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永定 > 文献资料 > 正文
  • 中共福建临时省委为永定暴动给中央的报告
  • 2014-12-23 来源: 作者:
  • 中央:

    七月十日曾将永定暴动情形作一简略报告,由xx同志带上,谅收悉。该时因未得永定党部报告,尽根据报载传闻,所述有许多与事实不符。现永定已派有来人,省委派赴闽西交通密返,该地情形已比较明晰,再作简报于下:

    一、暴动的起因。除第一号所述经济政治、豪绅地主、军队、土匪的压迫剥削等等原因外;尚有二事为此次暴动直接的起因。

    (1)自东乡武装袭击陈国华后,张贞对永定甚为注意,当派二团一营江湘军队驻防。(江湘有步兵四连,炮兵一连,机关枪一连)江到永后组织清匪委员会,开始向东乡进攻。东乡农村即宣布戒严。该时农民群众颇欲暴动。过数日,军队忽又到东乡骚扰,我们又戒严,军队见我们有备,即退回县城。并派代表要与我们讲和。

    东乡事件发生后,溪南各农村平谷运动(即将地主的谷平分给农民,将其牛猪充公,并强迫其买枪)应时而起,许多未有我们组织的地方,亦起而响应,纷纷要求我们派人指导,此时在我们影响之下者有三十余乡。于是反动派的压迫目标,乃及于附近各乡村,各乡村的农民,要求暴动的情绪,此时已甚高涨。

    (2)旧历四月十二日后,溪南区委曾集中少数工农军,做游击战争,军队甚形恐慌。十五晚江湘亲自带队百余人,包围金沙公学,捕去我们同志五人(后放回三人)。当时东溪、西溪民众,非常的痛恨,使工农全数上山抵抗。经过此次农民与军队武装冲突之后,附城各乡与城内无形断绝交通(因平谷时许多土劣告发农民,因而怕进城市)。交通断绝之后,各乡发生经济恐慌,平时农民多靠进城卖柴,及借债生活,那时大地主不肯放债,柴炭又不敢担进城内去卖,佃农不要问,甚至自耕农,所有的银钱米谷,几乎用得净光。群众此时唯一的决心便是进攻县城。其目的:1、攻进城可收没地主土劣财产,救济目前生活2、可杀地主土劣减少其压迫力量。3、如其不暴动被反动派拿去,或是饿死,不若暴动或者还有生路。差不多暴动成为此时溪南里各乡民众普遍的要求了。

    但是我们的党,此时还没有决心去领导。单去估量城内军队的枪械,如何精良,我们的武装是如何的单薄。而不去积极准备暴动的群众与技术。于是有一部分强悍的农民要去当土匪,一部分骂负责任同志没有胆量,怕暴动。更有东溪的一部分同志另组织小团体,要自由干。同时上金丰高头南澳的反动派,拼命压迫我们的活动,在这种情形之下暴动的爆发便一日也不能再缓了。

    二、暴动之经过:永定县委在上述情形之下,在太平里持镇静态度,在东乡湖雷乡发动急烈的游击战争,实行杀土劣地主,焚烧田契债券。如军队出城对付游击队,则附城各乡发动暴动直取县城。

    先是有湖雷乡工农军三十余人受保安队收编,即于旧历五月十二日(六月三十日);湖雷叛变,拿地主,缴其枪械,与保安队开火。当晚即与东乡工农军百余人联合.在当地拿地主土劣。十三日下午攻歧岭,十四日攻下洋,十五日攻古洋,十六日回东乡,十七日开到上下峰。十九日有四工农军请假,被水坑乡反动民团拿去,下午即攻水坑乡,战了三小时始攻进。烧反动房屋大小楼十三座。

    于五月十三日湖雷乡发动后,适城内反动派军队,因模溪乡土匪不服收编,开二百左右去镇压.城内只余百余人。附城各乡农民乃乘时发动。于十三日晚,四时攻城.参加攻城者约千余人。有许多农民夺条红布缠在头上就往前攻。混战至上午九时,因子弹告罄,始退出。在攻城的时候,农民表示得非常勇敢激烈,始则用子弹枪射击,弹尽则用刀矛及土炮冲锋。

    此次攻城失败的原因是:(1)太过急促,没有充分的准备。(2)与各乡发动起来的群众,没有联络,参加攻城者只是附城的农民。(3)没有党的领导。(4)城内工作平时作得不好,以致攻人城中一般商店均出枪帮助反动军队。(5)军队枪械好,我们攻城时,他们开迫击炮。

    攻城虽然失败,但暴动并没有失败,现在幕动群众已撇开城市,而在各乡蔓延起来了。

    三、反动派的恐慌。自旧历五月十二(六月三十日)湖雷乡发动之后,又经十三日附城各乡的农民围攻县城,江湘的军队大形恐慌,始终未敢到乡村一步。一面闭城坚守,一面电告张贞求援。于是张贞急急调驻平和的二团三营陈炽部及第二补充团林振忧部往援。同时并欲调驻山城之张大成部.后恐该部不可靠,乃将张大成调回漳州。这些军队,统统是五六个月不发晌.没一个愿作战,调时逃走颇多。到后也不敢积极向我们进攻。更兼地理不熟。现陈炽部驻歧岭一带,已为我们四面包围,不敢去他乡活动,亦不敢离开防地进城。

    豪绅地主捐棍税蠢在此次暴动中被杀者约六七十人,其余都闻风先逃。只有少数乡村如金丰一里豪绅地主,持有团练,谋思抵抗,初以为共产党不堪军队一击,极易扑灭。不期军队无用,暴动群众越弄越凶,越逼越近。现在只图谋逃命了。

    四、目前的形势。东乡自五月十二日暴动后,到今一月有余,完全在我们手中。苏维埃已建立,现在进行没收土地,分配土地的工作。下洋为金丰里之最著名市镇,布匹盐及杂货等商号不下百佘家,现亦为我们占领。

    此外与上金丰,高头,洪坑,南溪,湖坑,大溪,坪水坑,黄村,五子,山东,古洋,洋背等等乡村,时有游击队出没,令反动派军队无法应付。据漳州同志的报告,听说四师认永定暴动声势浩大,欲加调一营军队前往“协剿”,可是又怕漳州防务空虚(只余特务营一营),“共党捣乱后方”,所以仍在迟疑来决。所以目前的永定,在客观的条件上,确有造成割据的局面可能。不但是乡村的割据,进而可以造成全县的割据。

    同时永定之邻县:陈国辉治下的龙岩,自今春以来,农民即不断的爆发抗捐抗税的斗争,连三岁孩子都知道陈国辉该打倒。现在该县溪口“龙岩北乡”农民已自动起来,与陈国辉作急烈的武装冲突了。郭风呜;台下之上杭,四五月以来,也屡发平谷算帐(即与家长绅士箅公产的帐)的运动。且有几次与军队作武装的冲突。最近据上杭党的报告,也已准备攻城了。张贞治下的平和虽经三月暴动失败以后,农民有一时的消沉,但长乐乡始终在我们手里,现在受了永定暴动的影响,要恢复农民的革命情绪决非难事,所以就目前的形势看,永定又是闽西暴动的中心。

    五、应付的策略:见省委致闽西特委二三四号信,兹不

     

    福建省临委   

    1928年8月10日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