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永定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永定 > 大事纪要 > 正文
  • 土地改革运动
  • 2014-12-22 来源: 作者:
  • 土地改革是彻底铲除封建剥削制度的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是我国民主革命的一项基本任务。永定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根据地,早在1928年7月,张鼎丞领导的永定暴动,提出了 “打土豪、分田地”。在溪南区开展了土改分田运动,首创了“以乡为单位,按人口平均分配,抽多补少”的分田经验。这一经验得到了在毛泽东指导下的中共闽西一大的充分肯定,毛泽东评价说:“永定实行了土地革命,意义非常重大”。并向各革命根据地全面推广。到 1929年秋,在红四军的帮助下,永定建立了12个区苏维埃政府和113个乡苏维埃政府,在全县1500多个自然村开展土地分田运动,农民有38196户、146200人,共分得土地297723亩,占全县耕地总面积35万亩的85%,实现了 “耕者有其田”。但是,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对苏区的反复清剿,组织还乡团倒算土地,全县十分之八的土地都被地主收回。在三年游击战争时期,永定县委发动了群众性的“保田”斗争,最终使永定约5万亩的土地,如杭永边的西溪、东溪、金砂、下溪南等部分村和岩永靖、永和埔的金丰、湖雷等一部分基点村,基本保留了土地革命时期的土地,特别是西二乡1929年分得3000多亩土地,一直保留到解放。

    1938年初红军北上杭日后,封建剥削制度又恢复了,全县35万多亩耕地,占人口不到9%的地主、富农占有30.7%的土地,为封建势力所把持的公田祭田占34.1%的土地,而占人口90%之多的农民只有占35.2%的土地。地主公田及富农出租的土地加上农民自有土地合计90%为农民所耕种,而农民只有一部分所有权。少地的农民为了生活,被迫 “对半分”甚至“四六租”、“三七租”的比例向地主富农耕种土地,50%甚至70%的收获量都要用来交租,终年劳累,到了收成季节,却是“禾头割起,锅头无米”。不得温饱,寅吃卯粮,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如遇到天灾人祸,许多农民被迫外出行乞,卖儿卖女,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1949年9月1日成立永定县人民民主政府,宣布全县解放,接着成立了9个区和77个村人民民主政府,各地的农民欢欣鼓舞盼望土地还家。如溪南区的汤湖村在1950年自发起来,按照苏区时期分配土地的办法进行分田。当时福建面临美国阻止解放台湾的严峻形势,土改慢行。

    毛泽东主席于1950年11月17日提出:“从现在起,和广泛展开土地改革工作相结合(福建必须迅速实行土改) ,限六个月内剿灭一切成股土匪”。省委遵照毛主席的指示,作出了《关于加紧剿匪及开展土地改革运动的决议》,立即部署在全省范围内行动起来贯彻《决议》,永定的土地改革运动在这种局势下紧锣密鼓地展开。 

    龙岩地委和永定县委联合在高陂区富岭村开展土改试点。1950年12月19日,地委派出以陈鸣为队长、郭冰为副队长的土改工作队一行24人抵达富岭村,并任命陈鸣、翁楚雄、李丽娟、王才和等四位党员参与组建中共高陂区委,书记简吴新,以加强党对土改工作的领导。富岭村土改至1951年1月27日结束,历时40天。永定县委抓好富岭土改试点的同时,又以古镇村为重点,派出以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丁汉为队长,地委土改工作队的领导成员黄慧容为副队长的土改工作队,投入干部60余人,从1950年12月23日开始至1951年2月4日结束,为期43天,土改全过程参照富岭村的方法步骤。

    为了加强对土改的领导,1951年1月成立了 “永定县土地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永定土改委),由范滨任主任,王定华、江岩为副主任,委员有李应槐、丁汉等38人。在1951年2月4日召开的永定土改委第一次委员会议上,福建省民政厅长、永定土改委主任范滨致“开幕词”,传达了省府第二次委员会上张鼎丞的讲话精神,对开展全县土地改革运动作了部署;永定县委书记、永定土改委副主任王定华作了《关于土改问题的报告》,说明了土地的没收、征收对象以及对各阶层划分的政策,宣布了土改的时间、要求和有关纪律等。

    在富岭、古镇试点先行之后,1951年2月8日至6月,开展了第一批1至8区、67个乡、423个自然村的土改; 1951年6月6日至7月25日,开展第二批9、10两个区14个乡51个自然村的土改,夏收前全面结束。全县各区土改全过程,大致均参照富岭的做法,经历宣传发动、划分阶级、征收分配等三个阶段,为期40至50天。

    第一阶段,宣传发动,时间15天左右。土改队进驻后,首先召开群众大会,说明来意,宣传政策。随后划片分组住进贫雇农家里,深入了解情况,个别访贫问苦,召开小型会议,表明坚决依靠贫雇农态度。通过“谁养活谁”、“算剥削帐”、“挖苦根”等方式,启发诱导诉苦,以苦引苦,以苦联苦,以提高觉悟、消除顾虑,相信自己的力量,而敢于撕破面皮进行斗争。在掌握情况的基础上召开诉苦会,组织贫苦农民向地主恶霸开展面对面的斗争,逐步划清阶级阵线。成立临时人民法庭,对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召开公审大会,进行揭发控诉,并由人民法庭依法逮捕、惩处。培养与发现积极分子,召开农代会,整顿农会组织。

    第二阶段,划分阶级,时间 10天左右。在发动群众的基础上,召开工作队和农会干部联席会议,内部计算各户土地占有情况以及所掌握地主、富农剥削资料等。对照《土地改革法》有关划分阶级成份的规定,进行试划阶级成份,方法上先划地主、富农,以分清阵线,再在农民内部划分中、贫、雇农。以村农会署名,张榜公布各户成份,征求意见,允许个人反复申辩,由群众审议评定。召开农代会,对划定的各户阶级成份予以审查通过,报区人民政府核准。

    第三阶段,没收、征收和分配,时间20天左右。村农会成立没收征收委员会专门机构,下设没收与征收、保管、检查、分配等四个小组。阶级成份划定后,按《土地改革法》有关规定,依法没收、征收地主、富农和公有土地以及多余财产,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认真贯彻“满足贫雇农,团结中农,保护富农”的原则,在原耕地基础上,按土地数量、质量及其位置远近,用抽补调整方法,按人口统一分配土地。同时,按照“填坑补缺,满足贫雇”,适当照顾中农及其他劳动人民的精神,合理分配生产生活物资,从而保护了农村生产力。

    在土改运动中,以省地县土改干部1042人为骨干,还抽调部分中、小学教师和吸收农村有文化的积极分子共数千人投入运动。永定土改委出版了《土改通报》,各区村则充分运用黑板报、宣传栏、土广播等宣传工具和山歌对唱等形式进行宣传。有些区村还组建了剧团,如高陂区的“大众剧团”、培坎区的“云川剧团”、下洋区的“中川剧团”、南溪区的“海燕剧团”、大溪村的“新生剧团”等。先后演出了《白毛女》、《刘胡兰》、《赤叶河》、《血泪仇》、《鸭绿江边》和《二流子转变》。调动了广大群众投入土地运动的积极性。

    闽西在1929年进行过土地革命,不同于新区的土改,所以福建省人民政府1951年1月18日正式颁布的《关于龙岩专区经过土地革命地区有关土地改革若干具体实施办法的规定》,龙岩地委1951年2月1日制定《对老区土改的实施意见》。永定土改委坚决执行省地文件精神,针对区村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实施办法。对保留苏维埃分配的土地,必须保护所有权,进行必要的调整,确定地权,土地财产不得侵犯;对富农在土地革命时按人口依法保留的土地及其在土地革命后劳动所得之自耕或雇人耕种的土地不受侵犯;着重征收“公田”、“祭田”由农会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对曾经分过土地而又被非法倒算回去的地区,视作新区;对解放后群众自发分田地区,基本上予以承认,但要复查,补上没收征收课;对“扶植自耕农地区”在政治上否认其合法性,在政策上和具体做法上进行抽补,合理调整土地,要切实解决革命军人家属和烈士家属的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

    贯彻省地委对龙岩老区土改的特殊政策,使永定土地改革运动开展得比较健康平稳,取得了巨大成就,彻底推毁封建统治势力。土改运动中发动了占总人口80%以上的165620个群众参加了控诉斗争大会,直接参加控诉的群众20442人,共斗争恶霸地主749个,通过人民法庭公审50次,依法逮捕恶霸地主592名,收缴了各种长短枪2057支,给封建势力毁灭性的打击,人民作了主,土地还了家。全县依法没收、征收土地219365亩,全县有24906户、132094个无地少地农民及其他劳动人民分得土地178957亩;没收粮食835278斤分给42986户农民;没收耕牛1291头分配给4575户农户。占总人口1.12%的雇农由土改前每人平均0.66亩土地增至2.07亩;占总人口53.4%的贫农由土改前每人平均0.66亩土地增至1.99亩;占总人口34.46%的中农由土改前每人平均1.30亩土地增至2.04亩。与此相反,占总人口6.12%的地主由土改前每人平均占有2.24亩减至2.08亩。

    通过土地改革运动,群众的政治觉悟空前提高,有595个积极分子被吸收参加县区工作;有1466人充实村农会干部。参加各种组织的群众占全县总人口的50%以上,青年团员1569人、妇女会员16522人、工会会员4150人、农会会员有50947人,人民真正当家作主了。 

    但是,在土改过程中也曾发生过急于求成,包办代替强迫命令等现象;执行政策出现过偏差,以至于错划成份及侵犯中农利益;部分乡村干部分配果实不公、多分多得等错误。这些问题在复查中得到纠正。总之永定老区的土地改革运动是成功的,从根本上铲除了封建剥削制度,农民在政治上、经济上彻底翻身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