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上杭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陈丕显副委员长
  • 2014-12-19 来源: 作者:林开泰
  • 陈丕显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上杭苏区走上党和国家领导岗位的第一人。

    陈丕显1916年3月生于上杭县南阳镇官余村。1929年7月,13岁的陈丕显参加罗化成领导的南阳暴动,9月加入共青团,并当选为少共南阳区儿童团总团长。1931年转为中共党员。在苏区时期历任上杭县儿童局书记、福建省儿童局书记、中央儿童局书记,是中央苏区有名的“红小鬼”。陈丕显与毛泽东的相识,是在1930年6月8日。已担任儿童团团长的陈丕显,得知毛泽东要来南阳龙田书院开会,十分高兴,心想这次可见到仰慕已久的毛委员了,因此工作上更加积极负责。为了保证红四军前委和闽西特委联席会议的顺利召开,陈丕显要求儿童团员们,在站岗放哨时绝不能放进一个坏人,也不能让一个坏人溜出去。他亲自带领儿童团员站岗放哨,加强警戒。晌午时分,毛泽东一行翻过黄蔴坳,进入南阳地界。在黄蔴坳站岗放哨的儿童团员发现来了一队红军指战员,便将他们拦住,请他们出示路条。毛泽东摸了摸上衣口袋说:“噢,要路条?”毛泽东的警卫员拿出路条给儿童团员们说:“我们是红军,到南阳去开会的。”儿童团员很认真地查看了路条,很有礼貌地对红军说:“我们一看就知道你们是红军,但我们的团长有交待,今天有很多大干部要来南阳开会,为了保证大干部的安全,一律要认真查看路条。对不起了。”毛泽东看到儿童团员们的认真负责的表现,心里很高兴,说:“小同志,你们的团长是哪一位呀,领导真有方啊!”儿童团员看着毛泽东,骄傲地说:“我们的团长是陈丕显,早上还到这里检查了工作。”在儿童团员的带领下,毛泽东一行来到了龙田书院。毛泽东进到儿童团总部,发现一个小家伙在伏案写字,头也不抬,便问道:“小同志,你就是儿童团团长陈丕显吧!”陈丕显听到外地口音的人问话,站起来一看,是个满脸笑容,身材高大的红军首长,心想,可能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毛委员,便说:“您是毛委员……!”接着又大声说:“毛委员,您辛苦了!”毛泽东笑笑地说:“怎么客人来了也不让座,今年多大?”陈丕显连忙给毛泽东端水请坐,回答说:“14岁了”。“什么时候当儿童团长的,以前是放牛还是读书?”毛泽东问。陈丕显回答说:“以前放牛,教书先生让我在龙田书院旁听读书,红军来南阳后,我就到处贴标语、传单。暴动成功后,我参加儿童团,并当了团长。”毛泽东又问:“儿童团做些啥子工作?”陈丕显认真地说:“组织儿童学文化、出操学军事、参加扩大红军的宣传、慰劳红军、帮红军家属放牛看水、为苏维埃政府站岗放哨。”毛泽东听后,对儿童团工作大加称赞说:“儿童团真能干!”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后,陈丕显留守中央苏区任少共中央苏区分局委员兼儿童局书记,坚持敌后斗争。1935年4月初和赣南军区司令员蔡会文率领最后突围的赣南军区部队80余人,到达油山与先行到达的中共中央领导项英、陈毅汇合。从此,和项英、陈毅等一起在同党中央失去联系并被敌人封锁的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领导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粉碎了敌人的无数次“清剿”,为保存革命力量和坚持南方的游击战争作贡献。

    抗日战争爆发后,陈丕显奉命到瑞金、信丰等地寻找红军游击队,为赣南游击队出山抗日铺平道路。后调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工作,任青委书记、青年部长。随后从苏南渡江北上,随军东进,创建苏中敌后抗日根据地,历任苏中区党委书记、新四军苏中军区政委,领导苏中军民粉碎了敌人多次“扫荡”、“清乡”,为保卫抗日民主政权,创建、巩固和发展苏中抗日根据地立下了不朽功勋,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陈丕显历任华中野战军七纵队政委,中共华中分局委员、华中分局驻苏中区代表、华中工委书记、新四军华中指挥部、苏北兵团、苏北军区政委。1946年6月,参加了粟裕直接指挥的苏中战斗。1947年,领导华中地区共动员了民工107万人,其中随军民工22.5万人,担架1.5万副,小推车8万辆,供应粮食1.1亿斤,有力地支援了淮海战役,作出了突出贡献,为解放战争的胜利立下了功勋。

    1949年4月,陈丕显渡江南下后,任苏南区党委书记、苏南军区政委、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由于出色地完成了土改和镇反的任务,受到毛泽东主席的表扬。1952年2月调上海工作,历任上海市委第四书记、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上海,倾注了大量心血,作出了重大贡献。

    1960年春,时任中共华东局书记处书记的陈丕显,受中共华东局委派,代表华东局回闽西调查研究。4月30日,陈丕显到达龙岩后,便和龙岩地委的领导同志约法三章:一是轻车简从,不许宣扬,不许贴标语和敲锣打鼓迎送;二是不准铺张浪费,只准吃稀饭、青菜,不准吃干饭和鱼、肉;三是不准妨碍春耕生产。5月2日,在龙岩地委和上杭县委领导陪同下,陈丕显回到了阔别23年的家乡——南阳公社官连坑村。陈丕显还未进家门,田里干活的群众就问陈丕显说:“陈书记,现在怎么搞的,弄得我们种田人没饭吃?”乡亲们知道陈丕显回来了,都来要见他。不请自到的群众有好几百人。县、社警卫人员把老百姓劝到了生产队的食堂。陈丕显就到食堂去看望乡亲们。有人喊着陈丕显的乳名大声说:“春分妹子,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就不晓得该不该讲真话?”陈丕显和气地说:“你有话就尽管讲。”“我讲了真话,以后公社会不会把我打成反革命啊?”陈丕显对他说:“你反映真实情况,怎么会成反革命呢?”那位农民兄弟就如实告诉陈丕显说,去年水灾,粮食减产,公社还向上级浮夸说粮食亩产800斤跨《纲要》,并且以跨《纲要》的产量指标,向农民下达征粮、购粮的任务数。我们群众完成征购粮任务后,家里就剩很少的粮食了。现在吃不饱,靠挖野菜充饥,射山村已饿死十多个人了。突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娘跌跌撞撞地“扑通”一声,跪到陈丕显面前,抱住陈丕显的脚泣不成声。陈丕显定睛一看,才认出是一位叔婆,立即扶她起来,并说:“三妹婆婆,你不能这样,我担待不起,有话慢慢说。”老大娘拉着陈丕显的手说:“春分,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从来没有饿得这样透(厉害)啊!我一家饿得不行,上山采山苍子树叶碓糠吃,头都被碓打破流血呀!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啊!你要救救我们呀!”陈丕显辛酸的眼泪刷刷地流着……陈丕显继续同群众,同公社和县的领导干部座谈,了解全公社、全县的灾荒情况。陈丕显所到之处,群众没饭吃的情况大体相同。有几位老人捧着糠菜粄塞给陈丕显说:“陈书记,你尝尝我们吃的是什么?”陈丕显和秘书、警卫员都拿了一块,用手掰了一些吃。谷糠、野菜,又涩又苦,……陈丕显再次掉下眼泪,并吩咐秘书把这些谷糠野菜做的粄带回上海去。陈丕显在家乡再也住不下去了。他对挽留他的乡亲们说:“昨夜,我未曾合眼,大家没饭吃,我不能不管呀,我要向县里、地区和省里反映,尽快帮助大家解决困难。……否则会饿死更多人,我们怎么对得起老区人民啊!”陈丕显走后,很快就将上杭和连城、长汀、武平、永定群众缺粮的饥荒情况向省委和叶飞书记作了通报,并要求省委尽快调拨1300万斤谷给闽西各县救灾。省委和叶飞书记非常重视陈丕显反映的事,立即拨给龙岩地区1300万斤谷,用于救灾。陈丕显回到上海后,马上向华东局作了汇报,并向周恩来总理书面报告了他调查了解到的闽西群众闹粮荒饿死人的情况,以及解决办法。有一次周总理到上海时,当面表扬陈丕显做得对,并说,“中央很重视你反映的问题,已发文件,要求各地要深入到群众中去调查研究,帮助群众解决困难。”陈丕显在闽西人民缺粮饿死人的时刻,回来调查研究,为挽救老区人民的生命,为纠正当时党内和干部中的浮夸风,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功德无量。

    “文化大革命”期间,陈丕显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被关押长达8年之久。其亲属也受到株连。面对林彪“四人帮”的诬陷和胁迫,他毫不妥协,坚持原则,坚持真理,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保护了一批受迫害的干部,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铮铮铁骨。

    粉碎“四人帮”后,陈丕显先后任云南省委书记、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湖北省委第一书记、湖北省革委会主任、湖北省军区第一政委、武汉军区政委。他坚定地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政策,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冲破“两个凡是”的束缚,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实行改革开放,恢复发展经济。同时,十分重视农业、林业、水利基础设施建设,重视国有大中型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作用,重视经济建设与社会事业的协调发展,为湖北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陈丕显于1982年9月,在党的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10月调中央工作,后被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始终坚持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坚定不移地贯彻党的基本路线,为促进国民经济的发展,做了许多工作;同时关心上海的经济建设和发展,积极建议建立浦东经济开发区;在协助彭真分管政法工作期间,为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安全,为创建武装警察部队,加强政法干部队伍建设,做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他在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务工作中,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出了突出贡献。

    陈丕显离开一线领导工作岗位后,担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即使在重病期间,仍关心着党和国家的大事,关心老区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并且十分关注下一代的成长。他于1990年初,回家乡上杭来考察。他把家乡—有4万多人口的南阳镇,不仅尚未办高中,而且只一所南阳中学(初中),也只能容纳七、八百人,南阳的大批学童进不了中学这件事,时刻挂在心头。1991年,他因病住进医院。他的好友,港胞姚美良先生闻讯后,到医院看望他。姚美良先生几次询问陈丕显,要不要帮他做些什么事?陈丕显对姚美良说:“我家乡还很穷,至今还没有高中……”没等陈丕显把话说完,姚美良就说:“陈老,您年老体弱,住在医院还如此关心家乡的孩子们,我也要为支持您家乡办中学捐献100万元。”陈丕显对姚美良先生的义举又高兴,又感激。他抱病写信,把这好消息告诉南阳镇政府,并要求南阳镇尽快搞好建中学的规划向县委和县政府报告,请县政府给予支持。1992年春,县教育局和南阳镇党委派人上北京,向陈丕显汇报创办龙田中学的事。当时陈丕显虽然已经出院在家疗养,但医生仍然对他的活动严加控制,基本上不让陈丕显会客。但当陈丕显得知家乡来人汇报办中学的事后,他立即告诉秘书说:“我见,我要见他们,请他们明天上午九点到家里来。”第二天上午,陈丕显早早就坐在书房一边吸氧,一边等待家乡来的客人。他极认真地听完了教育局长的汇报后,连说两声:“好!很好!”接着又说:“龙田中学一定要办!我给朱开轩主任写封信,请他也来支持。”陈丕显为了听汇报,为了给国家教委主任朱开轩写信,为了用他的亲身经历来说明办中学,让孩子们读上中学的重要性,他不仅取消了每天上午10点钟散步10分钟的规矩,还推迟服药时间,直至过了十一点半,秘书“强制说服”客人,要让陈丕显休息时,陈丕显还对他的秘书说:“不行!你还没给我们照张相呢!”等照完相时,已快十二点了。县教育局和南阳镇的同志,拿着陈丕显给国家教委写的信,记着陈老的谆谆教导和嘱托,含着感动的泪花离开中南海。有了国家教委的支持,姚美良先生的支持,后来又加上有龙岩地委、行署和上杭县委、县府的重视和支持,陈丕显创办龙田中学的愿望实现了。1995年,陈丕显在弥留之际,交待亲属说,将他在住院期间亲朋好友送的慰问金(红包),全部转给龙田中学作奖教奖学金。如今,龙田中学不仅有了高中,而且已经为高等院校培养和输送了大批大学生。陈老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家乡的伟大精神,是留给我们的一笔珍贵财富。

    陈丕显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内著名的“红小鬼”。他于1995年8月在北京逝世。陈丕显副委员长对党对社会主义事业对共产主义理想的耿耿忠心,为民执政为社会主义建设为党的事业奔波操劳的公仆心,坚持原则不畏强暴不信邪恶坚决抗争的铮铮铁骨,坚持真理为维护党的团结为总结历史经验赤诚的党性,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本文参考《从闽西走出的骄子》、《陈丕显回忆录》)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