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永定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永定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闽西南军政委员会与赤寨会议
  • 2014-12-23 来源:永定县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苏天洋整理
  • 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的错误指挥,中央红军未能打破敌人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1934年10月,中共中央、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红一方面军主力被迫撤离中央苏区突围转移,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主力红军长征前夕,毛泽东会见了临时中央政府粮食部副部长张鼎丞,对他说:“你还是回到闽西去,那里你熟悉,可以坚持,可以发展”。于是中央决定张鼎丞留在苏区,并担任中共中央分局的委员。红军长征后,张鼎丞便向中央分局书记项英和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陈毅要求回闽西工作,并取得了他们的同意。1934年12月初,张鼎丞便从赣南回到了中共福建省委所在地——长汀四都。

    此时,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仍然执行“左”倾冒险主义路线,不切实际地提出“保卫四都”、“保卫省委”、“与敌人作殊死的决战,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口号。张鼎丞立即建议分散力量开展游击战争,但被拒绝接受。于是,张鼎丞毅然提出自己要到杭、永、岩地区去开展游击战争。最后,万永诚同意他的要求。张鼎丞虽是中央分局的委员、粮食部副部长,万永诚却把他作为犯了“右倾错误”的人看待,不给他一枪一弹,只委他为福建省委代表返回杭、永、岩地区去指导工作。

    张鼎丞强压住心头的忧愤,找范乐春、刘永生、陈茂辉等老部下商量,决定从永定留汀难民中动员十几个人回永定。尔后他们又在军区机械所找了七、八支步枪和一些子弹、手榴弹,每人背四斤大米,连夜从长汀四都陂下出发,夜行日宿,穿过敌人重重封锁,赶回永定。沿途,张鼎丞热情慰问各地坚持斗争的同志,鼓励他们要与敌人斗争到底。当队伍到达上杭县境时,在岩下山和双髻山先后遇见了上杭县才溪区委书记王珍和上杭、杭代县苏维埃政府的张思垣、廖海涛及黄火星、兰荣玉等,得知他们缺乏游击战争经验,给养又十分困难,产生了悲观失望情绪。这时张鼎丞鼓励他们要有信心与敌人斗争到底,革命无论如何会胜利的,并指示他们依靠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同时还帮助他们解决冬衣和给养困难。

    1935年2月,张鼎丞率部冲破了层层的封锁,终于回到了永定县委、县苏维埃政府所在——西溪的赤寨村。当时在永定范围内苏区只有溪南区40多个自然村,游击区仅剩永东、永太2个特区委和南路、文顺、湖雷等3个区委领导的一部份地区。地方武装除永定独立营外,还有永太、金丰、上溪南、南路、文顺等游击队,约120多人。在革命斗争正处在极端困难的严重关头,张鼎丞回到故乡。从此,永定人民便在张鼎丞的领导下,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积极主动配合红军游击队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在永定游击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张鼎丞回到永定之后,根据当时的形势,立即向中共永定县委、县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人建议把干部和游击队集中在合溪调吴学习、整训,做好坚持长期游击战争的准备。这时,他了解到红八团自1934年5月挺进到金丰大山,尔后在漳(州)、龙(岩)公路沿线开展游击战争以来,经过8个月的奋斗,已经在龙岩、南靖、永定等地边境开辟了几块根据地。于是,张鼎丞又派县委书记郭义为前往龙岩白土西坑村与红八团联系。他向红八团领导人转达了张鼎丞对当前斗争的意见。根据张鼎丞的指导,红八团留下一个连在龙岩地区活动,其余部队立即向永东地区转移。

    1935年初,吴胜、方方、谢育才、赖荣传率领红九团的第一、二营与福建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兼政委朱森(后叛变)和副司令兼参谋长罗忠毅率领的明光独立营,正冒着剌骨的寒风,在雨雪纷飞的恶劣气候下,从龙(岩)、连(城)、宁(化)根据地突围,准备向龙岩推进,然后向南发展与红八团取得联系。红九团是1932年秋,以汀连独立营为基础,集合分散在汀连边界及连城中、南部的连队而组成的。开始,九团下辖二个营和一个警卫连,约1500人。团长吴胜,政委罗桂华。为了适应斗争的需要,充实九团力量,1934年5月,福建省军区又将宁化独立营补充为红九团第三营。此时,方方为政委(以后为谢育才)。1934年4月,根据中央军委的部署,为牵制敌东路军的进攻,红九团开赴闽西敌后坚持游击战争,并开辟了岩连宁游击根据地。当红九团与明光独立营在转移途中路经龙岩小池公路时,遭到国民党第十师的截击,损失较大,主力突过小池公路后就隐藏在茫荡洋山上。此时,方方派交通员与张鼎丞取得了联系。张鼎丞即派郭义为前去慰问,并要红九团转移到金砂休整。在转移途中,红九团铲除了经常袭扰金砂周围地区的兰家渡和大坪湖两股民团,随后又在永定游击队的配合下,在汤湖与敌八十三师的一个连激战,击毙和俘敌50余人。战斗结束后,即向金砂古木督挺进。

    此时,敌人已把原“清剿”中央苏区腹地长汀、瑞金的八个正规师转向上杭、永定、龙岩、漳平、宁洋等县进行“清剿”,斗争形势日益紧张。红九团到达金砂后,张鼎丞与方方、吴胜等人商量,决定亲自带领红九团和明光独立营向金丰挺进,配合红八团行动,以便在金丰地区打开新的局面。在挺进途中,首先攻打了陈东坑民团。陈东坑位于金丰大山的东南侧,圩上有一座大土楼,楼高三层,墙厚丈余,由民团团总卢坤喜豢养的50多名团丁驻守。它是国民党在金丰地区的重要据点,是红军游击队开辟金丰游击根据地的一大障碍。为拔掉这一据点,阙信如、黄福良带领游击队第二大队60余人,与红九团和明光独立营相配合,围攻了卢坤喜的民团总部(陈东乡常备队第四中队),激战六小时后歼灭了团丁50余人,当场击毙民团团总卢坤喜及陈东乡乡长卢宪文等3人,缴获自动步枪2支,长枪和驳壳枪计30余支,烧毁敌据点楼房2座。战斗结束后,红九团便迅速回师,随后攻占大溪,又消灭了下洋镇和三层岭2个民团据点,缴枪百余支,扫清了敌人在金丰地区的据点,巩固了永东游击根据地。红九团随即到达月流,与红八团胜利会师。

    红八团和红九团会师后,摆在部队面前最迫切的问题是统一全体指战员的思想,树立长期斗争的信心,组织统一的领导机构。于是,3月间,张鼎丞以中共福建省委代表的身份在月流主持召开了两个团的领导干部会议。会上,张鼎丞分析了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中央苏区的斗争形势,指出今后的斗争环境将会更加艰难复杂,一定要作长期艰苦斗争的准备。但是,闽西人民革命是坚定的,只要坚定地依靠群众,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人民就会拥护我们。今后要与上级联系更加困难了,必须千方百计保存红军游击队的有生力量,依靠自己的力量开展斗争。张鼎丞反复阐明了在新的形势和困难的环境中如何紧密地依靠群众,独立自主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这样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在关键时刻从战略的高度提高了领导干部的认识,使大家从“左”倾教条主义的框框中摆脱出来,准备坚持长期游击战争。会议决定成立闽西军政委员会,大家一致推选张鼎丞为主席。委员有方方、罗忠毅、吴胜、赖荣传、谢育才、朱森、邱金声、邱织云、魏金水、郭义为、廖海涛等。

    红八团与红九团在月流会师,震惊了闽西的国民党反动派。因此,国民党中央军和粤军都向金丰地区调兵遣将。张鼎丞率领部队在月流与粤军打了一仗,后即转移到南溪一带活动,先后住在黄泥坪、紫泥坪、茅坪、蛟塘、八甲等地领导当地的游击战争。在金丰游击队的配合下,部队收缴了南溪民团团总江定一的枪枝弹药。当敌得知张鼎丞在南溪等地活动后,又调转头向南溪方向进攻。这时,张鼎丞、方方率领红九团100余人在永东游击队的配合下,在南溪岐扇山李子岽与粤军陈济堂部黄品梅营200余人激战二天三夜,毙伤敌20余人,缴获机枪一挺,但我方也牺牲10余人。随后,又在湖背、大溪、湖坑一带与粤军香翰屏部展开激战,打退了敌人数次进攻,从而打开了永东局面,开辟和建立了以金丰大山为中心的永东游击根据地,为以后闽西南军政委员会驻在金丰大山的雨顶坪和下洋的月流奠定了基础。

    正当红八团与红九团在月流胜利会师的时候,陈潭秋以中共中央分局特派员的身份与邓子恢、谭震林率领红二十四师七十一团第二营由赣南向永定方向突围靠扰。在此之前,1935年2月上旬,邓子恢和瞿秋白、何叔衡等由一个警卫排护送,离开中央分局驻地井塘村,经瑞金武阳往长汀转移。到达长汀后,在福建省委保卫队的护送下由长汀四都向永定转移。但由于暴露了目标,他们渡过汀江后,于2月24日在长汀水口附近小迳村被敌包围。何叔衡在突围战斗中牺牲。瞿秋白被捕,不久被敌杀害。邓子恢率少数战士突围重返四都,正值陈潭秋、谭震林按中央分局决定,准备率红二十四师一个营转移向闽西开展游击战争。于是,邓子恢和他们一起率部向永定方向挺进。经过半个月的跋涉于3月下旬到达永定仙师大阜村与张鼎丞部会合。他们准备在大阜召开闽西南军政负责人会议,成立闽西南军政委员会。

    由于沿途突围战斗,部队到达目的地之后,战士们过度疲劳,都在村子里休息。第二天拂晓,正当大家还在梦乡之中,国民党军第十师五十二团二营四连(驻在峰市)在峰市陈荣光的民团和下溪南郑良坤的民团配合下,共300多人分三路包围了大阜。情况万分危急,有些同志惊慌失措。此时,陈潭秋镇定地对大家说:“共产党人是铁打钢铸的,即使遇到天大的困难,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来,为了人民的解放,我们要活着冲出去!”他和张鼎丞、邓子恢立即研究,决定由谭震林带领大部队突围,他带领一个警卫班进行掩护。战斗打响后,陈潭秋连发几枪把敌人引向他这边来,边打边撤。这时,敌人越逼越近,陈潭秋在崖石后来回指挥,直至警卫班战士全部壮烈牺牲,他才从悬崖上滚下山坡去。这时,谭震林率领的突围部队,由于战士们仓促应战,营长又临阵脱逃,整顿一片混乱。这使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等领导人处境十分危险。就在这紧急关头,永东游击队司令兼第一大队长刘永生挺身而出,马上抓起机关枪并指挥部队和游击队立即向敌人反击,掩护领导同志和县委机关撤退。这时,赖德华、郑添和和丘其银率领的文顺游击队40余人也赶来增援。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终于打退了敌人进攻,把敌人驱出了大阜。在战斗中,我方牺牲30余人,陈潭秋等70余人受伤,被俘100余人(在途中大部分逃脱,后返回大阜找到了部队)。我方虽损失较大,但敌也被我毙伤50余人。永东、文顺游击队都得到了实战的锻炼,文顺游击根据地也有了新的发展。

    大阜战斗后,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率部立即撤至杭、永边境的严坑一带活动,后转移到西溪的赤寨。4月中旬,陈潭秋以中央分局代表的名义,在赤寨的一个瓦窑里召开了主力红军长征后闽西南地区党政军领导干部联席会议(即闽西南军政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会上,陈潭秋首先传达了中共中央2月13日的电报指示内容和中央分局对今后斗争的指示:“根据目前形势和党中央最近的电报指示,留在中央苏区的红军游击队不再搞大兵团作战,应当就地分散坚持游击战争;要充分认识和相信苏区人民,他们经过长期的土地革命斗争锻炼和考验,是能够克服任何困难的;同时,张鼎丞、邓子恢等一批领导干部和群众有血肉的联系,各个红军游击队又有长期游击战争的经验,只要我们依靠群众,游击战争一定能胜利坚持下去。”接着,张鼎丞也在会上讲了话。他根据大部份苏区已经丧失的严重情况,强调留下来的红军游击队的主要任务,已经不是继续牵制敌人、保卫苏区了,而是必须摆脱敌人的跟踪“围剿”,以保存和发展自己的有生力量,相机逐步地打击和消灭敌人,坚持长期游击战争。到会的陈潭秋、邓子恢、谭震林等同志一致赞成张鼎丞的意见。

    会议还确定了“开展广泛的、灵活的、群众性的、胜利的游击战争”的方针和“军事上粉碎敌人的‘清剿’,保存有生力量和锻炼现有部队,政治上保持党的旗帜和党和群众的密切联系,组织上保持党的纯洁性、战斗性,保持各地领导骨干的安全与团结”的基本任务。当时,留在闽西的武装部队有红八团、红九团和明光独立营以及红二十四师的一个营,加上各地游击队总共有500人左右。为了适应游击战争的需要,发挥各地游击队独立作战的能力,会议对闽西南红军游击队的军事活动范围和兵力部署进行了重新安排。决定划分为四个作战分区:以留在岩连宁地区活动的红九团第三营和明光独立营组成第一作战分区,罗忠毅为司令,方方为政委,主要活动范围在岩连宁地区;以红九团第一、二营和永东游击队组成第二作战分区,吴胜为司令,谢育才为政委,赖荣传为政治部主任,主要任务是开辟永定、平和、饶平、大埔、云霄、漳浦等县地区,打通与闽南红三团的联系,以红八团和龙岩、岩南漳游击队组成第三作战分区,邱金声为司令,邱织云为政委,魏金水为政治部主任,在龙岩、南靖、漳平一带活动;以红二十四师的一个营(大阜战斗后只剩下100余人,编为卓霖大队)和上杭、永定游击队组成第四作战区,由张鼎丞,谭震林直接领导,在杭永边一带活动。会上,根据陈潭秋的建议,决定把闽西军政委员会改为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并一致推选张鼎丞为主席,谭震林为军事部长,邓子恢为财政兼民运部长,郭义为任党务部长,朱森为参谋长(后叛变投敌),温仰春为秘书长,方方、邱金声、邱织云、魏金水等为委员。闽西南军政委员会的成立和游击战争方针、任务的确定,扭转了闽西南和红军游击队的危险局面,使各自为战互不联系的红军游击队有了统一领导和指挥机关。这对坚持开展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粉碎国民党军队残酷“清剿”,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赤寨会议”结束后,张鼎丞留在溪南领导闽西和永定的游击战争。邓子恢、郭义为到永东的湖雷、金丰与各方联系,谭震林到上杭,方方,罗忠毅率明光独立营回岩连宁地区,吴胜和谢育才率红九团向闽南活动。

    此时,永定各地党组织认真贯彻和执行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制定的方针和策略,并根据当时的斗争形势,进行了认真研究和分析,认为只有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改变过去各红军游击队独立作战的状态,加强团结,才能对付敌人。于是,他们健全了永定地方党组织,以范钦洪为永定县委书记,罗禄山为县苏主席。及时调整和充实了各区委的领导,在军事上,除留少数武装在溪南一带以金砂、西溪为中心开展斗争外,其余武装由刘永生、简载文率领开赴高地与金丰游击队汇合,重新开辟以金丰大山为中心的永江游击根据地。永太游击队则继续在杭永岩边区坚持斗争,巩固和发展以虎岗为中心的太平游击根据地。与此同时,永定各地的党组织将游击武装也进行了整编和训练,准备坚持长期的游击战争。永定的地方党组织也重新整顿了游击队,对军事活动也作了调整和部署,从而为以后反“清剿”斗争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