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武平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在独立团的战斗岁月
  • 2014-12-18 来源: 作者:李贞祥
  • 1933年初夏,我16岁时自动报名加入武装少先队组织,跟随县红军模范营到永平孔厦驻扎。不久,被整编为县赤少游击队。赤少游击队到永平后,编入驻扎武平的红军独立团,接着部队开到桃溪亭头整训。

    这年夏的一天,红军独立团从亭头出发,进驻梁山,第一连外出执行任务,留下第二连和一个机枪排驻守梁山。钟绍葵团匪探明我方力量分散,认为有空可钻,集结周围反动武装,星夜对我军包围袭。当时,我班负责在山头放班哨。 搭起帆布哨蓬,一人蓬外站岗。敌人企图先吃掉班哨,然后包围攻击我总部。他们集中优势兵力,乘黑夜摸到我哨所周围,幸被我哨兵发觉立即开枪射击,但我哨兵中弹光荣牺牲。我们当机立断,弃掉行装握紧手中枪,借弹火之光冲出敌人包围圈。团部闻枪声,立即出击,接救我们,冒着敌人密集火力团长带头,顷刻与我班汇合。他命令我们回头冲杀,以打击向我上下夹攻、四面包抄的敌人。敌人虽然武器装备优良,人数众多,但毕竞是乌合之众,战斗力差。我团素有敢死队之称,无私无畏,爱憎分明,不怕牺牲,向敌人猛烈反击。结果打得敌人昏头转向、狼狈逃窜,逃至半路又碰上我出发回来的红一连战士,经激烈交战,敌人被打得四处逃窜。这次战斗我军虽有伤亡,但敌人死伤更甚,遭致惨败,

    秋末的一天,我团驻在帽村,永平情报员前来报告:敌人后备队窜扰永平。团长命令二连快速出发。其时,阴雨霏霏,天气有点转冷。我们冒雨进抵永平增岗对面的山寨下,当我军向山寨靠拢时,增岗周围屋里突然冲出一股敌人,山上山下夹击我军。我们在连长指挥下,迅速冲出敌人伏击圈,撤退到永平水口桥休息了片刻。此时,天已漆黑,阴雨绵绵,行装衣衫淋得湿透,部队只得返回到帽村宿营。我们感到很疲倦了,随即换衣吃饭。顷刻间,一声哨响,紧急集合。团首长小声对我们说:“今天我们出击失利,颇受伤亡,本晚敌人一定会趾高气扬, 饮酒作乐,以表庆功,必料我军不敢复攻。我们就要乘其不备,打速决战,一举歼灭这股敌人。”首长提高嗓门大声说:“同志们,怕不怕死? ”我们一致回答: “不怕!”部队便立即出发,赶往永平敌人驻地,巧妙地擒住其哨兵,一下把他掐死,然后包围敌人,集中火力猛烈攻击,敌人才从梦中惊醒,不知我军虚实, 吓得魂飞魄散,鬼哭狼嚎,提裤拖枪向外逃窜。这次战斗,打死敌人甚多,活捉二名,缴获武器弹药一批。不出首长所料,打了个漂亮的夜袭战,我军凯旋而归。次日,部队开到亭头休整。一周后,我军向梁山等地进发。

    一次,我们经梁山进攻武东袁畲,先头部队化装成敌人后备队模样,直赶袁畲村,土豪劣绅认为是自己的军队,出村迎接。顿时,我们卸掉伪装,当场抓获土豪,随即没收其财产分给农民。同时还杀了土豪的四只肥猪,军民同庆胜利, 深得贫苦群众的拥护和欢迎。

    三天后,我军从孔厦开往六甲大坑尾,碰上钟绍葵团匪,激战两小时,面临敌众我寡,硬拼对我军不利,速即向袁畲方向边打边退,团匪紧紧跟踪。不料广东军阀陈济棠部严应鱼旅的一营兵早已进人袁畲,截断了我军退路。在这千钧一发危急关头,我军英勇果断,冒着敌人多挺轻重机枪射击和迫击炮轰击,向梁山顶方向的石阶而上,且战且退,将越过险境时,又遇中堡方向开来的一股团匪,拦截我军退路,经我猛烈冲击,敌人溃不成军。尔后,我军抢占有利地形,居高临下,调转枪口,集中火力向追敌猛烈反击,敌军伤亡惨重,这才减缓追速。此次出击,因情况变化我军伤亡不小,可部队仍转危为安回到亭头,向上级汇报战斗情况后,得到了补充兵员,充实给养,从而大大加强了战斗力。

    腊月天,我军开往万安鸡嫲窝一带游击,打了几次胜仗,缴获枪支弹药甚多。 其时,新年已到,接上级通知,我军返回亭头。县苏主持召开了军民联欢游艺晚会。晚会上你唱我和,欢庆胜利,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