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武平 > 史事纵横 > 正文
  • 浴血上湖
  • 2014-12-18 来源: 作者:椿璘永泰
  • 1935年2、3月间,乌云翻滚,大军压境。国民党军又发动了第二次“清剿”,省级机关在四都也不能留驻了,先后搬迁到谢坊、琉璃、汤屋、小金、乌泥等小村庄,并在长汀濯田,武平亭头大水坑、大禾上湖布防。挖战壕设防。毛泽覃、 罗化成曾向省委建议:“将部队编成几个支队,四处袭击敌人,领导中心退到闽粤赣边的深山中去。”4月初,省级机关干部及红军、游击队主要活动在汀(长汀)、 会(会昌)、武(武平)三县边界大山之中,部队仅剩五、六百人,衣、食、住、 行都处于极度困难之中。万永诚在腊口以西的武平大禾梅子坝召开省委紧急会议,将部队和省级机关实行战时编制,成立三支游击队,第一支队由龙腾云任队长;第二支队由罗化成任队长;第三支队由毛泽覃任队长。万永诚率部计划向武平,永定、龙岩方向突围。

    国民党派第八师、第三十六师、武平钟绍葵保安14团。分别从会昌、长汀、 武平向红军、游击队活动地逼进,强制移民并村、设置封锁圈,使红军、游击队寸步难行,已到弹尽粮绝的地步。但是红军、游击队员们仍然决心克服种种困椎, 寻找突围的机会。

    1935年3月,驻会昌的国民党军第八师开抵武平,在小礤与第十师会合。4 月初集中在邓坑头,向黄泥塘一路前进。敌第三十六师主力沿四都一线进攻。保安第十四团钟绍葵部进抵中坪、苦竹一线,配合进攻。国民党军队已从会昌、武北、长汀四都完成包围,步步进逼,逐步缩小包围圈,福建军区部队的粮食、药品补给日益困难,伤病员与日俱增,甚至万永诚等指挥员也两腿浮肿,处境越来越恶化。

    毛泽覃率第三支队部分红军突围,在武平大禾梅子坝乌山被敌“清剿”追击, 突围时负伤,在战友的护持下指挥突出敌军重围。4月26日在汀瑞边界黄蟮口东北大山中又遭遇敌军追击、包围,毛泽覃率部浴血奋战,最后壮烈牺牲。

    1935年4月初,省级机关和红军部队600多人,突围到武平湘坑后,在大禾梅子坝大山中的善坑(今贤坑)村附近休整,遭国民党军上千人的伏击。经过三天三夜的激战,终因力量悬殊过大,红军伤亡惨重。当时正值春寒料峭,阴雨绵绵,路烂泥滑,群众听到枪声后,马上组织人员顶风冒雨支援前线作战,送衣送饭,救护伤员,把重伤员抬回家中救治。不料,武北民团头子邓立文听说有红军伤员,率民团几十号人,将留在进步群众家的红军战士尽数杀害。当时有一个师长负伤后牺牲,当地群众用土豪钟福安的寿棺装殓师长准备厚葬,结果被邓立文手下开棺抛尸在河上不准埋葬,后遇山洪暴发被大水冲走。邓立文杀害收留红军的家属,整个村子顿时笼罩在白色恐怖当中。

    1935年4月10日(农历三月初)省委书记万永诚和军区司令员龙腾云率省委机关干部、红军游击队员到上湖村,不料部队在村中埋锅煮饭时陷入国民党第八师一个团和钟绍葵保安14团及邓坑邓立文民团的重重包围中,万永诚临危不惧,英勇果敢,沉着指挥,组织部队顽强抵抗,血战一昼夜,进行多次突围仍未突破包围圈。在最后一次突围中,万永诚还呼喊战友血战到底,拼死突围。在敌强我弱的绞杀战中,万永诚视死如归,为革命洒尽了最后一滴热血。军区司令员龙腾云、参谋长游端轩、纵队司令员吴楚云,及省级机关和红军二十团余部大部分指战员壮烈牺牲,红军遗体遍布祠堂四周及附近山头。革命先烈的英雄气慨,威震山河,革命精神光昭日月。少共省委书记许昌受伤被捕到南昌后遭杀害。时任福建军区政治保卫局特派员林攀阶(上杭才溪发坑人)负重伤被俘。省苏主席吴必先率领一纵队部分红军战士突围,在濯田园当南坑不幸被捕。他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8 月在江西九江英勇就义。罗化成、梁国斌等不幸被捕,在押回长汀途中乘敌不备,逃脱虎口。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