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永定 > 文献资料 > 正文
  • 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报告
  • ——永定最近工作概况
  • 2014-12-23 来源: 作者:
  • (二)永定的政治经济状况

    1、永定的地位——永定接近粤边,可由韩江通潮汕,为闽粤交通的孔道之一,在军事上亦占重要位置,闽粤交兵永定首当其冲。自民国以来闽粤交兵在永定对火已十余次。

    永定有大道通上杭,龙岩,漳州等地,与该数地政治上经济上关系亦甚密切。

    2、永定的工农生活——永定多山田,产米不足自给,除以薯类补助外,并仰给龙岩,汀州,平和等地之米。出口产物以条丝烟为大宗,纸次之。农民经济大半靠种烟叶维持,有许多农民兼挑担及造烟,造纸,打铁等手工业,生活甚苦。永定条丝烟销售甚广,两湖,及江浙等地均有许多永定人所开的烟店,全县烟叶收入年值百数十万。近年来因香烟流行,永定条丝烟的销路一落千丈,造烟工厂及售烟商店倒闭甚多。烟叶衰落,便影响于农民及一大部手工工人之收入,加以连年兵祸匪祸,米物腾贵,工农生活发生恐慌,几摇动永定整个社会。

    永定失业农民及失业手工工人有三条大出路.①是往南洋及别地谋生(接近潮汕及漳厦之金丰里人为最多)。②是当土匪,以接龙岩之地为最多。③是当兵,失业农民常由当土匪变为当兵。有许多农民因生活过苦及受兵匪扰乱,无别路可走很愿意当兵。这点与平和、龙岩、漳浦等地的农民不同。

    全县农民,佃农约百分之三十,半佃农约占百分之三十,自耕农约占百分之四十。因为多山田,水利不佳耕作费力,所以半佃农及自耕农生活都甚苦。在城附近数乡大部为佃农生活农[很]苦。

    全县妇女都大足,负大部耕种工作,挑担、砍柴也大部是妇女。有大部分家完全由妇女耕田理家,男子在外做工及做小商,而至游闲无事。

    3、豪绅与地主的剥削

    永定多中小地主,收租百石以上者甚少,地主除小部、是南洋侨商外,余多为豪绅及烟商。地主对农民的剥削甚苛,最利害者为高利贷,有借债一年利息多过本银者。

    豪绅多兼地主,常勾结官厅,包揽诉讼,以剥削农民。近年来豪绅多以防匪为名,组织团防局,借此苛收捐税,敲剥农民,有时归某编为正式军队,公然扩大实力。永定康绅武装甚多。

    4、民性

    永定教育颇发达,有许多农民粗通文字,但有几乡村,姓氏界限甚清,常引起械斗,永结冤仇,因械斗而死亡者甚多。最著者为黄赖械斗及张卢械斗。

    民性甚强悍,离城较远武装较多的乡村,常自动反抗捐税。

    农民受兵匪扰乱,颇注意购制武装,有许多农民卖田买枪自卫。

    5、土匪横行

    永定土匪滋盛,全省有名,接近龙岩之太平丰田二里,土匪掳人勒索成为常事,往往仅有数里之路,本地人亦行不得。小乡村之小姓农民耕牛农具被掠,无以耕作,多流离别处或亦当匪,因此有许多田地无人耕种。土匪初多兼营农工业,久则纯以土匪为职业,反觉耕田与做工太苦。土匪扰乱农民,农民对土匪甚厌恶。土匪多好枪,常大队出外掳掠。

    6、永定驻军

    永定以前由蓝玉田部一营驻防,后由归蓝收编之土匪张大成一营驻防。叶贺军过后,则由陈国华驻防。陈国华部队共有四五百余人,好枪约百杆,土制之枪枝约有二百余杆。尚有本地土匪张营芦营归被收编,各有百余人。陈国华本身则一时归十一军,一时又归海军,最近归郭凤鸣与张贞。永定除陈国华等驻军之外,各地尚有团防队伍,武装一二十,三五十不等。团务委员会操于紊绅之手,为各该地的统治机关。

    (三)永定最近工作概况

    l、农运。永定在去年政变以前乡农会有三十余,入会者四千余户。因工作不得法只重形式,政变后多无形解散,或由不良分子把持。三四月来经我们整理,恢复十余乡,由我们主持。约可分四部分,一部分在县城附近乡村,入会者约有千户。该处农民因受县城官吏,驻军,紊绅,地主等压迫剥削,生活极苦,又少出路(往南洋及当土匪均不便),只艰苦忍痛过日,所以该处农民表现最好,组织秘密。一部分在城东.离城三四十里有三四乡,入会者二三百户。一部分接近龙岩,共有十余乡,入会者约七八百农户。有一部分在城之东南,离城三四十里至七八十里,接近南靖,有三乡,人会者约有三四百户。

    由我们主持的农会,都秘密进行组织农军。

    2、党的组织。在县委之下,共有八几个支部,同志共有五百余人,知识分子四五十,余为农民同志。

    3、工运。以前闻有二三百个手工工人,在二三个比较进步的青年领导之下,后因政局变化,无形脱离。永定县委尚未派人去整理。

    4、军运。现在我们主持的农会中都秘密组织农军,购置武装。现全县农民军械有二百余支子弹枪,但散在各地,鸟枪在外,现已进行打驻军及保安队团防等的下层活动。

    (四)省委对永定工作的批评和指示

    兹将省委最近致永委信摘录如下:

    口口口等同志来此,都有述及永定的情形。省委因为永委很少报告,对永定整个的实际情形不甚明白,现在只好根据他们的口头报告,对永定工作作下列的批评和指示:

    1、我们在永定主观的力量还很薄弱,而‘反动势力甚大,武装又多,所以你们所取目前避免马上武装斗争的策略是对的。但你们因此想专门努力做组织和宣传工作,避免一切斗争,甚至工农群众的日常经济的政治的斗争(如,反抗捐税减息,清算公款等等)都不去发动,有时农民自发的斗争也不注意去领导,扩大,这是错误的观念。我们无论何时都应积极去发动工农群众日常零星的斗争,在这日常斗争中去组织群众,训练群众,取得群众,也只有由日常零星的斗争,才能扩大凑成大规模的斗争。

    2、同时,你们还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你们想在我们的组织普遍之后,凭空弄一件事情(还想使农友假意打架,假意请豪绅调解,于饮宴时扑杀豪绅等类)做暴动的引线,并想在此时“一举而成”。你们这种错误观念,是跟着上面专门做组织工作,避免一切斗争的错误观念来的。因为你们没有计划由群众日常零星的斗争发展扩大的斗争,所以你们想凭空设计出一种事情做暴动的引线(由此可以证明你们确有避免一切斗争的观念),假如照这种想法(指设计请豪绅饮宴扑杀他们等类)去做,我们那时便不能号召广大的群众起来斗争,群众也难于认识斗争的意义。甚至因此脱离了我们,他们全把我们当做为民除害的英雄豪杰看待,不觉得是他们自己的斗争。

    3、永定各地的农、民特别是附城一带,因为受城的豪绅政治势力压迫太历害的缘故,常有一种普遍的“杀尽城内人”的观念,你们没有注意纠正他们这种观念,是很不好的。这种“杀尽城内人”的观念。有地方主义的倾向,如不纠正,可以使农民群众不知不觉中,a、忽视本地或别地的豪绅地主,b、忽视联合城内的手工工人。城内固然是豪绅及一切反动派大本营,固然城内的商人大部分是兼地主及重利剥削者,但是城内无论如何总有许多手工工人和贫民,我们要暴动夺取政权。总要与手工工人及其他贫民一致行动才行。豪绅地主固然大部集中于城内,但城外各地也有很多的豪绅地主,我们要使农民不忽视,所以“杀尽城内人”的口号,我们应加上阶级的意义,改为“杀尽城内豪绅地主”!

    4、你们过去很少报告,以致省委不明白永定整个的实际情形(客观的环境和主观的力量),不但对永定工作无从施以适当的指导,甚至因此牵动到全省特别是闽南整个的策略。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今后应特别注意。

    省委认为永定工作目前应注意的:

    l、在有农会及党的组织地方应积极领导农民进行日常的零星的斗争,在这斗争中发展群众及党的组织,扩大和深入党的宣传,并应计划和准备逐步扩大汇成大规模的斗争,而至在不久的将来创造出暴动的局面。

    2、应该设法进行城内的工人运动,在工人群众中发展党的组织,领导他们做日常的经济政治斗争。

    3、农运应注意:a、口口、口口、口口三地应联成一片,造成包围县城的局面,b、口口方面应向漳州路发展,c、口口方面应注意龙岩联络,d.口口方面应注意与上杭一带联络。

    4、应有计划的去集聚农民武装编练农军,同时应注意驻军、团防、而至土匪等等的下层运动。

    5、永定多土匪,特别是太平里,土匪多失业流氓分子所集成,因为过去没有接近我们的宣传,没有阶级意识,所以常骚扰农民,为农民所厌恶,成为对抗的形势。我们对土匪运动:a、应指定同志与土匪接近,对他表示好感,再进而吸收他们的群众(普通的拉到农会,好的可介绍入党),反对他们不好的领袖,而至消灭他们的组织,至少亦须把他分化。b、应向农民同志解释,土匪运动的意义使他们了解。同时,应设法使农民群众不向整个的土匪进攻,免致土匪为豪绅及驻军利用,完全成为反动的武装。……(下略)

     

    省临委     

    1928年4月3日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