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永定 > 党史人物 > 正文
  • 闽西妇女杰出代表范乐春
  • 2014-12-22 来源: 作者:
  • 范乐春,1903年8月出生于福建永定县金砂乡古木督村一个贫农家庭。她1927年参加革命活动。1928年6月,参加了威震八闽的永定暴动。192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她先后担任永定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永定县委书记,闽西苏维埃政府土地部长,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土地部长等职。1931年11月,出席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首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唯一的女性中央执行委员。1934年春,她调任中央工农民主政府优待红军局局长。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后留在闽西坚持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因积劳成疾,于1941年5月在永定西溪病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作为闽西革命妇女的杰出代表有许多感人的故事。

    为革命,勤奋学习

    自从参加革命后,特别是1931年受命担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后,范乐春深深感到自己文化太低,要想做好工作就必须提高文化水平。她小时没进过正规的学堂学习,只在平民夜校学习过一段时间,只认识二、三百个字,最多只能算个半文盲。有许多文件、书信看不懂,要别人念给她听,向下面下指示、发布告不能执笔起草,要别人代笔。有时形势紧张,这样就不利于工作。由此,她觉得必须尽快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当时的干部,像她这样的工农分子居多,但每个单位还是有些文化人。她就请这些文化人当老师。当时环境很艰苦,没有识字课本,生活也不安定,但这没有难住范乐春。她学习的诀窍是见什么学什么。没有教材,她找些标语、传单,叫人教她读,教她写;没有笔就用树枝在地上划,或找些废纸来写;她叫人把日常见到的生字写在生字板上,如共产党、苏维埃、社会主义等,她有空就读,就写,遇到不懂的,逢人便问。她的学习进步很快。她有着惊人的毅力和记忆力,一般教写一两遍就记住,开会听报告,她能记得及其清楚,会后要她传达,能够原原本本的照传。她当上县苏主席后,学习更加勤快,她白天工作,晚上常常学习到深夜。有人问她:“你学习怎么进步这样快?”她笑一笑说:“只要有恒心,铁杆磨成绣花针。”

    范乐春经过坚持不断的学习,文化程度提高很快。她不但可以自己提笔写报告、写总结、发指示,而且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她成了工农干部学习文化的典型。1934年1月,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瑞金举行,范乐春以福建代表的身份在会上发言,列举了福建省委和省苏在各项工作中存在的错误,并指出错误存在的根源是官僚主义,提出只有开展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才能转变福建的工作。她的发言简短有力,受到代表的欢迎。1940年5月,正当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骇人听闻、震惊全省的“马永昌事件”,破坏永定的国共合作、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患重病的范乐春闻讯义愤填膺,以中共闽西南特委常委兼妇女部长的名义,抱病提笔写了《致国民党永定县政府的公开信》,信中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国民党顽固派制造反共流血事件的卑鄙行为,同时申明我党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严正立场,呼吁严惩反共顽固分子,共同维护合作抗日的局面。该信引起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纷纷谴责国民党顽固派破坏合作抗日的反动行为。
                                           勇于承担重任

    1931年初,由于受到“左”倾路线影响,闽西苏区发生“肃社党”事件,许多干群受株连,致使党政机构陷于瘫痪状态。不到2个月的时间,连续四任永定县苏主席被株连,当时谁也不愿出来当县苏主席,县苏机构成了空架子。同年8月,为了稳定局面,张鼎丞要求范乐春接任县苏主席。在此危难时刻,范乐春想到自己是个共产党员,应该抛弃个人安危,服从党的利益,迎着困难而上。于是,她毅然接下了这副重担。她接过县苏主席职务后,在张鼎丞的支持下,采取全部释放在押“社党”分子,做好受害干部、家属和群众的思想工作等一系列措施,并在征得上级同意下,带领县政治保卫队逮捕、处决了在永定县大搞肃反扩大化的县肃反委员会主席郑醒亚,稳定了局势和民心。

    1931年4月,由于中央特科负责人之一的顾顺章叛变投敌,威胁到上海党中央机关的安全。党中央负责人周恩来作出正确的决策,要求百分之六十的干部撤离到中央苏区去。当时撤出上海的干部,大部分是从上海经由香港、汕头、潮安、大埔进入永定、长汀到达瑞金。这条“红色交通线”是1930年冬建立的。要走这条线路,一定要经过永定,因为当时永定地处中央苏区的重要门户,扼白区进入苏区的咽喉,是战略据点。在接送这些撤退干部时,不仅要保证绝对安全,还要保证不发生任何损失。因此,中央苏区中央局和中共闽粤赣边特委十分重视这条交通线和各交通站的建设,派中共闽西特委秘书长肖向荣担任永定县委书记。

    范乐春接任永定县苏主席后,深知接送转移干部的责任重大。当时处于敌我拉锯状态中,环境错综复杂,为有利于开展工作,她和肖向荣商议后,决定把县苏机关从县城迁到金砂“金谷寺”,把交通大站从虎岗迁到金砂古木督“永昌楼”。同时,在下溪南地区,每隔二、三十里就设一个交通小站,便于来往歇息。为保证交通站的安全,范乐春多次率领溪南赤卫武装打击不时骚扰交通站所在地区的峰市民团。同时派可靠人员到交通站主要所在地、驻敌修筑了炮楼的古二乡去做壮丁队的工作,要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有什么情况及时通报,以便掌握交通情况。从1931年8月到1932年上半年,范乐春担任县苏期间,接待进入永定的干部有上百人之多。其中包括周恩来、何叔衡、李富春、刘伯承、蔡畅、毛泽民、王首道等。聂荣臻在其回忆中写到:“我进入中央根据地的第一个城市是永定,接待我们的县委书记是个女同志(注:应为县苏主席范乐春)。她很热情,安排的很周到。”

    这条交通线除接送人员外,还承担运送军需民用物资的重任。由于敌人的经济封锁,造成苏区物资匮乏,特别是食盐、布匹、药材必须从白区买进来,而条丝烟、土纸等土特产要运出去。范乐春当时除组织接待干部外,还要花大量的精力组织人员做好物资运送工作。她亲自布置各个区乡组织专门的运输队伍,不论雨天、黑夜随时可以调动,可以出发。并分为日夜两班。日班在苏区内搬运,夜班来往于红白交界处。当时,从文件书信、食盐、药品,兵工厂、印刷厂的修械器材等全有人工搬运回来。1932年初,中央国家银行成立时印刷机械和印刷纸张就是这样用人工先从大埔搬回永定,再搬到瑞金。为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的斗争是十分艰苦和尖锐的,当时事无大小,都得范乐春亲自过问和指挥,她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可想而知。

    范乐春短暂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中央苏区著名的妇女领袖。她的革命经历十分丰富,参加过永定暴动、随毛泽东到才溪乡调查、中央苏区反“围剿”战争;主力红军长征后,受命返回闽西,参加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新四军二支队北上抗日后,在闽西坚持抗日战争。限于篇幅,她的故事只能撷取一、二以飨读者。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