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永定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永定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碧血丹心铸军魂
  • ——记警八团中永定籍指战员的风采
  • 2014-12-23 来源: 作者:张鸣 郑鹤培 郑慕岳
  • 永定是著名的中央苏区,永定儿女具有光荣革命传统。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就有张鼎丞、张云龙、阙忠一、陈忠梅、张宜步、熊兆仁、阮文炳和马发贤、范元辉、游梅耀、江岩等一大批老革命家,他们为新中国的诞生和永定的解放浴血奋战,功勋卓著。解放初期的警八团中的永定籍指战员,继承光荣传统,在清剿匪特中建丰碑,在守卫海疆中谱军史,为历史留下了时代的闪光足迹。

    警八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军区警备第八团的简称。这是1949年10月上旬,由闽粤赣边纵部队七支队的15、17团为主组建的福建人民自己的队伍。成立初番号是龙岩军分区(亦称第八军分区)警备团,后改为福建军区警备第八团。团长游梅耀,政委陈扬,指战员多为粤东、闽西子弟,闽西子弟中有大量永定籍人氏。

    警八团成立后即投入剿匪和土改工作。经两年多的奋战,圆满完成任务,取得辉煌战果。上杭、武平匪患清除、社会安定后,部队于1950年6月移防连城。连城匪患特别严重。台湾国民党当局派遣其国防部三厅参谋主任、少将(后升为中将)李森化名唐宗,率80多人潜入大陆,在连城清风山成立“中国人民自由军闽粤赣边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并将闽粤赣三省各路匪特统一编成37个纵队,下设支队。为非作歹,十分猖獗。10月,军区调来野战军第29军85师的253团,警八团配合,加上民兵的协力,经一个多月的围剿,于 12月5日匪首唐宗被我活捉,后解往军区处决。据统计,部队在连城境内共歼灭匪特2034名。1951年,警八团在连、汀交界处,先后击毙匪第35纵队司令吴锦林和匪支队长涂金标等。继而部队追剿作恶多端、逃窜到江西会昌与闽西长汀交界处的武平匪霸潘美庆。此时,这股顽匪仍有30多人,每人配有长短枪,残害民众,无恶不作。我部在群众的配合下,最终击毙了潘美庆,肃清了匪众。至此,警八团在闽西的剿匪任务获得全面胜利,确保了闽西社会的稳定和人民生活的安宁。与此同时,部队以整营、整连的建制,划片包干,负责连城朋口、宣和的土改工作,在林衍仁、郑慕岳等“革大”同志配合下,也圆满完成任务,深受好评。

    警八团在闽西胜利完成各项任务后,奉命于1953年3月12日进驻英雄三岛(大嶝、小嶝和角屿岛),番号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13师边防23团”,代号为3477部队,团长杨俊英,政委张庆云。当年7月15日,国民党二级陆军上将、金门防卫司令胡琏,率13艘舰艇、30多艘机帆船企图袭击我沿海,我们全部进入阵地,严阵以待。结果敌掉头转往东山岛。冬,部队又奉命先后进驻霞浦、连江、黄岐半岛等地。永定籍的指战员继续发扬革命豪情,同样出色地完成了海防守备任务,确保了国防的安全。

    针对前述显著战绩,警八团被有关省刊誉为“解放初期剿匪和海防的尖兵。”

    丰碑,是包括永定籍指战员在内全团官兵共同浇铸的。永定籍指战员的成员包含两大块:一是解放前投身革命的老同志,二是解放初参军的新战士。老同志这一块,又分为三大战争年代和解放前夕两个部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南征北战、功勋卓著、德高望重的团长游梅耀。他率全团官兵转战在闽西的山山水水间,出色地完成了剿匪、土改任务,深受全团官兵和闽西群众的称赞和爱戴。

    解放前夕投奔革命的老同志中,难于在脑海中磨灭的有廖国伟、阙美雄、熊良英、罗高贤、张鸣、熊宇尧、熊宇祥、沈禄成、吴庆涛、吴翕斌、江濂、黄秋萍、张志梅、张璜、胡其湘、林守大、黄可嘉、王美华、吴金球、吴影等等。他们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除了个别工农分子外,大都是初、高中毕业生,这在当时是部队中难得的知识分子人才;二是追求进步,革命心强。当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社会动荡之时就投身革命。其中,吴翕斌、张鸣等受江岩的指派,在当地组建游击队,参加人员有张定雄、孔长春、张璜、孔德成、吴定福、张帆等。1949年5月,他们就在当地积极开展革命宣传和向豪绅、伪保长缴交钱粮与收缴枪枝等斗争,在社会上影响极大。与此同时,上湖雷的熊培才等人也在上湖组建起游击队。随后,两支游击队各有100多人枪,奉命编入闽粤赣边纵第15、17团。7月初,国民党胡琏兵团残部18军的一个师败退经永定一月有余。边纵部队与之周旋。8月12日,熊良英率领边纵15团在高陂天后宫痛歼前来袭击的胡琏溃军;张鸣、孔长春、熊宇等参加了挫败国民党胡琏兵团的“九十九岽战斗”。这些经历和实践,使同志们得到很好的锻炼,政治军事素质都有较大提高。整编到警八团后,他们成为一支得力的骨干力量。有的担任营、连、排军、政领导,如熊良英、阙美雄、熊宇尧、罗高贤、廖国伟等;有的任文化教员,如江濂、吴影、吴翕斌、吴金球、张璜、胡其湘、林守大等;有的在团政治处任助理员,如张鸣;有的在营、连当事务长,如黄可嘉、王美华、郑美仲等。

    警八团的永定籍指战员虽然分工有所不同,但完成任务、表现出色则是共同的。其中有的在清剿匪特中英勇战斗乃至献出宝贵生命。如连长熊宇尧,一次带领六连从漳平赤水剿匪回营时,在漳、连交界处遭匪伏击,在打败土匪的同时,也牺牲了包括当年湖雷游击队的张维养、陈仲渊在内的6名战士。又一次部队一个班护送军分区文工团去长汀,途经松毛岭时与匪相遇而激战,打退了土匪,保护了文工团员的安全,但我部班长张帆和另一战士中弹身亡。又如:政工干部张鸣等运用壁画、标语和街头演讲等宣传,效果极好,在团政治处主编团报——《青年战士》,小报办得很出色,消灭匪首、剿灭股匪时增出“号外”,对鼓舞士气、宣传教育等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黄秋萍、胡其湘等在连城朋口公演《赤叶河》、《刘胡兰》等大型歌剧,既活跃了部队文化生活,更宣传了群众,增进了军民鱼水情。在几年的奋战中,不少人火线入团、入党、立功、受奖。

    建国后参军的青年中,最大的一批是1951年参军并编入警八团的那次。这批青年是清一色的贫下中农出身,年龄最小的只有十六、七岁,大的则近三十岁。他们的入伍,为警八团补充了新鲜血液,也为自己在剿匪反霸中经受锻炼,健康成长。总的来说,他们的成长和表现有如下几个特点:

    一、豪情满怀,意志坚定,积极报效祖国。这批刚翻身的青年,参军热情十分高昂,如洪山乡半径村的温浩堂,因小腿有块未治好的烂脚疤,出征前一天,指导员怕他长途行军吃不消,要他留下。温意识到留下即回老家去,急坏了,经一再要求和表明决心,指导员被感动了,同意他入了伍。部队进驻“海防”时,温又因腿痛,组织上叫他填“复员军人登记表”,温再次恳切请求,又被“同意留队”,这代表了永定战士的心红似火、意志坚强。

    二、斗志昂扬,吃苦耐劳,善做群众工作。新战士刚入伍即投入剿匪战斗,尽管大家从没摸过枪,但个个都毫不胆怯,英勇战斗。卢振亮、廖忠福、吴龙华等,是轻机枪手或六0炮手,扛重武器行军、拉练、剿匪,不叫苦累反而表现突出常受表扬。剿匪期间的夜行军时,伸手不见五指,为避免暴露目标,不得有火光,就在每人背上黏贴蜡面能反光的树叶。途经深山老林时,因杂草丛生,荆棘遍地,战士们的手、脚以至面部多被划得血迹斑斑,;脖子上被毒虫沾、咬而溃烂,对这些大家都毫无怨言,士气一直高涨。部队每到新区,群众都怕接触我们,我们就挨家逐户做群众工作,如追剿顽匪潘美庆时,部队进到江西会昌边境的田心村,老百姓怕遭匪迫害而躲避我们,后经战士们深入做工作,认识提高了,从而积极配合部队,终于将潘匪歼灭。

    三、奋力歼敌,战果累累,经受锻炼,健康成长。如前所述,豪情满怀的永定籍指战员在闽西先后击毙了匪首吴锦标、涂金标、潘美庆等,配合兄弟部队歼灭了匪“中国人民自由军”,活捉了匪首、国民党中将司令唐宗以及固守海疆,完成了海防战备的任务。同志们在军事上机智勇敢、顽强征战;在政治上铸造了革命人生观。正如温浩堂在回忆录中写的“人生有路标,这就是革命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课堂里,更新了思想观念,锻炼了意志,为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走得正、方向明奠定了牢固的基础。”郑鹤培在日记中写道:“烽烟滚滚驰沙场,战地黄花格外香。清剿匪特青史垂,固守海疆军歌亮。不枉此生当了兵,前进路上永留芳!”这批解放初入伍的战士中约有60%以上的人在部队中立功受奖和入了党,一批优秀战士被提干晋级,如:王树先升为营的侦察参谋,正排级少尉军衔;郑鹤培当兵半年即任文书,后在营部代理书记和任侦察参谋;温浩堂提任团通讯连上士文书;游阿修等多人提为班长、副班长;一批优秀的同志如卢国贤、王树先、许干新、沈汉萍等被选送到陆军学校、空军干校学习深造,王树先还在军校被晋升为中尉军衔。

    1955年国家公布兵役法,实行义务兵役制,早期入伍的士兵分批复员,超龄军官转业。1958年,警八团中的永定籍指战员也大都告别军营。军官中有的转业到福州、龙岩等地或回永定安排;复员老兵多回到老家参加农业生产或任生产队干部,有的任教师。郑寿踞、温浩堂、温集中、游阿修等10余人,到广东流溪河电站参加水电建设;还有少数人去报考高等学校,进大学深造。

    复员转业后,大家虽然生活、工作在四面八方,但都永葆军人本色,在地方上建功立业。“历沧桑理想不变,经风雨信念弥坚”。下面侧重介绍几个情况。

    一、一批转业同志在外地任职。如:廖国伟,在龙岩市老区办任主任;罗高贤,在龙岩市林业局任局长;江庆棠,在福州市台江区武装部任部长;温福才,任福州海关主任科员;黄秋萍,大学毕业后任助教;张鸣,在福州市工人文化宫任科长;吴金球、张志梅等在龙岩市工作;吴庆涛,在宁化兵工厂任副厂长;张志明,在清流兵工厂负责监察工作;郑鹤培,在清流县任政协副主席;郑寿踞,在广东四会商业局工作……。大家认为:“我们脱下军装还是兵,兵哥的风骨要永存”。为此他们到地方后严格要求,忠于职守,兢兢业业,勤奋工作,一路耕耘一路歌,在各条战线上作出新的业绩与贡献。在实践中,不少人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等,并获得职务上的晋升;吴金球同志,在岗位上牺牲,被评为烈士。离退休后,许多人仍继续奉献,发挥余热写春秋,如廖国伟是市闽粤赣边联谊会负责人之一,张鸣离休后从事老年工作至今己26年,……真可谓“耿耿丹心光寰宇,巍巍功业壮山河”。

    二、到流溪河水电站的同志,经过近20年的奋战,终于圆了“做个永不退色的老兵”之梦,成了新时代的光明使者和水电战线的英雄人物。如游阿修,抱着“人活一口气,决战拼一回”的决心,在火热的水电工地上大显身手,勇挑重担,很快被提为工段长,多次评为先进人物;温浩堂,笔杆子较硬,报到后分配在工程局办公室任文书,后又调干部科当科员及在党委宣传部工作,期间成绩显著,深受好评,被提任为县一级的正科级砂石队队长、支部书记、职工子弟学校的支部书记等职;温集中,一向实干,精心学技术,成了有相当技术功底的电焊工师傅。

    三、一批回到永定老家的同志,情系桑梓,积翠流芳;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与全县人民共圆家乡繁荣梦。如土楼之子林光辉,家在振成楼边,复员后即任大队干部,为村里的文明建设尽心尽力,为弘扬土楼文化作出了贡献。许干新,回到家乡后在县人武部、县法院等处工作,后提任乡镇的主要领导,有着“红土情深,奉献不止”之情。吴翕斌(《红色小歌仙——张锦辉》作者)。江濂、沈汉萍等,回乡后任人民教师,他们赤诚执教倾心血,矢志培育栋梁才,成为“育就桃李满天下,留得春色在人间”的老兵。郑美仲,带领汉剧团,活跃在城乡。其中,最突出的是王树先同志,他回到家乡后,几十年在农村默默耕耘,不计报酬,为群众做了许多实事好事,深受好评;2006年6月18日山洪暴发时,他不顾年迈体弱抢救了18条生命,后因体力不支被洪水卷走而壮烈牺牲。永定县委追认他为优秀共产党员,国家授予他道德模范,省追认他为烈士;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也前来探访和慰问其家属。这一壮举生动地体现了他是一位“莫言桑榆晚,奉献胜当年”的老军人。老战友练国瑚写一首七律,咏怀他:“同团战友树先公,剿匪戍疆立大功。封尉辞官回故里,富乡建设事亲躬。饥粮照顾先黎庶,铺路筑桥亮节风。水祸救生十八命,叙情等你却言终。”我们也献上一句:伟业丰功垂青史,高风亮节励后人!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