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城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连城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十“地”荣光 价值连城
  • 2014-12-24 来源: 作者:
  • 连城具有的独特的革命历史文化内涵,是学习了解中共党史和中国革命史,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不可忽视的一块阵地。

    (一)连城是中央苏区二十一个县份之一。1929年6月和12月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率领红四军(当时称为“朱毛红军”)两度进驻连城新泉。连城人民在红四军的鼓舞帮助下,先后举行了“连南十三乡”工农武装暴动、池溪暴动……之后全县97%乡村逐步建立了红色政权,使连城与长汀、上杭、龙岩、永定一起成为中央苏区的闽西革命根据地。中央苏区在第一至五次反“围剿”时期,连城还是保卫中央苏维埃政府和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省苏维埃政府设在长汀)的前沿阵地。在闽西发生的几次保卫中央苏区的大仗都是在连城打的,如发生在1933年7月和1934年8月的“朋口战役”和“温坊战斗”就是典型事例。

    (二)连城新泉是红四军第四纵队的诞生地。1929年6月初,红四军第二次攻克龙岩,转战上杭。6月10日在上杭旧县召开红四军前委会议,决定将长汀、龙岩、永定的赤卫队、游击队整编为红四军第四纵队。6月15日,红四军第四纵队在新泉背头山由朱德军长宣布成立,傅柏翠为司令员(后由胡少海接任),李力一为党代表,谭震林为政治部主任,罗瑞卿为参谋长。下设2个支队,主力成员是闽西子弟。红四军第四纵队是闽西子弟组建的第一支正规红军。(三)连城新泉是毛泽东指导创办的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所工农妇女夜校所在地。1929年6月中旬,红四军从龙岩、上杭返回新泉休整。毛泽东指示连南区革命委员会主席张瑞明,革命要取得胜利,必须把广大妇女发动起来,你们要尽快创办一所工农妇女学校,把妇女组织起来学文化、学军事。7月,连南区革命委员会克服各种困难,在新泉张家词创办了第一所工农妇女夜校。它实际上是一所培养工农妇女干部的学校,后来许多乡村苏维埃政府的妇女干部和女赤卫队员都是从这所工农妇女夜校培训出来的。

    (四)连城新泉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次开展正规的政治、军事整训地。1929年11月28日,红四军前委在长汀召开会议,决定率部队到已全面建立苏维埃政权的连城新泉开展政治、军事整训。12月3日红四军达到新泉后,由毛泽东、陈毅亲自抓政治整训,目的是要让红军指战员明确红军的主要任务,自觉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纠正旧军阀作风;朱德亲自抓军事整训,目的是要严肃军人风纪,提高单兵、班、排的作战本领。这是自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以来,中国工农红军首次进行比较正规的整军运动,史称著名的“新泉整训”。如果要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整军史,它是名副其实的“第一次”!“新泉整训”不仅为“古田会议”作了充分准备,它的成果也体现在《古田会议决议》之中。我军著名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的“洗澡避女人”正是诞生于以温泉沐浴的新泉。

    (五)连城新泉是伟大的建党建军纲领性文件——《古田会议决议》的起草地。对于《古田会议决议》中批判的红四军党内军内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其实早在1929年6月14日毛泽东于新泉写给林彪的复信中已列出了14个问题,并分析了它存在的根源,表示一定继续“向一切有害的思想、习惯、制度奋斗”,力求寻找出能解决这些问题的“意见”。中央九月来信,催生了《古田会议决议》的诞生。被请回红四军主持前委工作的毛泽东于1929年12月初,同朱德、陈毅等红四军领导人率领部队再次进驻新泉,召开连队干部、士兵、农民等各种座谈会,进一步调查红军内部存在的各种错误思想,探讨纠正方法。毛泽东在新泉亲自动笔起草《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草案)》,即《古田会议决议》。还在新泉“望云草室”举行了红四军党的“九大”预备会议。对于《古田会议决议》是否起草于新泉问题,1978年7月9日,当年闽西党的领导人、红四军第四纵队政委、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张鼎丞同志给连城县委党史办写了一份书面答复材料,明确回答:“古田会议决议草稿,毛泽东是在新泉调查研究时起草的,在古田召开的红四军第九次党代会通过的。”张副委员长为了对历史负责,还特地在这份材料上盖上了个人印章。

    (六)连城朋口是中央红军东方军打败国民党十九路军,迫使十九路军联共反蒋的转折地。1933年3月上旬,国民党十九路军七十八师率2个旅6个团共1万多人进占连城,企图直驱长汀,对我中央苏维埃政府和福建苏维埃政府构成严重威胁。在这种情形下,当年7月,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红军东方军入闽,在攻下宁化泉上的土堡之后,于7月27日至28日,突然包围朋口,伏击国民党十九路军援兵,夜袭朋口石背山守敌,共歼敌2000多人。我朋口战役的胜利,迫使本来对蒋介石把他们从上海抗日前线调到福建“围剿”红军而不满的十九路军领导人蒋光鼐、蔡廷锴等认识到跟蒋介石反共是没有出路的,毅然决定打出“联共反蒋抗日”的旗号,11月20日在福州发动“福建事变”,召开“中国人民临时代表大会”,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通称“福建人民政府”)。这是当时中国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

    (七)连城朋口、宣和是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唯一一次打胜仗的历史功绩地。由于王明“左”倾路线排挤毛泽东在红军的领导地位,实行错误的军事战略战术,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节节失利。但1934年8月下旬,在朱德亲自指挥下,林彪、聂荣臻、罗炳辉率领红军第一、第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运用“诱敌深入、运动战和夜袭”等战术,在朋口温坊一带全歼国民党东路军1个旅和1个团,共歼敌4400多人,史称“温坊战斗”。这是红军自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取得胜利的战斗,也是一场最出色的运动战。

    (八)连城城朋口、宣和是红军长征的出发地之一。1934年9月初,中央红军第一、九军团痛歼温坊之敌后,红九军团奉命扼守温坊至松毛岭防线。朱德、罗炳辉等曾在宣和培田的官厅召开高级军事会议。不久红九军团奉命实行战略转移,从朋口温坊和宣和洋背、曹坊等地集结出发,开往江西,踏上二万五千里征程。在长征途中著名的湘江战役,连城一大批在红五军团三十四师担任后卫,保卫中央机关和主力红军抢渡湘江的优秀儿女血染湘江,这是参加红军的连城儿女的一次最大的损失。

    (九)连城是促成中国革命历史发生重大转折的我党重要人物的故居地。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 节节失利的情况下,是地下党员、连城子弟梁明德(即项与年,中共福建省委原书记项南同志的父亲)于1934年八九间不畏艰险,敲打两个门牙,巧扮成乞丐,越过国民党军层层严密封锁线,将蒋介石在庐山军事会议上制定的“围剿”中央红军的“铁桶计划”这一重大情报送进中央苏区党中央领导人周恩来手中,推动党中央果断下决心作出中央红军赶快实行战略大转移的决策,摆脱了国民党百万军队步步为营,企图消灭中央红军的“铁桶计划”的险境,保存了党中央领导机关和中央红军。这是中国革命历史上一次重大转折。在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也是连城子弟、老红军江一真(时任卫生部部长)在中央西北组讨论时站出来指名道姓批评“两个凡是”的错误,他是这次全会上公开批评“两个凡是”的第一人!他的发言犹如石破天惊,震撼了全会,推动了全会对“文化大革命”严重错误和长期“左”倾思想的拨乱反正。他所坚持的实事求是的观点,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正确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发挥了积极作用,功不可没。

    (十)连城是一大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革命、为中华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建功立业的伟大实践地。毛泽东、周恩来和新中国元帅朱德、彭德怀、林彪、陈毅、罗荣桓、聂荣臻、叶剑英、刘伯承以及谭震林、张鼎丞、邓子恢等都先后在连城进行过革命活动,指挥过战役、战斗,留下了伟大革命实践的光辉足迹。连城还是红军主力长征之后以谭震林、张鼎丞、方方等为首的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及红九团活动的驻点之一。他们经常活动于赖源、莒溪等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一大批连城子弟跟随他们参加了新四军,奔赴抗日救亡前线。如今连城仍有不少地方保存了当年这些老一辈革命家活动过革命斗争的文物和遗址,如在新泉就有“望云草室”、“红四军司令部”、“万人会址”、“士兵调查会址”、“官庄槐山公祠农民座谈会会址”等遗址;在朋口,还有当年朋口战役、温坊战斗的战壕遗址;在宣和培田村保存了召开红军高级军事会议的官厅会址;在北团山龙村、林坊林联村、宣和培田村等,都还保留当年红军写下的满墙标语和歌谣而被人们誉为“红色标语村”或“革命历史文化村”。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