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长汀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长汀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入闽第一仗
  • 2014-12-25 来源:《三战闽西》 作者:毕占云
  • 红四军在瑞金北五十里的大柏地,打垮了刘土毅的独立第七师,并占领宁都县城,又在东固、广昌等地转了一圈,折回瑞金附近,然后,由壬田出发,以日行百里的急行速度,沿闽、赣交界的木杉岭,经过牛犊坪,于一九二九年二月下旬的一天黄昏进入闽沟。

    闽沟的夜,特别的黑,根本看不清哪是山石哪是路。当时虽有老乡给带路,可是,对长期转战赣南、十分疲惫的我们,摸黑走这样的山路,实在够艰难的。不少同志的脚碰坏了,腿摔伤了……然而,在党和毛泽东同志亲自教导下的战士,越是在艰苦的时刻,团结越紧。前面的人跌倒了,后边的人把他扶起来;有的人走不动了,别人立即把他的枪挂在自己肩上,搀着他走;互相鼓励的声音,到处都可听见。就这样一直摸到下半夜,才摸到进入闽西的第一个宿营地——四都。

    四都是个重山环绕、两条大路交叉的小山镇,在这里本想一面找当地党联系,一面休整部队。不料,第二天九点钟,驻长汀的敌人郭凤鸣,就以一个多团的兵力,沿大路向我进犯。郭凤鸣这个土匪出身的“地头蛇”,是闽西封建割据的三大头目之一,他倚仗着一旅兵力盘踞在汀瑞一带,奸淫、烧杀、抢掠,再加上苛捐杂税、高利贷,骚扰得那一带民不聊生,到处是一片凄荒景象。

    消灭反动武装,发动群众,开辟闽西革命根据地,原来是我军这次进军的主要目的。然而,红军初入闽西,各方面情况都不熟悉,我军武器低劣,弹药奇缺,再加上行军苦战月余,没有得到休整,在这样的情况下,吃掉“以逸待劳”的敌人确实有困难的,可是如今敌人紧逼上门,转移,对于刚进入白色地区、群众还不甚了解的我军来说,大有陷于被动挨打的可能。毛党代表和朱军长缜密地分析了这一情况后,立即召集二十八团、三十一团的领导干部,进行了紧急“碰头”,决定:利用我军“健攻”的特点,强迫敌人过早展开,争取主动,战胜敌人。

    十时,我军全部出动。二十八团居右,三十一团居左,我们特务营紧随军部居中,齐头挺进,火速迎向敌人。

    在四都北十多里的山头上,敌人在我军突然到来的逼迫下,仓惶展开。我军主力乘敌军立足未稳,扑上山头。敌人支持不住,向长汀方向撤逃。这时,朱军长口头命令:“毕营长,追!不要让敌人中途集结!”

    我们特务营马上盯住敌人猛打穷追,敌人仓惶窜入长汀。我们一气追到胜华山脚下的陂溪,方才奉命停下。随后,军部和主力也到达该地。当地党的地下县委也派人前来军部接头。军部随即命令部队原地吃饭、休息待命。

    入闽以来首次接敌的胜利和县委的来人,使战土们兴奋得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我以为郭凤鸣多么难碰咧,原来是个大‘草包’。”

    “早晓得是‘草包’,我何苦浪费那颗子弹咧!真是划不来!”

    是啊!那时每个战土只有两三发子弹,还是在江西大柏地战斗后补充起来的。红军战土们要用这三发子弹打出一个新的革命根据地来呀!这一次战斗就花去了三分之一的弹药,怎能不心疼呢!

    下午三点多钟,在一条小溪边的草坪上,毛党代表和朱军长召开了军委扩大会。我们斜卧在青草上,晒着初春的太阳,感到浑身轻松。经过长久劳累、眼圈都发青了的毛党代表和朱军长,在聚精会神地倾听县委的同志汇报。县委的同志先谈了郭凤鸣部内部的情况:官兵关系恶劣,生活腐化,士气消沉,又讲到郭(凤鸣)、陈(国辉)、卢(新铭)之间的矛盾以及对人民的残酷压榨等情况,还讲了我党在郭匪内部的秘密活动等。讲完,毛党代表慢言慢语地说:“决定进攻长岭,彻底消灭郭凤鸣,大家意见怎么样?”

    “象这样熟透了的桃子,不吃掉它,那才是傻瓜呢!”

    记不得是谁说了这样一句有风趣的话,说得大家笑了起来。

    长岭,在长汀县城南十五里的地方,山高林密,毛竹、杂草丛生,地势险要。它是长汀县城南重要屏障,是我军进攻长汀城必经之路。上午一仗郭匪被我军打掉半个团之后,就亲自率部拉出长汀城,占据此山,企图凭险阻止我红军进占长汀。

    次晨八时,我主力部队按计划左右两路,向长岭发起总攻。我们特务营奉命从左翼迂回敌后,以切断敌人去路。战士们个个精神抖擞,恨不能一步插到敌人后面,顾不得林密山陡,荆棘横生。手、脚刺破了,衣服扯碎了,全都不去理会,只是一股劲地前进!

    当我们到达长岭山左面时,主攻方向的激烈枪声,已转向策田方面,并且响得越发激烈起来。“糟糕!敌人跑了!”我急速令全营:向主力——枪声最激烈的地方增援。

    下山比上山容易得多,同志们象坐滑梯似的哗哗地滑下了高山,向指定方向跑去。

    我们刚到达牛斗头附近,枪声已变得稀疏零落,战斗结束了。这时朱军长由对面大步走来,没等我报告,就笑咪咪地说:“郭凤鸣给打死了!

    “怎么?这样快呀!”我感到有些突然。

    “真的!随后就抬下来。老乡们还要求在城内示众他三天呢!”接着似命令命非命令地说:“走吧,进城去!”

    原来,在我们迂回敌人的途中,主力就攻上了敌人阵地,一阵冲杀,就把敌人冲垮。敌军官虽举着枪喊叫:“打!谁后退枪毙!”然而敌兵却早被我军冲杀得胆破魂飞,扔掉武器,四散窜逃。这时,只有一股顽敌则在边打边退,死不交械。无疑这是敌人旅部。我主力立刻分兵猛击,顿时将它打垮。正在搜捕俘虏之际,一个身着书记官服、受了重伤的家伙,在马弁的搀扶下,仍在踉跄奔逃。一位战土看见,骂了句:“狗养的,还想逃!”一枪将他撂倒。马弁爬在尸体上就放声大哭:“旅长,舅舅!我的舅舅呀!……”

    这时,我们这位战土才明白:这颗子弹打死的,正是闽西人民的死敌郭凤鸣。

    前后不过三个小时的战斗,郭匪一个整旅三、四千人,除极少数逃向濯田外,全部被我军击毙的击毙,生俘的生俘。缴获了各种枪械千余支,还有大批其他物资。

    下午,我们押着一千多名俘虏,抬着郭匪的尸体,迈着整健的步伐,开进了长汀城。城内的群众低声耳语,奔走相告,顿时轰动了全城:

    “红军来了!郭凤鸣给打死了!”

    “前天还江西,今天就到了这里,一定都是天兵神将呀!”

    “……”

    当人们亲眼看到,这些衣装襟楼,卸下武器就象“叫化子”似的红军,仍旧自觉遵守着买卖公平、借物归还、损坏东西必赔的严明纪律时,惊讶神奇的观念消除了,和我们更加亲近起来。尤其是穷苦群众,对红军亲热得简直就是一家人,都说:“红军才真正是咱穷人的队伍呀!”就连那些上层分子,这时也不得不赞叹说:“象这样秋毫无犯的军队,可真是少有!”……

    第二天,我军把郭匪的全部物资和几家豪绅的财产,除留下小部分做部队供给外,其余全部给了穷苦人民。宣传组的同志最忙,到处贴标语、组织小型讲演会,宣传我党我军的主张。毛党代表和朱军长也亲自在南郊场数千人的群众大会上,做了两次讲演,号召受压迫、受剥削的穷苦人民组织起来,向地主、豪绅、封建统治进行无情的斗争。

    红军在长汀打土豪分资财、发动群众,秘密建立革命组织。一个月后,胜利回师赣南。

    这次入闽,震动了整个闽西。反动团队,望风披靡,陈、卢两旅,龟缩固守。从此,闽西的封建统治,被我打开了缺口;扩大了我军的政治影响;提高了群众的革命斗争热情;为开辟闽西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初步基础。我红军也由一千余人扩大到二千余人。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