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罗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新罗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陈客嬷:两次面对死神
  • 2014-12-16 来源: 作者:
  •      寂静阴森的牢房里,昏暗的日光透过小窗照在陈客嬷瘦削灰白的脸上。她躺在潮湿阴冷的地上,慢慢地苏醒过来,试着挪动身子,但胸前象针刺一般的疼痛传遍全身,全身不禁一阵阵地抽搐起来……这时,她才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一切……
         黄昏,坐在门口缝补衣服的陈客嬷见—队民团闯进村子,赶紧喊了起来:“牛吃麦子罗……”正在屋里开会的闽西特委的同志,听到报讯暗号,马上安全转移。
    敌人没抓着游击队,气急败坏地把陈客嬷关了起来,用尽各种酷刑拷打,要她说出游击队的下落。
        “快说!后田有几家通匪?”一个留着八字胡的敌军官一面用皮鞭抽打她,一面恶狠狠地逼问。
        “什么匪不匪的,你们才是土匪!强盗!”
         敌人恼羞成怒,在刑讯室里,陈客嬷被剥光了衣服,几个凶神恶煞的刽子手淫笑着,手执着一把燃烧着的香,威胁道:“你不怕死吗?用香灼烧死的滋味可不好受呀!”
         陈客嬷挺起胸膛:“烧吧!你们能烧死我,可烧不死我的心”
         那些刽子手朝她的胸脯烧灼起来,一阵阵的疼痛使她全身筋骨打颤。她紧闭着眼,咬紧牙根,嘴唇流出了鲜血。
         敌人见连一个女人也征服不了,气得发疯,丧心病狂地用刀子割击了她的乳房、再撒上咸盐,拖回牢房。
    ……
         同牢房的女难友,看到她被打成这个样子,都同情得掉下眼泪。陈客嬷对她们说:“别难过,转告游击队,替我报仇,告诉我媳妇,家中还有一点米,别忘了给同志们送去……”陈客嬷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惦记的却是游击队的同志们,唯独不考虑自己生命的安危!
         陈客嬷原名邱清玉,出生于福建龙岩白土隘头村一户贫农家庭,从小给人当童养媳。因为她童年逃难到客家人聚居的永定,大家不去问她的原名,都叫她“客嬷”了。这位贫苦农民的女儿,受尽了地主的欺压剥削,是共产党领导农民暴动,她才分得田地,她从心坎里感激共产党,感激红军。她参加农会,拥护革命,支援红军。红军长征后,敌人烧毁了她的房子,她的胞弟和唯一的儿子也惨死敌人手中,她擦干了眼泪,决心跟共产党走,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为游击队送情报、送粮食、照料伤员……同志们都亲切地称她为革命的“老妈妈”。但反动派对她恨之入骨。有人替她担心,她却笑着说:“我陈客嬷跟定了共产党,杀头怕什么,我早准备睡埔邦排了!”(埔邦排是白土墟后山头的一块山丘,敌人常在此杀害革命同志)
    ……
        陈客嬷正望着牢房顶回忆着自己在革命路上的足迹,“吱嘎”一声,牢门被打开了,走进了几个荷枪实弹的敌兵。
    敌人决定把她处死。
        门外大风呼啸,电闪雷鸣,大雨将至。冷风吹得她伤口刺心地痛,她和另外六位同志被拉到了埔邦排的一块空地上。
    “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
        枪响了,她身子一震,倒了下去。雨下了起来……
        风在呼啸,雨在狂浇。陈客嬷躺在泥水中,渐渐苏醒过来。原来,子弹只穿过她的下巴,她没有死。为革命而活下去的坚强意志,使她又活过来了。她按紧伤口,走走爬爬地回到了后田,去找张三姑。
    游击队将陈客嬷接到山上养伤。伤好后,她又在村子里活动开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陈客嬷还活着的消息,终于被敌人知道了。    
        1936年腊月的一个清晨,敌人包围了张三姑的家,砸开门,陈客嬷和张三姑被捕了。
        任凭敌人严刑拷打,陈客嬷始终闭口不言。敌人狂叫起来:“上次用枪没有打死你,这次要用火活活烧死你,看看你的命有多硬!”面对敌人的威胁,陈客嬷鄙夷地看了敌人一眼,从容地说:“我为革命已经死过一次了,能为革命再死一次,是我最大的光荣!把火烧起来吧,土匪兵!”
        敌人在白土墟场上架起一大堆木柴,浇上煤油,把陈客嬷捆住抬到柴堆上。
       “陈客嬷!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红军游击队在哪里?”
        陈客嬷慢慢抬起头,高声喊道:“红军满山都是,他们就要打回来了!你们的狗命长不了啦!乡亲们,要团结打倒反革命啊!”
        她的喊声还没完,木柴堆就被火点燃了。白土镇上升起了一团熊熊火焰,浓烟冲向云霄。人们看到大火烧起时,陈客嬷还在高呼:“红军万岁!”   
        在烈火中,陈客嬷永生!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