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长汀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长汀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长汀烽火——长汀土地革命斗争回忆
  • 2014-12-25 来源: 作者:黄亚光
  • 革命的火种在长汀播散

    长汀县在清未是汀州府的首县,长汀城是闽西的一个重镇,是闽西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许多地主商业资本家都聚在城里。长汀的土地相当集中,广大的贫苦农民对土地的要求非常迫切。

    1927年初,国民革命第一军的一部分经过长汀城。当地的革命知识分子在共产党的影响下,帮助农民群众组织农民协会,提出了“耕者有其田”的口号,汀东的贫苦农民首先起来要求减租减息,但是得不到国民党右派军代表的支持。国民革命军很快就离开了长汀。城里设立了国民党长汀县党部。县党部有两派,一派以刘光前为首,和农民保持了一定的联系;另一派背后有地主兼商业资本家的支持,拚命地反对农民协会,1927年4月,蒋介石反动集团公开叛变了革命,国民党县党部分裂了。长汀县的农民协会遭到了解散。可是,农民协会中的广大贫苦农民仍然和我们保持了联系,开展秘密斗争。国民党清党时,长汀有些同情共产党和农民协会的同志也退出了公开活动的阵地,转入秘密活动。革命的火种在长汀的农村播散。

    长汀有了党的组织

        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了南昌起义。周恩来、朱德、叶挺、贺龙等同志率领部队经过江西会昌,折回长汀。8月下旬,起义部队进入长汀城时,在长汀工作的罗化成、段奋夫、王仰颜等同志和我商量,先由我去找驻在长汀城内文庙的革命委员会政治保卫处的同志联系,我向政治保卫处的同志提供了全城军阀、官僚、土豪、劣绅的具体情况,并且由我们扮着士兵,带领保卫处的武装同志,搜集和捉拿了当地豪绅,开始打土豪筹军款。郊区和汀东的农民协会也恢复了活动。我在这时参加了共产党。不久,在周肃清同志的协助下,正式组织了党支部。可是,我们还来不及组织城镇工人纠察队,部队很快就南下广东大埔,进入庆东、潮州、汕头。我们取得政治保卫处的同意,把我们接头的办事机关也佯为搜查一番。以掩护我们转入地下。部队走后,留下了许多伤病员,安放在傅连暲医生主持的汀州福音医院里,由我们的同志负责照顾,连暲同志当时虽然不是党员,但很尽心看护。

    起义的部队南下后,由闽西土匪编成的郭凤鸣部,约有一个旅进入长汀,统治了长汀、上杭一带地区。从此,我们的农运和工运工作也比较困难了。在城里,我们只能做些青年学生的工作。但是,不久我们就打进了郭凤鸣队伍的内部,进行秘密的士兵工作。我们还利傅连暲和郭凤鸣的熟悉关系,公开设立了一个“训政人员养成所”,联系、吸收革命青年知识分子参加工作。但是广大的农民运动还是开展不起来,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组织农民运动的正确方针,不知道如何领导农民群众开展土地斗争。

    党的“六大”政纲为长汀革命斗争指明了方向

    1928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福建省委领导同志在1929年2月,化装到长汀城,传达这次大会关于政治决议中的民主革命十大政纲。随后我们在通济岩召开了长汀县特支党员大会,传达了省委领导同志的指示,讨论了十大政纲和各项决定,我们明确了农民运动的方针。

    当时,我们的主要工作是推翻当地的军阀国民党政府,建立起工农兵苏维埃政府,没收地主阶级土地,归农民所有,为实现党的十大政纲而奋斗。在党的政纲指导下,依据我们以往同国民党长汀县党部督察专员、县政府和反动军队作斗争的经验教训,我们认识到,如果不掌握革命的武装,什么都会落空,革命就不可能胜利。所以,我们就开始准备建立革命武装。

    为了给建立革命武装创造条件,党支部积极开展长汀的工人运动、士兵运动(包括争取土匪运动),特别是农民运动。我们跳出了城市青年学生运动的圈子,首先把党的同志分配到郊区,立即恢复农会的斗争。党支部把长汀划为汀西、汀东、汀南、汀城几个工作区。段奋夫同志负责汀西工作,以古城为据点,向四都一带活动,古城已有我们的地下同志。四都地区又有许多纸坊,纸槽工人多数是贫苦农民兼做纸工的,受高利贷盘剥很重,生活很苦,群众运动比较迅速开展起来。汀东方向由王仰颜同志负责,以新桥为据点,向童坊、馆前和曹坊一带发展。汀南方向的涂坊、畲心和南阳一带由张希尧同志负责。畲心是希尧同志的家乡,他在长汀没有职业,就分配他回家乡活动。汀城由邮政工人罗旭东同志负责,汀城以南的河田是交通大道,地主势力比较集中,但是在“团防”内部也布置了我们的人,由李震东同志负责。罗化成留在城区,领导群众向地主进行斗争,在斗争中发展党的组织,处处燃起了革命的烽火。

    红四军首次入闽、为长汀建立革命根据地奠定基础

    1929年2月下旬,我们听说红军打垮了刘士毅的部队,占领了江西宁都城,当时,也有人传说红军到了瑞金的壬田市,忽然又听说进入了闽沟,到了长汀的四都。党支部正探听消息,计划工作时,驻长汀的反动军阀郭凤鸣,突然于正月初派了一个团的兵力向四都前进,结果吃了一个败仗。逃回长汀城。党支部探悉我红军的一个营已一口气追到了陂溪。支部要段奋夫同志到红四军军部去接头。段奋夫同志一到红四军军部,即向党代表毛泽东同志和军长朱德同志汇报了敌人的情况。同时,我们一面向上级报告,要求扩大特支成立长汀临时县委会,一面发动群众,迎接红军。

    当时,郭凤鸣土匪部队,在长汀四处欺压群众,无恶不作,内部生活腐化士气消沉,官兵关系十分恶劣,内部明争暗斗。郭部在 当地抽取苛捐杂税,实行高利贷剥削,弄得民不聊生,到处一片荒凉景象。郭部就与龙岩的陈国辉匪部、武平的兰玉田匪部各自称霸一方,有事互不相顾。红四军根据这一情况,决定乘胜直追,猛攻长岭,郭凤鸣还不知道我军虚实,亲率城内教导团(这是一个学兵团)拉出南门,把队伍摆在长岭上,企图凭这个高山密林之险,阻止红军进占长汀城。但是上午一接火,郭部就垮下来了。郭部一个旅实有三千多人,参加长岭战斗的有二千多人,除一部分逃向濯田外,其余都被我红军消灭了,郭凤鸣也被红四军打死了。这一仗为人民除了一大害,近郊的农民都要求红军把郭凤鸣的尸体抬到南寨坝示众三天。男女老幼欢天喜地、庆祝解放。

    长汀群众看到红军官兵一样,讲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归还,损坏东西赔偿,纪律严明,生活艰苦朴素,都十分惊讶。因为长汀的老百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好军队,群众把红军看成天兵神将。到处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红军一来,郭麻子就被打死了。”“前天传说红军还在江西,今天就到了这里。”城乡贫苦群众象接待亲人一样接待红军,都说:“红军才是我们穷人的军队,跟着红军走呀!”

    县委配合红军,广泛发动群众向封建势力开展斗争

    红四军进城后,前委谭震林同志要我们帮助军部找长汀的下述六种人员各一二名,而且都要有二十年左右资历的,请他们来座谈长汀的封建剥削关系和调查全城豪绅地主的情况。六种人员:一是裁缝工人,他们到过许多地主的家里做衣服;二是近郊老农(佃农),他们种过许多地主的土地;三是钱粮师爷,他们知道每一户完粮纳税的情况;四是老教书先生,他们懂得许多人的家庭出身;五是衙门的老衙役或典狱员,他们懂得许多豪绅同衙门来往的情况;六是城市流氓头,他们知道三教九流和社会势力。

    开了六种人的座谈会后,我们摸清了长汀城豪绅地主的基本情况,广泛发动群众,开始打土豪分衣物。红四军把缴获郭匪的全部物资和没收长汀城豪绅的财物除留了小部分供给部队外,其余发给贫苦的人民。这样,群众广泛被发动起来了。军队的宣传队到处贴标语,组织小型讲演会。长汀除了少数大地主、大商业资本家逃跑的以外,广大手工业工人、店员、城市贫民、邻区农民和知识分子,都欢天喜地涌到南门外参加群众大会。毛党代表和朱军长都亲自在大会上作了讲演,号召剥削受压迫的贫苦人民组织起来,向豪绅地主封建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

    长汀临时县委派我去参加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我们向毛党代表提出要求扩大长汀县委的组织,增加几名县委委员。会上就批准了县委除奋夫、仰颜、化成、希尧和我之外,增加了黄德三、罗旭东二人,另外再找任青年、妇女工作的二个同志,参加县委。我们还领到十余枝步枪,存在黄德三同志的谷仓里,准备组织长汀县赤卫队。

    接着,我们召开了工会、农会和各行业群众团体的代表会,宣布成立长汀县革命委员会,出告示,宣布十大政纲,发动群众,加紧组织农民协会,焚烧田契,实行土地革命,并在斗争中建立自己的武装。但是我们的赤卫队还没有完全组成,红四军为了应付敌人,回师赣南去了。这次红军进入闽西,影响很大,从此,反动统治在长汀被红四军打开了一个缺口。

    集中力量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

    1929年3月,红军离开长汀城以后,郭凤鸣的残部千余人重新集结起来,配合周围的地主武装“民团”,三面包围长汀城。县委决定在城市公开了的同志,尽可能全部撤出长汀城,集中力量开展农村的土地革命,建立革命根据地。我们随即向农村撤退。段奋夫同志往古城、四都一线。我辞去省立第四高中第七初中的教员职务,转到新桥、借着农村师范学校的掩护,和王仰颜同志一块,在汀东、新桥、叶屋岭、馆前一线活动,恢复和组织农会,搞土地革命。

    在土地革命中,开始我们也受到一些挫折。在汀南河田,李震东同志在“团防”内做争取团丁的工作时,曾被敌人发觉,被敌人捕去,壮烈牺牲了。

    在畲心南阳一带,张希尧同志领导的农民运动开展得比较好。他组织贫苦农民起来打土豪,分田地的同时,就组织了完全听党指挥的赤卫队。赤卫队站岗放哨,对封建势力实行专政。他们没收了一切地主阶级的土地,开始插牌子分田,规定凡在农村的农民,都按人口分到一份土地。以后对富农则实行抽肥补瘦的办法分给一份土地,对留在农村不外逃的地主子女也给他们留下了一份土地。乡工农民主政府还为红军留下了“红军公田”,由农民代耕。土地分配给了农民后,农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象南阳一带。在建立苏维埃政府以前,受豪绅地主的压迫,弄得民不聊生,还有二十多股土匪到处打家劫舍,号称为“土匪窝”。但是民主政府一建立,一分配了土地,马上变成了道不拾遗、夜不闭户了。在这些地区,妇女会、少年先锋队、儿童团等组织也先后组织起来了。有泥水工人和手工业工人的村庄,还成立了工会。在斗争中发展了党团员,扩大了组织,加强了党的力量。苏维埃区域的斧头镰刀红旗,到处迎风飘扬,农村气象焕然一新。

    在城市的工作,当时也保存了一定的力量。长汀城区的反动势力比较猖狂,党支部转入了地下。在郭凤鸣统治时期,创办的“长汀训政人员养成所”也停办了。那些经过训练的许多贫苦革命青年和党团员,党支部把他们分配到各地去了;凡是能转入其他学校的,即转入当地中学和师范学校,不能转学的,就分散回家或另找职业。罗旭东同志仍然负责长汀县的邮政交通联络工作。我们把城市的力量,尽可能地保存起来。等待时机,开展斗争。

    镇压豪绅,壮大自己的队伍

    古城是闽西通往瑞金的要道。长汀的地主阶级在这里设有“团防”。这一带山地盛产竹子,许多地主兼商业资本家在此地设有纸槽。这里的造纸工人原来都是贫苦的农民,他们很快就接受了党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并且积极地行动起来了。

    秘密的农会在古城组织武装斗争的时间,汀城的豪绅地主知道红四军将再次来长汀,5月上旬,长汀城的土豪劣绅已风闻红军可能再度入闽。郭凤鸣的哥哥郭大人同长汀有名的大豪绅张选青、长汀县教育局长林观成等一批人,想逃往江西南昌。他们路过古城,以为最保险的地方是他们的“团防局”里,可是,我们武装斗争的指挥部也设在“团防局”里。因为“团防局”内有几个主要成员也是我们的同志。

    当天夜间,我们开始行动,把这些大豪绅捆绑起来。他们吓得要死,表示愿意付出步枪和金钱,来换取他们的生命。但是农民决不饶恕这些罪恶累累的家伙,当夜就把他们全部枪毙了。

    这个时间,恰好毛党代表和朱军长率领红四军从瑞金和武阳之间插到闽西来了。红军进入古城,群众纷纷烧茶送水,送红薯干。青年们争先报名参加红军。红军很快就进入四都、濯田,出水口,转入涂坊、南阳一带去了。我们在古城和四都的赤卫队,就趁机大闹土地革命。首先是武装贫雇农,组织古城、四都的赤卫队,建立乡的工农民主政府,其他革命的团体,也先后建立起来,古城离县城很近,地主阶级的团体和军队,看见红军没有进城,就集结队伍反扑。从此,古城一带不断地开展着你死我活的武装斗争。我们的赤卫队在斗争中,日益成长壮大起来。

    汀南根据地的迅速发展,长汀县工农民主政府的成立

    不久,我被调离新桥,到县委工作,同我一道去涂坊、南阳根据地的共有三人。在进入汀南根据地赤白交界的地方,可以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白区景象死气沉沉,地主、官僚、军阀到处压榨勒索,疯狂地镇压农民,农民一心想望红军帮助他们翻身。我们一到赤区境内,只见处处飘扬革命红旗,喜气洋洋,人们见面都叫同志,十分亲切热情。妇女会帮助红军赤卫队洗衣服、做军鞋,慰劳战士。少先队、儿童团到处站岗放哨,检查行人。赤卫队日夜搜集敌人枪枝,制造梭标。武装自卫。保卫土地革命果实。根据地的男女老少都有事做,一面种地,一面帮助红军、赤卫队打击敌人,我们到达涂坊时,各区乡都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和革命委员会。南阳区、畲心区、新泉区、水口区、涂坊区已经联成一片,正在发展的还有南山坝区、濯田区、四都区、古城区、新桥区等。全县共有十来个区域。县委在联结的比较紧密的南阳区成立了长汀县革命委员会,我们整顿了各地的赤卫队,建立农民赤卫队,又召开各区的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各区工农民主政府。在此基础上又召开全县的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长汀县工农民主政府。长汀县委书记段奋夫同志被选为县工农民主政府主席。

    5月下旬,红四军在连城县新泉驻了一个星期,后转到小池,把连城、龙岩、上杭的一些根据地也联结起来了。

    6、7月间,红四军从新泉进入龙岩到永定坎市一带活动,并且分配了一部份部队到连城,帮助我们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粮食,建立地方革命组织。7月中旬,红军再次攻打龙岩城,消灭陈国辉的一个旅。经过这次战斗以后,根据地也扩大了,红四军更加壮大起来,成立四纵队。汀南根据地在红四军开辟龙岩根据地的影响下,更好做事了。敌人恐慌万状,地主武装只敢缩在长汀城、河田等比较大的乡镇,固守据点,唯有狡猾的地主武装李七孜部,还敢放肆,经常偷袭涂坊、水口我们的工农民主政府和赤卫队。

    闽西特委在此期间,召集各县代表到龙岩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闽西工农革命政府当时叫闽西苏维埃政府,选出邓子恢同志为闽西苏维埃政府主席。

    7月底红四军进入闽中,他们返回闽西时,消灭了漳平的张贞旅一个团,8月初,红军回师赣南。这次又要路过长汀。长汀县委也决定跟随红军进入长汀城。

    第二次进入长汀城

    向长汀挺进中,红四军军部要我们协助红军部队,侦察长汀反动军队留驻在长汀城的情况。县委指示我化装先行。我取得了朱军长的签证,通过红四军的前哨,从南山塘一直走到了河田,得悉长汀敌人不到一千,已逃向宁化一线去了。城内剩下的只有卢新铭的一个小部份了,驻在黄田背一带。红四军的前头部队不等我的回报,已经向前挺进,直指长汀城。红军不打一枪就进城了。跟着红军进城的有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县政府一进城就负责主持一切行政事务。县赤卫大队担负了一部份护城警戒任务。

    在红四军进城以前,新桥区革命委员会已经成立。当我们进城时,新桥区与长汀城区已打通,新桥区的赤卫队也调进城来了。

    我们都知道,红四军是路经长汀,很快就要回师赣南的,一切抵抗敌人的任务,都要我们自己负责。我们依靠党指示,在红四军直接指导帮助下,迅速建立了红四军四纵队的第十二支队。这个支队是以县赤卫大队和涂坊、南阳的赤卫队为骨干,同新桥的赤卫队和古城、四都的部份赤卫队合编起来的。军部派了毕占云同志为支队司令员兼政委,县委又加调了原来负责新桥区工作的王仰颜同志为副司令员。第十二支队共有二百多人,可是装备很差。各种各样的步枪还不到一百枝,主要武装还是自己土造的梭标。我们就依靠这些劣等的武器,打击着敌人。

    从进城的第一天起,我们就执行了红四军前委所规定的保护城市民族工商业政策。对地主兼商业资本家的商店、工厂和作坊,我们都没有动它。地主的房屋,凡是和他的商店、作坊相连结的部份,我们也禁止占用他的商店、作坊部份,只允许人民代表把豪绅地主的单座住房分给缺房子的城市工人和贫民居住。我们宣布取消城市的苛捐杂税,实行统一的累进税。各级党政机关、群众团体也都能按照苏维埃的规定办事。市面买卖公平,社会秩序井然。

    有计划地撤出长汀城,牵制打击敌人

        在城市,敌人力量经我们强得多,在红四军回到江西后,我们认为不能依靠十二支队来死守城市。为了防止敌人的包围,县委把大部份兵力调到西城外通向古城根据地的大道两旁驻防,城内只留下县赤卫队。果然不出所料,敌人卢新铭部在红四军走后不久,即来围攻长汀城。我们不死守长汀城,把已经在城内公开了的革命干部和部队的家属撤到了古城、四都和新桥一带。这样,我们就转变了不利形势,变被动为主动了。我们利用农民的武装,从东西南三面控制了长汀城。敌人出来,我们就用土雷、土炮,打击敌人。敌人老羞成怒,在长汀城实行白色恐怖。在长汀城的干部家属,有些隐蔽不好的遭到敌人的残害。

    我们把部队重新整顿了一次,把县总工会、县少先队和其他群众团体的人员也作了调整。政府又从四都撤向濯田。在濯田和当地的地主武装打了一仗,退回到老根据地涂坊、南阳一带,十二支队则留在水口、涂坊的山地休整,把伤病员送到黄坑。我们在那里设立了一所医院,由罗化成同志负责。同时发动群众慰劳红军赤卫队的伤病员。

    革命斗争不进则退,敌人是不会让我们休息的。敌人卢新铭部加上李七孜匪部约二个营,又向我水口、涂坊初攻。我十二支队是新成立的部队,缺少战斗经验,枪一打响就各自应战,毕占云同志也很难指挥。有些战士退回涂坊来了。从汀东、新桥根据地来的赤卫队,有不少人想念家乡,就想打回去。这样,我们要一面作战,一面做思想政治工作。县委书记段奋夫亲自到部队去做政治工作,说服汀东、汀西两部份同志坚持斗争,保卫革命果实。结果,在涂坊和敌人肉搏了一阵。敌人看到我军突然出击,来势勇猛,也即于当天退出涂坊和水口,转入河田,最后逃到长汀城去了。于是暂时出现了相持的局面。在此期间,县委调王仰颜同志为十二支队支队长。县委除整顿部队外,大力加强了土地斗争的领导,深入各区检查,帮助各区组织革命高潮。

    红四军三入闽西,消灭卢新铭的主力,巩固长汀根据地

    1929年10月间,红四军又从江西寻邬出发,转入武平县。此时,闽西特委已经把连城的湖口、新泉一线归划长汀县委领导。县委、县政府的武装力量也扩大了。县委、县政府决定把十二支队带到汀西、濯田、四都一带,去牵制卢新铭驻长汀的部队,配合红四军打击敌人。在汀南的河田、南山坝一线,由我率领的各区赤卫队,加上水口、南山塘一带的赤卫队,开到水口集合,共有赤卫军梭标队五六百人。这支部队直奔南山塘,佯攻河田和策田,声势浩大。当我们挺进到策田的一些村子时,有些赤卫队员看见牛群散在河坝上,即私自牵牛去了。当地农民,看见队伍进村,一时也分不清敌我,又受到反动派的威胁,大部分人都逃到周围山上去了。我们如果不坚决执行农村的阶级政策,乱牵耕牛,就会造成群众的不满,而有利于敌人。我们立即将赤卫队全部撤回到赤区边境,在山头宿营,进行检查,宣传执行红军的三大纪律:(一)一切行动听指挥;(二)打土豪要归公;(三)不拿老百姓的一个鸡蛋。并且讲了六项注意。经过宣传教育后,原先认为“敌人打进赤区牵我们的牛,我们打进白区也应该牵回耕牛”的队员都打通了思想,第二天就把耕牛放回去。这样做效果很好,群众马上和我们接近了。

    不过三天,我们接到古城、四都的消息;我十二支队没有进长汀城,已经从汀西撤回来了。我们才命令各区赤卫军各回本区。

    红四军第三次入闽,是经过武平到上杭的,10月下旬,红四军进入上杭白沙。上杭卢新铭是郭凤鸣死后由团长升任旅长的,号称一个旅,实只有二千余人。他盘踞上杭,坚决与闽西工农民主政府为敌。他的大部份部队驻在上杭城,小部份住在长汀城和宁化一线,固守城镇,不敢深入赤区。这次红四军真攻上杭城,除卢新铭和少数匪军在混乱中乘机逃窜以外,驻在上杭的主力部队,大部份被我军消灭了。红四军生擒敌人一千多。上杭苏维埃政府也迅速建立起来,打土豪分田地,搞得热火朝天。这些地区和我们长汀的水口一带联成一片了。

    汀南根据地在红军不断胜利的鼓舞和影响下,根据地工作更加做好更加顺利地发展了。长汀、上杭的地主阶级和反动派,失掉了地主反动主力军队的支持。仅靠地主团队与我作对抗,加速了其灭亡的命运。正因为他们接近死亡,所以李七孜匪部,也就更加疯狂,经常袭击我们的根据地。我们与敌人的斗争,也就更加尖锐了。

    扩大根据地,闽西到处燃烧革命烽火

    1930年春夏之间有一天,闽西特委通知我们长汀县委、县政府要配合广东东江的革命斗争。闽西红军第十二军要向东江出击,把闽粤赣交界的地区打成一片,并且要把长汀县工农民主政权内所有的武装赤卫队集中起来。我们除把十二支队派出参加战斗以外,又把各区的赤卫队集中起来,凡有步枪的队伍都集中编制。部队一集中出发,我们就通知各区严密封锁消息,避免敌人乘虚进攻。可是,长汀南山坝的敌人却向我们出击了。李七孜匪部来势很猛,一直冲到我们水口赤区来了。县委书记段奋夫同志同县政府军事部黄部长(注:名履志策田人)从南阳率赤卫队前往支援,在中途就把敌人打跑了,可是,黄部长牺牲了。我们举行了追悼大会,动员群众坚决消灭李七孜匪部,为黄部长和牺牲的同志报仇。当时,动员了一批青年加入赤卫队,抽调了一批赤卫队员到十二支队去受军事训练。部队经过几次实际的战斗,战斗力比以前大大提高了。革命斗争步步深入发展,闽西处处燃烧起了革命的烽火。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