领导漳平县国民革命的主动权。陈国华是这一期间漳平境内共产党员的优秀代表人物。陈国华于1927年1月入党,成为龙岩县总支发展的第一批共产党员。同年冬,任中共龙岩县临时县委委员。1928年8月,英勇就义于漳平城关东山塔脚下。漳平革命群众中流传着《漳平出了个陈国华》这样一首民歌:“深坑砍竹好做箩,漳平出个陈国华;领导工农闹革命,推翻地主和军阀;山上羊角开红花,铮铮铁骨陈国华;为咱穷人谋幸福,工农暴动保伊出。”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由于陈国华、陈天枢、陈尚益等一批优秀党员英勇就义,党员一时无法独立活动,暂归中共龙岩临时县委领导。

    从1927年冬至1929年8月,境内共产党员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实现了完全抛弃“左派国民党”的旗帜,坚决亮出苏维埃红旗的重大转折。境内共产党员积极贯彻中共八七会议精神,成立地方党组织,酝酿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形成了漳平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苏维埃运动的第一波浪潮。1927年10月,永福农民自卫队在共产党员林仲堪、陈仁壮等领导下,猛烈抗击南靖、华安的反动民团。1928年1月,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派王海萍抵永福传达中共八七会议精神,研究部署建立工农武装及举行暴动事宜。会后,委派陈仁壮在永福南部交界地组建(龙)岩漳(平)龙(龙溪、南靖)赤卫队,成为境内第一支地方工农武装。1928年7月3日,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扩大会议通过的《福建现状与目前我们党的任务》明确指出:“闽南的农民受着广东工农革命的影响,而且是我党较有基础的地方,农民的革命情绪非常高涨。近来几个月,如龙岩、永定、漳平……等地,都先后起来与当地豪绅作武装的冲突。”

    1928年8月的一天晚上,明月高挂,秋风吹拂。闽西暴动委员会副总指挥邓子恢及中共闽西临时特委主要领导人郭滴人从龙岩赶到永福,在龙车村头溪坂林游氏宗祠直接领导建立漳平第一个地方党组织——中共龙(朗)车支部,书记游祖辉,组织委员陈世鉴,宣传委员陈春芳,军事委员陈清桂,党员14人,隶属中共闽西临时特委的直接领导。在党支部会议上,郭滴人传达了闽西暴委会议精神和闽西革命形势。邓子恢指出:龙车是闽西革命根据地的秩门闩,需要放一把火,先要建立一个政治堡垒—党支部。龙车党支部会议作出了发展党组织、建立农民协会、赤卫队等决议,提出党支部目前的中心任务是:“争取群众,准备武装暴动,促进革命高潮的到来。”党支部建立后,即实行严格的保密制度。支部下设若干党小组,小组长由支委担任,支部会开到小组长,各小组长向支部汇报工作,执行支部决议。各小组党员之间单线联系,每个党员一般仅认识本小组两位同志,以确保党组织长期坚持残酷斗争。同月,根据中共闽西临时特委委员郭滴人在永福中甲(今属新罗区)召开的(龙)岩漳(平)两县扩红会议精神,中共龙车支部组建龙车赤卫队(漳平第三中队),队长陈世鉴,队员63人,均为农会会员,并曾奉命参加由闽西暴动委员会领导的闽西红军和各县赤卫队联合攻打龙岩城的战斗。1929年春,在中共闽西临时特委直接领导下,永福相继建立永福总区苏与东河区、南河区、北河区等各区苏维埃政府和赤卫队,初步形成漳平第一块红色区域的雏形。5月,永福总区苏组织约3000民众的盛大游行,成为酝酿革命暴动的大胆尝试。至此,漳平的革命斗争开始了基层红色政权建设道路的艰难探索。 

    军旗飘扬映红土

    1929年6月29日,蒋介石调集闽粤赣三省兵力2万余人,对闽西苏区和红四军进行“会剿”。7月29日,红四军前委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留在闽西与敌周旋,一路由红四军军长朱德率军部和第二、三纵队出击闽中,从外线打破敌三省“会剿”。 8月2日,朱德率红四军军部和第二、三纵队2000多人在龙岩白沙集结。3日抵达漳平赤水,宿营一夜。4日攻克宁洋县城(今漳平市双洋镇所在地),驻宿营三天四夜。红四军大量张贴布告和标语,没收土豪劣绅的财粮,分给贫苦工农。朱德亲临群众大会,发表演说,发动劳苦大众暴动闹革命。8月7日,红四军冒雨疾行,集结于南洋、西园一带村落。8月8日,朱德亲临前沿阵地,指挥部队泅水强攻军事要地罗溪口,击溃对岸顽敌。当日上午11时,攻克漳平县城,歼灭当地反动民团和国民党张贞部陈佩玉部一个营。红四军进城后,便刷贴安民告示和宣传标语,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性质和宗旨,前后开展革命活动12天。二纵党代表刘安恭、参谋郭化若,三纵司令员伍中豪、党代表罗荣桓等分头发动群众,壮大革命声势。朱德分别召开群众大会和工农代表座谈会,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性质和宗旨,并亲自领导成立漳平城关苏维埃政府(主席陈开源),恢复重建县工会、县农民协会。特别是朱德、刘安恭主持成立的中共漳平支部(书记郭日辉),积极吸收城关及邻近乡村的工农群众加入党组织,进一步加强城关的党组织力量。8月中旬,红四军战士、赤卫队员和贫苦群众500多人在西园钟秀村彰福堂召开漳平县城防第一赤卫队成立大会。朱德亲临会场,为与会人员分析革命形势,宣传革命思想。县城防第一赤卫队下设钟秀、进庄、基太3个分队,队员70多人,队长苏振源。与此同时,西园的丁坂、进庄、基太、卓宅等村纷纷成立村苏。红四军于17日、19日分两批从城关出发,沿芦芝圆潭村和溪南小潭村攻占溪南圩,消灭溪南东湖山2个炮楼里的民团,经象湖杨美村转折北上吾祠,出击闽中地境,打击闽中军阀卢兴邦部。21日,红四军第二、三纵队围攻大田县受挫,转入永春县一都、福鼎等村落休整。由于闽中革命基础薄弱,加上病疫流行,红四军损兵300多人,而且敌情也发生了不利于红四军的变化。28日,红四军前委果断决策,回师进入漳平境内象湖的杨美村。29日拂晓,以当地农民为向导,从打鼓岭突袭溪南圩,全歼尾追其后的张贞部张汝匡旅一个团,击毙敌团副一名,歼敌200余人,缴获枪支弹药无数,史称溪南突袭战,成为红四军入闽后著名的七大战斗之一。30日,红四军势如破竹,第二次攻克漳平县城,击溃张汝匡旅一个团,歼敌100多人。31日,红四军乘胜追击逃往永福的残敌。9月1日,朱德率红四军攻占永福后,在永福市场召开工农群众大会,亲自领导重建永福总区苏维埃政府,选举陈赐容为主席,并指示立即举行龙车暴动。9月2日,龙车村600多名暴动队员手执大刀、长矛、鸟铳等简陋式器冲向国民党乡公所。龙岩红军武装排,蕉坑、适中赤卫队等200余人火速赶到,与暴动队员夹攻乡公所反动民团。龙车暴动一举成功,揭开了漳平工农武装暴动的帷幕。中共龙车党支部根据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关于“暴动后的乡村立即组织苏维埃政权”的要求,在龙车暴动成功后随即建立龙车乡苏维埃政府,下辖水尾、潭头、麻只贝、村头等村苏。红四军驻营永福5天期间,物资及兵员得到了充分的补给。乡亲们携带大米、蔬菜、鱼肉踊跃慰劳红军子弟兵,100余名永福青壮年参加红军。6日,朱德率红四军第二、三纵队重占龙岩,形成了“张贞已败,赣军不来,陈惟远只得回去”(《红四军前委关于目前政治的分析》,1929年9月12日)的大好局势。从而,痛快淋漓地打破闽粤赣国民党军队的三省“会剿”。

    红四军军旗迎风飘扬,映红漳平的山山水水。朱德率红四军进军漳平13个乡(镇)100余个村庄,极大地促进漳平各乡村土地革命斗争的蓬勃掀起,为漳平革命根据地的形成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许多乡村人民在红四军节节胜利的鼓舞下揭竿而起,举行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革命势力不断发展壮大。此时,漳平城关苏维埃政府与西园的基太、卓宅、遂林、丁坂、进庄及南洋的营仑、党口、永兴的红色区域连成一片,革命形势极为高涨。1929年9月,红四军留派干部邓克明,胡阿泗带领120余名龙车赤卫队员击退官田、永福两股反动团匪200余人的联合反扑,巩固永福总区苏及所属区、乡、村苏维埃政权。同月,龙车赤卫队整编为闽西红军五十五团第三中队,队员122人,谢笃栋任队长、游朝庆任政委。同时,邓克明、陈锡容奉中共闽西特委指示,成立中共永福区委,邓克明任书记,陈赐容、陈志科任委员,下辖龙车、龙永、东河、南河、北河5个支部,党员20人。(《中央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上册,第317页)永福总区苏维埃政府与所辖的东河区、北河区、南河区等苏维埃政府的办事机构益加健全,而且新组建了龙车区苏维埃政府。11月9日,龙车潭头自然村荣华宫厝气氛热烈,40多名工农兵代表在这里隆重召开龙车区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共闽西特委代表雷时标出席大会。会议一致通过《龙车区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决议》,成立以陈春芳为主席的龙车区苏维埃政府。同月底,龙车区苏举办为期10天的党政干部培训班,区、乡、村各级干部40余人参训,具体学习武装斗争、根据地建设等斗争经验。这是漳平人民在土地革命斗争中一次极其重要的干部培训,为进一步深入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培育了大批中坚骨干。12月,龙车赤卫队整编为漳平县独立游击大队,大队长苏阿华、政委陈文东。1929年冬,在龙岩县委直接领导下,成立宁洋县赤水赤卫中队,下设石寮、黄山、安坑、罗坑等分队,队员100余人,中队长刘克祥、并编入龙岩县白沙区赤卫第十大队,活动区域遍及双洋、赤水各村,逐渐形成以石寮、黄山、罗坑、安坑、中村、温坑等村为据点的红色区域。至此,境内北部、中部、南部三大块红色区域日臻巩固,并相互影响、相互渗透,漳平革命根据地业已初步形成。

    武装暴动   拓展苏区

    1930年,在上级和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漳平的农民武装暴动声势浩大、持续不断,新建或重建区、乡、村各级苏维埃政府,红色区域迅猛扩大。与此同时,根据毛泽东关于“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的指示,地方革命武装迅猛发展,成为保卫和拓展红色区域的中坚力量,走出了一条由村赤卫分队、乡赤卫中队、县赤卫大队发展到地方红军,并随时候编入正规红军的道路。

    1930年1月,为打破闽粤赣国民党第二次三省“会剿”,成立中共南福区委,书记游祖桂(1932年12月为陈廷良),副书记陈朝攀,隶属中共龙岩县委。1930年2月,与今新罗区、南靖县交界的永福大岭下村的农民举行暴动,建立岭下区苏维埃政府和赤卫队。岭下区苏维埃政府先隶属永福总区苏维埃政府,后隶属南福区苏维埃政府。随即,大岭下赤卫队与适中区(今属新罗区)赤卫队200多人,联合攻打南靖县月水、下窟孟的地主土豪,打击反动民团。在大岭下农民暴动的带动下,大岭下附近的四旺、坪仑、元沙、内佳山、古溪等村农民纷纷暴动,建立村苏和赤卫队。1930年3月,爆发永福总暴动,成为漳平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规模最宏大、影响最广泛的一次农民暴动。红四军撤离永福后,邻县华安、安溪的反动民团乘虚侵扰永福苏区,进而威胁闽西革命根据地重地—龙岩。红九军辖部龙岩红一团团长邓毅刚率领龙岩红一团、永定红三团等地方武装3000余人,向盘踞在永福圩的安溪萧继武反动民团发起总攻。永福总区苏、永福总暴动指挥部有效组织南河区、东河区、北河区、龙永区的赤卫队人员在约定的统一时间,高唱暴动歌,手执劈刀长矛,从四面八方向永福圩突进。红军和赤卫队共消灭反动民团300余人,缴枪300多支,公审处决安溪反动民团首领萧继武,史称“永福总暴动”。永福总暴动的巨大胜利,不仅稳固了福总区苏与东河区、南河区、北河区、龙车区、龙永区等区苏政府的上下隶属关系,而且将永福总区苏的辖域拓展到拱桥的上界、罗山及官田的梅营、官东、下浙等邻近村庄,总面积达1000余平方公里,相当于县级苏维埃政府,成为当时漳平境内面积最大的一块红色区域,是闽西苏维埃政府的直辖特区。1930年春,漳平县独立游击大队改编为(龙)岩南(靖)漳(平)游击队,队员164人,队长陈金富。3月,红九军辖部龙岩红一团团长邓毅刚,政委郭滴人领导成立永福赤卫队总部(相当于县级游击大队),队员达1600余人,总部设在永福石洪村,成为境内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革命武装力量。

    1930年春,拱桥广大农民群众以暴动为契机,普遍建立工农政权,革命景象生机勃勃。1930年2月,新安社内山乡(今拱桥镇罗山村)农民暴动,成立内山乡苏维埃政府,实行减租减息,没收地主豪绅财产等政策;成立漳平福里区新安社内山乡赤卫队,队员60余人,队长黄国川(黄永豪)。此时,拱桥下界、上界、高山等村均活跃着数十人的农民赤卫队。内山乡赤卫队员进行军政训练,勇猛作战,缴获国民党黄耿辉部反动民团枪支20多杆。3月,高山、隔顶、岩高、上界成立乡级苏维埃政权。至此,拱桥已建立5个乡苏,20余个自然村建立村苏或赤卫队,赤卫队员达200余人。其中,新安社内山乡、下界、上界的乡、村苏与永福总区苏下辖的北河区建立上下隶属关系。上界乡苏还开办夜校,宣传革命道理,提倡男女平等。拱桥人民的武装斗争得到了闽西工农红军的有力支持。3月底,红九军辖部龙岩红一团团长邓毅刚率部从永福进驻岩高、高山、内山等地,打击反动民团,并在拱桥各村赤卫队的配合下,攻打15公里外的漳平县城。4月,高山、隔顶等地50余名赤卫队员编入红十二军,转战闽西、粤东、赣南等地。仅高山村,就有25名赤卫队员参加红十二军,其中18名为捍卫红色政权壮烈牺牲,高山村由此赢得“红高山”美誉。

    1930年1月至4月,在永福总区苏东河区苏的具体领导下,官田的梅营、官东、坪山、豪山、黄坪、梧村、下浙、黄土乾、和坑等地都建立乡、村级苏维埃政权、农会,并成立梅营、官东、黄坪三支赤卫队,分别由陈天灵、陈进发、陈进峰任队长。其中官东、梅营赤卫队屡次与漳平交界的华安县反动民团发生战斗。1930年4月,根据龙岩白沙区苏维埃政府指示,南洋北寮村赤卫队队长张财广从白沙区(今属新罗区)苏维埃政府,领回100余个红袖章,将南洋的北寮、梧溪、红林三村的赤卫队合编为漳平县北寮赤卫中队,下设3个分队6个班,队员100多人,张财广任队长,隶属龙岩白沙区赤卫大队领导。6月,漳平县北寮赤卫中队在梧溪村溪东坂与当地反动民团展开遭遇战。赤卫队员首战得胜,缴枪10多支,俘民团团丁10余名。同月,赤卫中队在梧溪伏击南洋村李全为反动民团,缴枪7支及数百发子弹。而后,赤卫中队攻打南洋营仑村麻清反动民团,缴枪10多支。为加强客寮三村(北寮、梧溪、红林)武装斗争的统一领导,7月,白沙区苏维埃政府派中共党员陈庆云领导客寮三村成立北寮乡苏维埃政府,辖域范围包括北寮村、梧溪村、红林村。100多名赤卫队员集中在北寮乡苏维埃政府所在地梧溪,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军政训练。乡苏维埃政府领导赤卫中队开展没收大土豪的粮食财产和减租减息斗争,并在梧溪召集群众大会,公审枪毙当地反动民团团长。穷乡僻壤的客寮三村人民冲破与世隔绝的状态,激荡着土地革命的风暴。至1930年4月底,境城内先后建立1个总区苏、8个区苏、60余个乡村苏维埃政权,并统一在闽西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党的红旗插遍大半个漳平,70%的地区成为红色区域,红色区域人口达4万多人(当时漳平全县人口7万余人,含现划归漳平管辖的原宁洋县境内1万余人),占当时总人口的65%左右。

    1930年夏,为适应扩红的需要,中共闽西特委命令岩南漳游击队164名队员及永福赤卫队总部1000余名队员,整编为红十二军第二团(后称为漳平红二团),团长邓克明,政委陈正。截止1930年8月,漳平成立县城防第一赤卫队、县游击独立大队、永福赤卫队总部、红十二军第二团等县和县级以下各级工农武装40余支,暴动队员或赤卫队员达2500多人,参加地方红军和正规红军1500余人,绝大部分光荣牺牲,成为无名英雄。 

    中共福建省委高度重视漳平土地革命斗争的开展,以正式文件形式,反复指示闽西特委应尽可能地加大漳平、宁洋、永福的工作力度,并从战略高度指出向这一带区域发展的重要意义。即不仅可以巩固现有的红色区域,还可以向闽南、闽北发展,而且可以和漳州联结起来。仅1929年8月至1930年5月,朱德、罗荣桓、伍中豪、郭化若、赖毅、邓子恢、郭滴人、邓毅刚等一大批我党我军重要领导人都曾具体指导过漳平苏区地方的党政军建设。正因为如此,以龙岩、永定、长汀为中心的红色区域呈波浪式地迅速扩展到漳平。1930年,随着红色区域的逐步扩大,漳平普遍进行自下而上的政权建设运动。绝大部分区、乡都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民主选举区、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副主席和政府执行委员会委员。大部分区、乡苏维埃政府机构健全,内设财产没收、土地分配、宣传等委员会或小组,行使行政、财经等权力,确保各项革命工作的有序开展。1930年3月18日,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召开。漳平根据闽西苏维埃政府筹备处颁发的《闽西工农兵代表会(苏维埃)代表选举条例》的规定,民主选举3名代表参加大会。4月,闽西苏维埃政府指示漳平永福选举县级代表,于4月30日以前到龙岩城闽西苏维埃政府集中,以便参加闽西出席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代表的终选。(《闽西苏维埃政府通告第二号—选派出席全苏大会代表》,1930年4月12日)1930年5月,闽西苏维埃政府在向全国苏代会呈送的《闽西出席全国苏代会代表的报告》中,明确记载漳平、宁洋、龙岩、永定、长汀、上杭、连城、武平都是赤色区域。这是闽西苏维埃政府对漳平革命根据地的首次认定,更是漳平人民土地革命长期浴血奋战的重大成果,标志着漳平革命根据地的正式形成。

    1930年7月8日至21日,中共闽西特委第二次代表大会在龙岩县城召开,漳平选派3名代表出席大会。《闽西特委工作报告》充分总结在蒋冯战争爆发后,占领岩、永二城和相继打下永福、漳平、金丰、四都等地,闽西局面大开展的革命形势,指出闽西苏区包括龙岩、长汀、永定、漳平、宁洋等12个县。可见,漳平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已成为闽西工农武装割据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反“围剿”的曲折斗争

    1930年8月至1934年10月,国民党军队屡次对漳平苏区发动军事“围剿”,加上党内“左倾”错误的危害,漳平人民面临严峻考验。漳平地方各级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坚持分散游击,深化分田运动,开展拥军支前,积极支援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反“围剿”战争,扮演着“前哨尖兵”的光荣角色。

    漳平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和发展,不仅动摇了国民党在闽西东南部的反动统治,而且引起了闽中、闽南邻近诸县反动势力的极度恐慌。1930年7月,闽南悍匪詹方珍部侵占永福,威胁龙岩。红二十一军军长胡少海奉闽西苏维埃政府命令,率红二十一军及地方工农武装2000多人,分二路夹击詹方珍匪部。7月底,经过连续一个星期的苦战,红二十一军扫清永福圩外围敌据点,詹方珍匪部退守永福天主教堂和溪边炮楼两个孤立据点负隅顽抗,战斗异常惨烈。8月5日,胡少海为了减少伤亡,亲临永福圩十字街口前沿阵地观察敌情,不幸腹部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2岁。(无产阶级革命家在闽西》第312页)。

    面对国民党反动势力的疯狂反扑,中共闽西特委决定集中力量,建立和健全漳平一带党组织和群众组织。1930年8月,奉中共闽西特委指示,成立中共漳平特区委,下辖3个支部,党员14人(不含永福等地党员),书记郭日辉(《中共闽西特委通讯第二十八号》(漳字第一号),1930年8月21日)。11月底,中共闽西特委指示永定、龙岩县委负责加强与漳平特区委及永福党组织的工作联系,做好反“围剿”斗争准备,以便巩固和捍卫漳平现有的红色区域。根据这一指示,漳平苏区地方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在1930年12月至1931年9月中央革命根据地三次反“围剿”战争中,一方面继续深化分田运动,巩固胜利果实。另一方面健全地方党组织,武装抗击国民党反动军队。中共漳平特区委面对白色恐怖,在城关及邻近乡村坚持分散隐蔽的革命活动。永福龙车区苏根据中共闽西“一大”《关于土地问题的决议案》精神,切合实际地采取以下分田措施: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没收地主豪绅的田地归苏维埃政府所有并统一分配;采取“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等方法适当调整自耕农田地;以村为单位,不分男女老幼,按人口均分;落实全乡土地总亩数,妥善调整各村相互交错的“插花地”;按产量将田地分成等级,逐片逐丘算出“田头担”;分田结果经群众大会通过并张榜公布,并由乡土地委员会发给“耕田证”,使大多数贫雇农实现“耕者有其田”。龙车区苏的土改分田最为成功,1800多贫雇农分得土地,其典型经验及具体做法在境内其它区、乡苏得到普遍推广,为支持反“围剿”奠定坚实的物质保障基础。

    1931年春,永福恢复南福区苏维埃政府,主席陈朝攀,并组建南福区游击队,队员30多人,队长游祖贵。正当苏区地方党政军逐渐恢复元气之时,由于受党内“左”倾肃反工作扩大化的影响,1931年4月至7月,漳平各区委成立肃反委员会,错误地认为:凡本地区参加红十二军的战士已被定为“社会民主党”即“社党”分子的,本地区的地方党政军组织内部一定也有“社党”组织,正随时内应敌人向苏区全面进攻,应当予以无情打击。参加红十二军的漳平籍红军干部战士因“社党”问题被错杀20余人,连后方家属也受株连。这场肃反运动,造成苏区党政军干部严重损失,导致军事上不断失利和红色区域的日益缩小,仅龙车区苏的红色区域由原来的19个自然村,锐减到4个自然村。

    1931年7月,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国民党张贞部萨镇冰旅大举进犯漳平苏区,革命形势面临严峻考验。为加强各乡村武装力量的领导,漳平游击队办事处在岭下村四旺下路坂成立,主任陈朝攀、政治委员游祖贵。7月中旬,漳平游击队、南福区游击队在火德坑伏击萨镇冰旅一部。游击队员凭借险要地形,配以滚木、石头袭击敌人,歼敌30多人,缴枪30余杆,子弹2000余发。火德坑伏击战的胜利,极大地增强了漳平苏区军民对敌武装斗争的信心。各地赤卫队、游击队重新活跃起来,他们分散游击,组成3至5人的游击小组,灵活机动地袭扰敌人,迫使萨部等国民党军队无法大规模进犯闽西苏区腹地。同时,在三次反“围剿”战争中,编入正规红军的漳平籍红军战士在江西省宜黄、瑞金,永定县虎岗、坎市、下洋,上杭县丰稔、蛟洋等地浴血奋战,仅红十二军就有30余名漳平籍红军战士英勇捐躯。

    1932年春,南洋李全为、麻清等当地反动民团纠集合国民党正规军,对北寮、梧溪、红林红色苏区进行残酷“围剿”,见人就抓,见物就抢,客寮三村笼罩在白色恐怖中。北寮乡苏维埃政府组织赤卫中队反击,掩护群众转移。但由于敌强我弱,革命力量损失极大,客寮三村人民的革命斗争受被迫暂时转入隐蔽斗争。

    1932年4月,历经三次反“围剿”的漳平革命根据地的革命形势出现了新转机。4月13日,毛泽东、聂荣臻、罗荣桓等领导指挥红军东路军2万余人从龙岩出发,南下挺进漳州。漳平苏区地方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根据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为打破广东军阀进攻和消灭张贞宣言》的指示,紧急动员,掀起拥军支前热潮。中共南福区委在中共闽西特委特派员具体指导下,开展各项支前工作。游击队、赤卫队抽调精干队员参加东征先遣工作团,侦察敌情,送信带路;在龙车、吕坊、西山、元沙、岭下等东路军进军途径的地方设立联络点或供应站;发动沿途百姓筹备大批粮食、蔬菜、猪肉、草鞋等军需物品慰劳红军;组织1000余人参加运输队、担架队,紧随东路军征战漳州。4月20日,东路军攻克漳州城。中央红军东征漳州的胜利,直接推动了漳平苏区的巩固与发展。进剿漳平境域的国民党萨镇冰旅慑于东路军的强大攻势,仓惶逃往华安县。此时,漳平革命局势大有起色,红色区域基本恢复,地方党政军组织乘势开展巩固苏区各项工作。4月中旬,漳平第一支“红色娘子军”—南福区妇女游击队在永福元沙村万善庵成立,队长张瑞娘,指导员林金銮。30余名女游击队员参加东征漳州支前队伍,表现勇敢,成为漳平坚持反“围剿”武装斗争的一支生力军。区、乡、村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重建家园,保证生产,最大程度地减少国民党三次军事“围剿”所造成的物质损失。永福各区苏发动农民自愿组成耕田互助组,帮助红军、游击队家属犁田施肥,修缮房屋,并大种地瓜、南瓜等杂粮。游击队、赤卫队一手拿枪,一手拿锄,大搞生产自救,为第四次反“围剿”的艰苦斗争提供较为充实的物质保障。

    1932年6月,国民党发动对中央苏区第四次“围剿”。7月至9月,国民党第十九路军一部进占漳平城,国民党张贞部萨镇冰旅一部重占永福,漳平苏区又一次面临严峻的军事形势。面对敌人的重兵推进,南福区游击队分成2个游击分队,采取突袭战术,牵制打击敌人。第一游击分队捣毁永福鳌头、西山、后盂等地敌炮楼4座,缴获土豪恶霸粮食2万余斤。第二游击分队拨掉龙岩铁寮、石埠岭等地炮楼2座,迫使萨部龟缩永福圩据点,不敢轻举妄动。1933年春,魏金水在龙车主持召开中共南福区委会议,加强(龙)岩南(靖)漳(平)边境游击武装割据的领导。1933年5月,南福区游击队扩大到130多人。南福区委在南靖县的坂场,漳平永福的福里、西山、石洪、洪坑、元沙、岭下,官田的官东、梅营,拱桥的罗山、上界等地建立了一条地下交通线,沿线组织地下交通站(点)和游击小组,灵活机智地袭击敌人,使沿线50余个自然村的革命斗争紧密联系,相互呼应,共同牵制敌人,开辟了闽西东南边沿革命根据地的新局面。

    1934年春,在中央主力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关键时刻,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刘伯承等中革军委领导在瑞金叶坪召开军事会议。会议决定正式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八团、第九团(以下简称红八团、红九团),挺进苏区中央苏区东线,开展远殖游击战争,直属中革军委领导。红八团的具体任务是挺进到漳(州)龙(岩)公路两侧,破坏敌交通运输。红九团挺进到(龙)岩连(城)宁(洋)地区,破坏漳(平)宁(洋)敌人的筑路计划,并与红八团相互呼应,相机向闽南发展,共同牵制东线敌军向中央苏区核心地域进犯。红八团政委邱织云、红九团政委方方分别担任红八团、红九团军政委员会主席。

    为了扫除漳龙公路两侧的反动地主武装,1934年6月,红八团迂回到公路东侧的广大地区,深入漳平拱桥及永福的龙车、岭下村四旺等一带老苏区村落,恢复党组织,建立游击队,稳固立足点。为了瓦解拱桥土匪,红八团地方工作团开展绿林兄弟的宣传工作,促使部分被迫为匪的贫苦农民解械归耕。嗣后,红八团团长邱金声带领一些战士化装成敌八十三师巡逻队,奇袭永福敌税收站,引诱歼敌一个连,消灭永福反动民团。(《闽西人民革命史》第412页)敌八十三师误以为红军大部队所为,派1个旅追到永福。当敌人调集重兵扑向永福之时,红八团又转移至漳龙公路沿线,破坏公路、桥梁,击毁敌军车辆,迫使敌疲于应付,派重兵把守。从6月至10月,红八团基本上完成中革军委交给的破坏漳龙线交通的军事任务,不仅拖住敌八十三师,而且“在主力红军长征之前,在漳龙公路两侧建立包括龙岩、漳平、南靖三县纵横二三百里的游击区。”(伍洪祥,《闽西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八团》)。

    与此同时,红九团向漳平、宁洋出击。1934年3月26日,红九团夜袭宁洋县城(今漳平市双洋镇所在地),歼灭宁洋县保安团700余人,缴枪400余杆,子弹4万余发,食盐4千多斤,洋油20余箱和大量布匹,没收国民党宁洋县政府银行5千余块银元。双洋工农劳苦群众主动帮助红军将军需物质运送到中央苏区,支援反“围剿”斗争。(李德安,《忆红九团》第35页)4月3日,福建军区政治部《战线》报刊登了三则红九团攻打宁洋城的胜利消息:《红军一部夜袭宁洋》、《夜袭的胜利》、《赶快挑胜利品去》。1934年5月9日,已接替红七军团防务永安的红九团遵照中革军委的命令,主动撤离永安。根据当时形势,团部决定深入龙岩、连城、宁洋、漳平四县交界边区,建立自己的游击根据地。7月,团长吴胜率部设伏于漳平、宁洋边界的邹家山(今属新罗区白沙)。红九团先以小股部队诱敌深入,主力则集中在邹家山设下埋伏圈,经过一天激战,击溃省保安十二团,敌残部向漳平县城溃退。随后,红九团横扫岩连宁漳四县交界处的各村反动地主武装,为立足岩连宁漳边区扫清障碍。8月,为完成破坏漳宁公路的筑路计划,团部派二营(代号“维营”)和机枪连挺进双洋中村。二营以中村为前进基地,向龙岩白沙出击,破坏白沙到漳平、宁洋和龙岩沿线公路交通,构成对敌的极大威胁。驻宁洋县城省保安十二团绕道偷袭中村,二营察觉后,营长郑树昌立即指挥部队和30多名中村游击队在中村坑仔口设伏,分成左右两翼栏截。经过数小时激战,击溃省保安十二团,俘虏包括团副及其以下官兵100多人,缴枪70多杆。同月,红九团发动成立岩连宁特区革命委员会(苏维埃政府),机关驻地苏一田、中村。(《闽西革命根据地史》第264页)这一时期“红九团也曾在漳平灵地的谢池、谢地活动,新桥也到了好多次,当时主要从新桥这些地方来解决部队经费、给养等问题。”(漳委党史字[1984]001号,《福州军区副政委王直同志对漳平县党史工作的指示》)10月下旬,红九团突袭漳平新桥,歼灭当地及漳平团匪一个中队,俘敌40余人,缴枪50余支及一大批盐、布。(《闽西地方武装概略》第79页)驻漳平城关及宁洋县城的国民党军队同红九团屡次交锋均被击败后,一时不敢轻举妄动。11月,红九团在宁洋县苏一田成立岩连宁边区县革命委员会,方方任主席。至此,红九团不仅成功地“破坏了漳宁线敌人的筑路计划,而且在岩连宁建立了纵横三百余里,有四、五万人口的游击根据地。”(方方,《三年游击战争》)。

    在漳平地方党组织和游击队伍的配合下,红八团、红九团采取灵活机智的游击战术在漳平境内与敌激战,阻击前来“围剿”的国民党军队,分别扼守控制从福建东边通往中央苏区的交通要道,漳平苏区实际上成为闽西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前沿阵地之一。红八团、红九团不仅出色地完成中革军委的任务,而且开辟大片游击根据地,客观上有力配合了中央主力红军战略大转移,并为坚持闽西南三年游击战争夯实坚固基础。

     游击战争的星火

    1934年10月中央苏区主力红军长征后, 漳平红土地的革命烽火从未熄灭 。1935年4月,为坚持闽西南三年游击战争,张鼎丞、谭震林、邓子恢领导的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决定把闽西南红军游击队划分为四个作战分区。其中,红九团第二营和胡光独立营组成第一作战分区,游击范围是龙岩、连城、宁洋三县地区。红八团和龙岩、漳平游击队成立第三作战分区,游击范围是龙岩、南靖、漳平三县。由此,全面展开了岩连宁和岩南漳这两块地区的反“清剿”的游击战争。(《福建党史资料》第二辑第103页;《闽西人民革命史》第422页) 两块游击根据地的重心均在漳平境内,分别以永福、双洋为中心,南北遥相呼应,同数十倍于我的国民党军和地方反动团匪展开殊死搏斗,有效地粉碎敌五期“清剿”,漳平名副其实地成为坚持闽西南三年游击战争的中心游击区域之一。  

    1934年底,红九团二营进驻双洋中村3个月,成立村苏,开展“按口插标,定户分田”运动。32名中村游击队员分成3个班,整编到红九团,随团转战于龙岩白沙以及漳平赤水安坑、麻畲头、梧溪等地。同时,由于南洋客寮三村(北寮、梧溪、红林)与双洋中村一样绝大部分是客家人,又是毗邻村庄,因此,二营营长郑树昌经常派出部队在客寮三村开展游击战。北寮赤卫中队队长张财广重新组织赤卫队,紧密配合二营进行革命斗争,客寮三村由此成为红九团坚持岩连宁游击区可靠的游击根据地。 

    1935年2月,红八团6个连700多人,连同龙岩游击大队和岩南漳游击支队等地方游击队共约1000余人集中到永福龙车进行第一次整训。“龙车地处漳平、龙岩、南靖三县的边界,群众基础好,是1929年举行过武装暴动的老苏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我们在这里建立了岩南漳特区游击根据地,建立了党的特区委员会开展工作,特区的中心是龙车。这个特区是县一级的建制,我们红八团派了一批干部到这个特区工作,……所以选定在龙车整训,比较稳定,也比较安全。” (《伍洪祥回忆录》第126页,伍洪祥著,中共党史出版社) 同月,永福宝山村成立中共永福宝贤支部。红八团在永福岭下村四旺组织成立南(靖),漳(平)边区军政委员会,红八团政治部主任魏金水兼任主席,副主席陈朝攀。经过一个多月的整训,大大提高了部队思想政治素质和游击作战素质,为粉碎敌第一期的“清剿”作了充分准备。3月正当第一次龙车整训尚未结束时,国民党李默庵部第十师二个团进攻永福。红八团、龙岩游击大队、岩南漳游击支队约千余人设伏于龙车附近的铁鸡岭,依托有利地形,在歼敌100余人后,主动撤出战斗。

    1935年4月至6月,国民党军对闽西红军游击队发动了大规模第一期“清剿”。反“清剿”刚开始时,红八团采取集中行动,“向龙岩东边与漳平边界地区游击,……然后转向漳平县的拱桥。这一路上的行动,我们主要是抓土豪筹款,解决经济与部队给养问题。……到了拱桥(离漳平县10公里的地方),国民党八十师的部队分几路逼上来,我们边打边退,一直退到龙车以北的玉宝村休整,这里是我们的老根据地。但是敌人一点也不放松,继续增兵,向我们压过来。……如果再集中行动,势必要被敌包围遭受重大损失。”(《伍洪祥回忆录》第141页,伍洪祥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团部采纳政治部主任伍洪祥提出的分兵游击的意见,由政委邱织云、参谋长王胜率团部及一、三、五连转战岩南漳边界地区,伍洪祥率二、四连掩护团部向龙岩方向突击,终于摆脱“追剿”重围,逐渐掌握了分兵游击战争的主动权。

    为了加强党组织在游击战争中的领导力量,1935年6月,邓子恢深入岩南漳地区检查工作,在龙车主持成立中共岩南漳县委,书记魏金水。③(③《闽西人民革命史》第425页。)县委曾经发展10个区委,其中东河区、南河区、北河区、南福区、岭下区在漳平境域内。党组织的整顿和恢复,促成了以永福为中心之一的岩南漳区域独立游击的蓬勃开展。这一时期,闽西南第一作战分区委派吴潮芳、芦毅、林如成进驻赤水石寮村,具体负责双洋、赤水一带的反“清剿”斗争,石寮、安坑、罗坑、黄山、中村等地成为红九团二营稳固的游击据点。

    1935年7月,红八团、龙岩县独立营(原游击大队)3个中队、岩南漳游击队以及不少区委书记、区长等地方干部共约1000人集中于龙车进行第二次整训。邱织云政委作动员报告,邱金声团长总结第一期反“围剿”的经验教训,决定采取更加灵活的战略战术,进行分散性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同年秋,闽西南军政委员会领导人张鼎丞、谭震林、邓子恢抵永福新坑村小村(以下简称小村),主持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岩南漳县军政委员会,主席魏金水、副主席陈朝攀,下辖区委员会,隶属闽西南军政委员会。该军政委员会取代原来的岩南漳边区军政委员会,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

    1935年8月,更加残酷的第二期反“清剿”斗争开始了。9月,敌第十师一个旅向龙车进攻,发现红八团已离开根据地向华安方向游击,立即出动第五十六团追剿。红八团转移至漳平境域内的官田梅营村时,与尾追而来的敌人发生激战。战斗开始后,政委邱织云为掩护部队安全撤离,不幸壮烈牺牲。(《福建革命战争史稿》第135页,福建人民出版社)邱金声和代理政委职务的伍洪祥率部摆脱敌追击以后,决定按龙车整训时的原定部署,将全团5个连化整分零,分散在岩南漳边区及漳龙公路两侧的广大山区,积极灵活地开展反“清剿”斗争。11月,赤水的黄山、安坑、石寮、麻畲头等分队80多名游击队员归属岩连宁县游击大队统一指挥,与驻扎宁洋县城的省保安十二团及“红带会”等地方反动武装巧妙周旋,斗争异常激烈。

    1936年春节前后,红三支队(红八团)、龙岩独立营、岩南漳游击队等第三分区的武装第三次集结于永福的龙车、村头、四旺一带在整训。(《闽西人民革命史》第435页)整训主要传达贯彻闽西南军政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精神,总结第二期反“清剿”斗争经验,进行思想政治动员,重新确定部队的番号,做好迎击国民党第三期“清剿”的一切准备工作。“整训期间,这里的地方党和群众要求我们打击驻守永福的保安团。……这次伏击的时间是在1936年2月,伏击地点选定在漳平永福附近的新楼过坑,驻敌是国民党省保安团的一个连,还有永福当地民团五六十人。”(《伍洪祥回忆录》第181页,伍洪祥著,中共党史出版社)红八团和岩南漳游击队派出小股武装,化装成乡村游击组到永福圩抓土豪、打哨所,引诱保安团和永福民团进入伏击圈。这次伏击战歼敌100多人,俘敌60余人,缴获步枪100余支,机枪1挺。但红军游击队也伤亡10多人,红八团三连指导员赖井荣和岩南漳游击队大队长陈水泉光荣牺牲。

    第三次龙车整训后不久,敌第三期“清剿”开始了。1936年2月中旬,岩南漳县委在永福小村召开扩大会议,讨论中共中央关于建立“抗日反蒋”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16日发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岩南漳县军政委员会布告》,明确提出当前的中心任务是:“本军政委员会决定与白军民团、各党派、各团体以及群众组织联合讨蒋的策略,……扩大岩南漳对日直接作战的武装斗争,创造对日作战根据地—苏维埃区域。”(《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岩南漳县军事政治委员会布告》,1936年2月16日)同月,岩南漳县军政委员会将岩南漳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闽西南抗日讨蒋军岩南漳游击支队,下辖四个大队。支队长陈朝攀、政委陈德清,所属的各大队队长、指导员到队员绝大多数为漳平籍。岩南漳县委和县军政委员会坚决执行联合反蒋的统一战线策略,感化争取了在岩南漳地区各地占山为王、独霸一方的多股绿林土匪武装,使之归顺红色游击队,变消极因素为有利条件。5月,红三支队(红八团)巧布疑阵,歼灭永福民团一个排。6月,为声援“西南事变”,红三支队和岩南漳抗日讨蒋支队在永福朝天岭伏击国民党调往广西镇压抗日讨蒋力量的顽军八十师一部100余人。国民党军和地方反动民团在岩南漳地区连续受到打击后,不敢再贸然进山“清剿”,龟缩到碉堡中。显然,国民党的第三期“清剿”已成强弩之末。闽西南军政委员会抓到这一有利时机,直接领导漳平境域内的红色游击区开展三项主要革命工作。一是6月下旬,邓子恢深入永福小村,指导龙车、四旺、玉宝等地的分粮、分田运动。二是7月2日,岩南漳县军政委发布《告龙岩漳平群众书》,号召广大群众“暴动起来,组织分粮队,捕捉豪绅地主,……拥护抗日讨蒋及救国救民的工农红军。”(《岩南漳县军政委员会告龙岩漳平群众书》,1936年7月2日)三是8月10日,在永福小村召开闽西南军政委扩大会议。邓子恢代表岩南漳县委作《六、七两月工作的检查与今后五十天工作的决定》的主题报告,部署漳平境域内的东河区、南河区、北河区、南福区、岭下区5个区的扩红、发展党团员、筹措经费和破仓分谷等九项具体任务,以促成 “实现土地革命,恢复与创造苏维埃”的革命形势。

    1936年9月,平息“西南事变”后的国民党顽军全面展开对闽西南红色游击区的第四期“清剿”,敌粤军一五七师九三八团增调进剿漳平。同月底,邓子恢、魏金水在永福宝山召开岩南漳县委和县军政委员会常务会议,决定武装起来,毁灭炮楼土堡,粉碎保甲制度。11月初,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谭震林深入小村视察红三支队和岩南漳抗日讨蒋支队,并同邓子恢、魏金水等领导研究,决定在漳龙公路沿线的岩南漳地区,相进打击敌九三八团与漳平反动民团。10月至11月,红九团二营营长郑树昌足智多谋,采取“引蛇出洞”战术,在赤水组织安坑伏击战和石寮包围战,打击“红带会”地方反动武装。至10月,疲惫不堪的敌军终结第四期“清剿”。

    1936年11月上旬,国民党中央军和粤军联合向闽西南游击队发动第五期“清剿”。粤军一五七师九三八团进驻漳平后,首先奔袭位于永福的岩南漳县委驻地仙宫楼仔顶和红三支队驻地岭下村四旺。由于县委和红三支队均有准备,敌人扑空后,大肆破坏永福各区委党组织。12月20日,谭震林、邓子恢在永福后盂村宝山主持召开闽西南抗日讨蒋第一纵队军事干部会议。会议强调要学会与粤军打军事仗和政治仗的本领,并对军事力量作如下调整:岩南漳抗日讨蒋支队下辖的第二、四大队留在岩南漳地区随魏金水活动。第一、三大队合编为挺进大队,转移到漳平拱桥,龙岩万安后,深入宁洋一带开展游击战争,以避敌锋芒,拖垮敌军,保存有生力量。1937年2月,龙车、四旺的红军伤兵寮、看守所、机械所、印刷所等均被粤军九三八团肆意摧毁。为了更好地反击敌人,红三支队在岩南漳抗日讨蒋支队的配合下,发挥夜袭战、肉搏战等战术优势,打了几个漂亮战。仅在3月份里,击毙永福保安队27人,缴获步枪20余支,机枪3挺,并重创粤军九三八团一营。同月,岩连宁县委在赤水石寮组建红军医院。石寮村游击队和群众帮助红九团采购药品和油盐柴米,并负责游动哨所警戒,保证红军医务人员和伤员的安全。4月17日,敌九三八团疯狂反扑。为保卫岩南漳县军政委留守处和中共南福区委领导,30多名南福区妇女游击队在四旺村锯齿岭红军寮顽强抵抗前来包围的敌九三八团,从队长、指导员到队员绝大部分光荣牺牲,谱写了一曲巾帼英雄的赞歌。随着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以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闽西南日渐酿成的局势,5月,国民党当局的第五期“清剿”不得不遂告结束。 

    为粉碎国民党军对红军游击队的围追“清剿”,漳平地方党组织、广大群众殚精竭力地支持和帮助红军游击队,并为此付出重大牺牲。仅龙车区被杀害的苏区干部10余人,被抓去服苦役的群众100余人,下落不明40多人,被毁坏房屋530多间,被抢走的耕牛100余头。反攻倒算的地主豪绅强迫农民交纳1929年至1934年所“欠”的全部租谷。四旺村有20多户人家,因拒绝“移民并村”,被敌灭绝。水尾村40多人因犯“通匪连坐”被敌杀害,连未满月的婴儿也未能幸免于难。敌人的血腥暴行,并没有使漳平人民屈服。在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岩南漳县委和县军政委员会的坚强领导下,境域内的红色地方武装和党组织逐步发展壮大。到1936年底,不但保存了原有的岩南漳游击队,还新发展了诸如永福的小村、岭下,拱桥的内山等大小不等的游击队。永福中心区委、龙车区委、东河区委、南河区委、北河区委、岭下区委、宝贤支部等地方党组织始终成为坚不可摧的战斗堡垒。各个游击基点村之间,都建立武装交通队,及时地为红八团带路送信,刺探敌情,成为一支打不垮的“尖刀”队伍。为帮助红军游击队度过“天当账,地当床,野菜草根充肚肠”的难关,根据地群众创造发明了“串担”装盐(插通竹节,用竹做担杆),“双层桶装米粪”(上层装肥料,下层装米),妇女背小孩藏盐米等巧妙办法,冒着生命危险给山上红军游击队输送急需物质。宝山村革命接头户陈宝英、黄国堆夫妇俩多次临危不惧,机智灵活地掩护邓子恢、魏金水等领导同志安全脱险。

    “莫道浮云终蔽日,严冬过后绽春蕾”。漳平苏区的地方党组织和革命群众经受了闽西南三年游击战争的严峻考验并获得重大胜利。1938年3月,坚持游击战的80余名漳平籍红军战士整编加入新四军第二支队,奔赴苏皖抗日前线,继续开展迂回曲折的革命斗争。

     “红旗不倒”赢胜利

    1937年至1945年抗日战争时期,漳平地方党组织和武装力量根据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在坚持开展独立自主的抗日反顽运动中,不断壮大和成熟。1939年3月,中共闽西南特委直接领导成立漳平县永福工作团。永福工作团首先在永福龙车、福里、适榕、山兜及拱桥罗山村石祭头等地建立5个地下党支部,并在短短几个月内,恢复和沟通了漳平至龙岩、南靖、宁洋的地下交通线。1939年5月,中共新安内山(今拱桥罗山)支部成立后,发动农会会员等集粮款,开展减租减息,并将2万多斤稻谷和一批枪支弹药送往龙岩县委,支援抗日前线。1940年10月,中共永福区委组建永福工作团武装侦察队,承担侦察敌情、武装自卫,运送枪支弹药等任务。至1940年冬,仅永福、拱桥一带的南部地区党员人数已达180余人。1941年1月,“闽西事变”发生后,漳平国民党顽固派乘机在永福、拱桥、官田、西园、南洋、双洋、赤水等地大肆搜捕地下党员和革命骨干,党组织暂时受挫,转入“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革命活动。1941年12月,中共闽中工委建立中共大(田)漳(平)边委,在新桥、吾祠、灵地、溪南、象湖、双洋等地发展党组织和革命武装。1942年,随着中共新桥西埔支部、中共新桥北坑场支部以及新桥、吾祠武装工作队和人民自己队的成立,抗日反顽的革命斗争在漳平西北部、北部地区蓬勃开展起来,一直坚持到抗日战争胜利。

    抗战时期,漳平籍英雄儿女在抗日战场上英勇顽强,斗志昂扬。1938年1月,坚持闽西南三年游击战争的80余名漳平籍红军战士组成一个连,整编加入新四军第二支队。3月,奔赴苏皖抗日前线,绝大部分在1941年1月的“皖南事变”中为国捐躯。老红军陈开路亲历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等著名战役,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营长、平西六团参谋长、晋察冀四分区三十六团团长等职,立下显著成功。期间,在国民党军队服役的漳平籍爱国官兵也义无反顾、共赴国难,俞福全、廖光春等10多名抗日战士阵亡。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公然挑起内战,漳平地方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七大”精神,开展武装解放和统战工作,争取国民党军政人员起义,配合南下大军解放漳平全境,赢得了漳平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辉煌胜利。

    1947年3月至1948年12月,在中共闽粤边地委直接领导下,中共漳平特支部、中共漳(平)宁(洋)工委着手扩建游击队和民兵队伍,攻打国民党乡公所,普遍建立农会等基层民主政权。1949年3月,安(溪)漳(平)华(安)解放委员会的成立,加速了解放漳平的进程。同时分化瓦解敌人内部营垒,以国民党漳平县三青团原干事长刘子熙为首的一批漳平县国民党军政人员暗中接受中共的领导。至6月中旬,中共漳平县临时工委在新桥、溪南、党泰、芦芝等地发展民兵800余人。

    1949年6月21日凌晨,中共漳平县临时工委和漳平人民解放委员会领导漳平各地游击队、民兵逼近县城,配合刘子熙率旧职人员起义,闽粤赣边纵八支部四团2个主力连队和300余名安溪民兵进城支援,首次解放漳平县城。新桥、溪南、党泰、芦芝亦先后解放。6月26日,成立漳平县人民民主政府。7月6日,中共漳平县临时工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四团,派宁洋县地方工作团和游击队挺进宁洋县城(今漳平市双洋镇所在地),宁洋县城宣告解放。7月17日,国民党南逃败军刘汝明部队派出步兵团和山炮营攻占漳平县城。中共漳平县临时工委、县人民民主政府撤离县城,转移到溪南、新桥等地,加强民兵武装建设,准备解放漳平。宁洋县地方工作团和游击大队亦奉命撤出宁洋县城,转移至新桥一带。

    1949年9月13日,中共漳平县临时委员会、县人民民主政府组织闽粤赣边纵队第八支队第四团第五营和各乡游击队、民兵经过两天激战,击溃国民党刘汝明部驻守漳平的残余武装,再次解放漳平县城。同月底,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南平军分区司令员林志群的争取,新桥国民党地方军林维邦率部起义。随之,林维邦与宁洋县国民党军政要员谈判,达成和平解放协议。10月1日,成立宁洋县治安维持委员会,宣告和平解放。0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漳平军事代表团前往永福接受国民党地方武装投诚,同时接管永福、官田两区国民党区、乡政权。10月中旬,漳平县全境解放。中共漳平县临时委员会与漳平县军事代表团合并,正式成立中共漳平县委员会,标志着漳平新民主主义革命已经取得基本胜利,翻开了漳平历史崭新的一页。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