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漳平 > 党史人物 > 正文
  • 陈祖康
  • 2014-12-29 来源:《褔建中央苏区纵橫·漳平卷》 作者:黄文光
  • 陈祖康(1904—1979),漳平城关(今菁城街道)人。1919年,赴法勤工俭学,1923年,参加“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24年6月,在法国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闽西南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1924年秋,获法国乌灵大学理科硕士学位。1925年夏,毕业于法国西方工学院,被该院聘为助理教授。1926年春回国后,任黄埔军校少校政治教官,为黄埔军校校歌撰词。北伐期间,任北伐军总司令部交际处外交参赞官、北伐东路军总指挥部高级参议、北伐东路军总指挥部政治部宣传科长等职。1927年1月,任中共闽南特委委员;8月,任中共闽南特委宣传委员、军事委员;10月,任中共闽西特派员;12月,任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执委。1928年2月,任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4月,代理履行中共福建临时省委书记职务(未到职);6月中旬,投靠驻漳州国民革命军独立第四师张贞部;6月24日,被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开除党籍。1979年2月,在台湾病故。

    黄埔军校校歌词作者

    在广州黄埔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校址内,陈列着一块“陆军军官学校校歌”石碑。这块石碑立于1927年6月16日,这首校歌词作者为陈祖康,曲作者为林庆梧。

    1924年春,孙中山在黄埔创建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俗称黄埔军校,委任蒋介石为校长。6月16日,孙中山亲临主持首期开学典礼,以“革命军的基础在高深的学问”为题,对首期录取的499名新生致训词,核定校训为“亲爱精诚”,奠定国民革命军的坚实基础。

    1925年夏,正当国内的国民革命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之时,远隔万里重洋的陈祖康已是学业有成,毕业于法国西方工学院,获土木工程师证书,并被该院院长聘为助理教授。然而,有一个人的函电却永远结束了他的大学助教的命运,促使他下定决心,离开生活学习长达6年之久的法国,踏上回国革命的航船,这个人便是熊雄(熊披素)。熊雄与陈祖康是留法的同学,俩人私交深厚。1923年,陈祖康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就是熊雄介绍的。熊雄先于陈祖康回国,经周恩来推荐在黄埔军校政治部进行革命工作。熊雄多次函电交驰,请陈祖康返国参加革命。陈祖康为革命志向所鞭策,遂辞去法国西方工学院的助教,于1926年春离法回国。  

    返国后熊雄与陈祖康面晤,谈到陈祖康的工作问题,陈祖康认为“我学的是理工科,应该安排在这方面工作。”但熊雄却说了以下一段话:“我们目前,主要的是要革命成功,暂不能兼顾到技术方面,革命领袖蒋公手创的黄埔军校,是革命的策源地,必须予以巩固、发扬。现在校方已经内定,聘你担任军校的政治教官。” 陈祖康当时含含糊糊,既没有表示可以,也没有表示不可以。但他很信任熊雄,毕竟熊雄是他开始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随即由熊雄偕往东山访晤黄埔军校代教育长方鼎英(教育长何应钦任第一军军长,奉命率师北伐),见面后,冷谈数语,方鼎英即下手令交由熊雄办理委任。于是,陈祖康担任黄埔军校少校政治教官就成了定局。

    1926年秋,黄埔军校第五期学员开学。有一天,熊雄找到陈祖康说:“到现在,五期已开学了,学校万事俱备,惟校歌尚付缺如,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政治部方面大家都认为你对诗歌独具专长,要你撰写一篇校歌的歌词,请你立即动笔。” 陈祖康被这一顶高帽子罩在头上,无从推辞。①(①陈祖康,《我撰写黄埔校歌经过》)

    接连几天,陈祖康一直冥思苦想,写了又撕,撕了又写,始终未能满意。有一天早晨,他信步江边,望着眼前奔腾而过的珠江,犹如革命洪流滚滚向前,一发不可阻挡。回过头来,军校的练兵场上军旗招展,与刀枪交相辉映,军号声和喊杀声此起彼伏。看到这一派生气勃勃的革命气氛,陈祖康不禁思潮汹涌,豪气顿生。回到宿舍后,他挥笔写下了黄埔军校校歌歌词,全文如下:

    “怒涛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

    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预备做奋斗的先锋!

    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众,

    携着手,向前行;路不远,莫要惊。

    亲爱精诚,继续永守,发扬吾校精神,发扬吾校精神。”

    陈祖康将歌词拿给熊雄看,熊雄连声赞许,请少校音乐官林庆梧(福州人)谱曲。不久,陈祖康离粤参加国民革命军北伐,任总司令部交际处外交参赞官,北伐东路军总指挥部高级参议。到福建后,参加国民革命军东路军政治部的工作,先后任东路军政治部宣传科长,福建陆军干部学校政治教官,对于军校歌词是否被采用,还讳莫如深,不得而知。1927年春,有位从黄埔来的学生告诉陈祖康说“黄埔军校已有了校歌。”并唱了原文,陈祖康才知道那首歌词被采用了。陈祖康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由于受家庭影响,从小爱好文学。他曾受业于名师陈步韩和刘岑仲,打下深厚的国文基础,尤擅长写诗。在年轻的时候,的确有不少写作,但写了就算,从不留稿,也未从报纸杂志上剪存,而这一首校歌,却到了今天还有不少人传唱。在这首校歌的字里行间里,无疑是代表了一部分的黄埔精神!北伐成功,抗战成功,不可否认的是由这个黄埔精神发扬光大的辉煌成果。  

    1985年1月23日,全国政协委员文强来函证实,这首校歌歌词确属陈祖康所作。

    从事地方革命工作

    1926年10月,北伐军进军闽西永定、龙岩等地。闽西共产党员在积极帮助国民党建立和巩固基层组织的同时,抓住国共合作的大好时机,与随北伐军入闽的共产党员一起,掀起闽西各县国共合作高潮。时任东路军政治部宣传科长陈祖康随北伐军到龙岩后,通知漳平县永福中学林仲堪立即派人到龙岩接头,林仲堪派共产党员陈尚益赴龙岩与陈祖康联系。几天后,陈祖康受东路军政治部共产党组织的委托,前往漳平县永福与林仲堪、兰秋帆、陈尚益、陈文成、陈仁壮、陈天枢等人,在菁华书院阁楼上召开会议,成立了国民党漳平县临时县党部,促进了漳平县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形成,国民革命运动在漳平蓬勃兴起。

    1927年1月,陈祖康在闽南从事革命活动,任闽南特委委员。1927年秋,中共闽南特委宣传部长兼军委书记陈祖康任永定县特派员,与共产党员卢冠卿到达永定县太平里后,以培风公学为中心,以三育、三民、新民等学校为阵地,培养骨干分子,发展了简祥明、郑荣金、林修富等人加入共产党组织。10月下旬,在坎市文溪建立中共太平支部(不久改为培风支部),简祥明任书记。至此,永定已有上湖、金丰、溪南、太平4个支部。中共闽南特委认为成立永定县委的时机已经成熟,遂派闽南特委工委书记罗秋天来永定,与陈祖康及永定县各地支部书记,商议成立中共永定县委事宜。10月25日,中共永定县委正式成立。①(①《闽西人民革命史》,第35页)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确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方针,并把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作为当时党的主要任务。中共闽南特委在收到八七会议决议及中央南方局的指示后,立刻派陈祖康前往闽西上杭、龙岩等地传达,加紧在闽西进行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建立工农政权的工作。11月,中共龙岩临时县委听取了陈祖康关于八七会议精神的传达后,立刻对武装暴动作了部署,同时在秘密农会中宣传土地革命,发展农民入党。中共八七会议精神的传达和贯彻,使得闽西革命迅速转入到以农民武装斗争为主要特征的土地革命时期。

    1927年12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福建各地党组织在漳州召开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成立大会。此时。,陈祖康正在永定开展革命工作,不能脱身,但是他仍被选举为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执委,成为9名执委之一。这表明陈祖康已跻身于中共福建临时省委高层领导机构,地位不断提升。

    1928年2月,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会议改选了临时省委,陈祖康当选为常委,出任中共福建临时省委组织部长,成为实权派。正当省临委信心十足,全力以赴地领导全省工农运动深入发展的时候,却遇到了相当的困难。4月,新当选的省委书记罗明与省委常委许士森赴苏联莫斯科,参加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陈祖康被指定任省临委代理书记。同月,省委委员、前任省委书记陈明在漳州被捕。这一切出乎意料的变化,在客观上削弱了省委的骨干领导力量。更为严重的是6月中旬,省委常委、代理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长陈祖康以子侃署名在《漳州日报》上发表《中国革命的前途》一文,公开声明脱离共产党,投靠驻漳州国民革命军独立第四师师长张贞,使得省委机关和一批重要的领导人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为此,临时省委立即迁返厦门,并于6月24日召开省委紧急会议,坚决开除叛徒陈祖康党籍,①(①《福建革命史》上册,第252页)宣告他的革命生涯到此终结。

    大浪淘沙,书写着人间沧桑。风云变幻,印证着人生轨迹。陈祖康这位早期的共产党人,由于历史的局限和自身的因素,最终没能成为正义的代表者,反而与共产党分道扬镳,其结果只能是咎由自取。但是,他在早期为革命作出的一定贡献,仍然值得肯定。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