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武平 > 史事纵横 > 正文
  • 不屈服于敌人的好共产党员石寿才
  • 2014-12-18 来源: 作者:春华
  • 石寿才,乳名九妹子。1906年9月25日,出生于武平县中堡乡远富村上寮的一个雇农家庭。 一家三口,无田无地,全靠父母亲挑担和租种地主的白水亩度日。小寿才九岁那年,父亲积劳成疾,因家贫无钱医治而含恨离开了人世。祸不单行,不久,小寿才的母亲由于忧虑过度,终日以泪洗面而双目失明,活活地饿死在床上。寿才的伯母见此惨状,十分同情这个孤儿,就把小寿才收养下来。

    1929年6月间,石寿才秘密联络了村里的几个青年朋友,瞒着他的伯母,跋山涉水,满怀着希望来到才溪。他毅然报名参加了才溪乡赤卫队,成了一名光荣的革命战士。

    不久,才溪乡赤卫队编为上杭赤卫团十三大队,石寿才由班长升为排长,后为中队长。同年冬,石寿才在才溪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才溪区委即派石寿才、林加玉、阙四妹等人到中堡一带活动,深人发动群众,组织中堡地区的武装暴动。

    石寿才等到中堡后,立即展开宣传、发动、组织武装群众的工作。中堡的这次革命斗争,影响很大,沉重地打击了中堡的反动势力。钟绍葵闻讯后,立即派了三百多反动团匪,向中堡一带袭来,企图举扑灭该地的革命火种。赤卫队和区苏干部主动撤出中堡,转移到上杭的同康、才溪一带。石寿才带了一部分人马到武北打游击,在经大水坑转到中堡的吉湖、野地时,遭钟绍葵匪部及当地民团的伏击,情况十分危急。石寿才马上组织突围,并利用有利的地形,把敌人的火力引向自己。在这次战斗中,石寿才腿上挂彩。

          1932年2月,红十二军再克武平、上杭两县城,沉重地打击了杭、武两地的反动势力。3月,石寿才受组织派遣,率部回师中堡,部队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二团,他任第二连连长。在中堡迅速恢复了区苏政权,石寿才担任区苏主席(区委书记林加玉,妇女部长阙四妹)。区苏在中堡圩场召开了有几千群众参加的公审大会,镇压了大地主、大恶霸——大桃古、细桃古、三哥罗、四哥罗、 大荣子、细荣子等十余人。人民群众扬眉吐气,无不拍手称快,革命形势如火如荼地向前发展。

    1935年1月,石寿才因腿伤越发严重,又患疟疾病,不得不到才溪他爱人林才姑家养病。但被他爱人的堂兄林板传发觉,向民团告发。13日凌晨,才溪的民团包围了石寿才的隐蔽点——寨背,石寿才不幸被捕了。

    石寿才被捕后,关押在才溪的东山寺,才溪区伪区长林锦成威逼林才姑去劝降。她一进东山寺,看到瘦弱的丈夫,哭了。石寿才双手扶着妻子的肩膀说:“不要怕,别难过,十八年又一个好汉,革命是一定会胜利的。”说着,扯下自己的一束头发,捏了五片指甲,撕下身上穿着的卫生衣袋把它包好,交给林才姑。

     1月16日,中堡伪区政府派保安队长蓝日清带了十几个兵丁到才溪将石寿才解回中堡。一路上,石寿才高唱:“杀头好比风吹帽,坐牢好比游花园。”到了汀江坐船时,保安队长兰日清和兵丁怕石寿才夫妇跳河,就把林才姑强行逼回才溪。同时把石寿才的手脚都捆紧。石寿才目击这群豺狼走狗如此凶恶,怒吼道:“我不会跳河自杀,我死也要死得一个明白。”他们将石寿才押到中堡后,把他关在碑楼下。国民党中堡区区长石瑞生和石贵生、石大兴等假惺惺地劝石寿才自首,写张悔过书。石寿才听了,怒不可遏,当即给予严词驳斥:“要我石寿才红就红得,要我白那是万万办不到的。”

    1935年1月24日(农历十二月十一日),适逢中堡圩天。伪区政府下令各级团丁全副武装林立在圩场,一派杀气,石寿才被五花大绑从碑楼下押往圩场。路上,他唱起悲壮的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高喊着“共产党万岁”的口号。

    石寿才被押到圩场中心时,前来赶集的群众渐渐多起来。石寿才想,还得利用这个好机会,给群众作最后一次宣传。他向站在前排的一位群众说:老乡,帮我舀一勺水来。那群众端来满满一勺水,双手捧到石寿才嘴边。石寿才一咕嘟把水喝尽。他清了清嗓门,用宏亮的声音向群众演讲。他说:“大家都晓得我石寿才是共产党,是闹革命、斗地主恶霸,帮穷人翻身求解放的。”讲到这里,石寿才瞪了伪乡长一眼,接者高声斥道:“大荣子、细荣子、大桃古、细桃古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我代表苏维埃政府镇压了他们,这没杀错。还有……”伪乡长石大兴听后,脸色铁青,气急败坏地冲着刽子手说:“把他的耳朵割下来,看他还敢讲什么。”手持屠刀的刽子手凶残地割下了石寿才的耳朵。顿时,殷红的鲜血,沿着石寿才的脸颊直淌下来。石寿才忍着剧烈的疼痛,继续大声喊道:“还有三哥罗、石大兴的老子四哥罗,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也该杀。还有……” 石大兴声嘶力竭地吼道:“把他的乳子割掉"。四个刽子手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地

    撕开了石寿才的衣服,割掉了他的乳子,鲜血染红了他的全身。但他脸不改色. 依然顶天立地地像个巨人。他咬着牙,忍受割肉之痛,向流着泪水的群众慷概疾呼:“乡亲们,不要难过,不要怕,十八年又一个好汉。红军一定会回来,革命一定会胜利!”这呼声震动着群众的心弦,震撼着中堡的山山水水……伪区长石瑞生对另一个刽子手下令:“枪毙他!”刽子手从腰间拔出驳壳枪窜到石寿才背后。 围观的群众有的躲闪,有的气愤得捏拳头。石大兴咬牙切齿地咆哮着:“杀死他!” 石寿才怒目圆瞪,高呼着:“共产党万岁!”刽子手收起驳壳枪,拔出匕首,从石寿才同志背心刺下。匕首还没拔出来,那四个刽子手就残忍地抡起屠刀砍下了石寿才同志的头,剖了他的胸腹,挖去了心肝……。石寿才同志大义凛然,在敌人的屠刀下壮烈牺牲了,年仅二十八岁。

    石寿才在敌人屠刀下壮烈牺牲了,曾经是石寿才战友的王直将军给予高度的评价:“石寿才烈士 表现很顽强,不屈服于敌人……他是一个好共产党员,好干部。”他当年在敌人面前英勇不屈、视死如归的光辉形象,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