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编研论述 > 正文
  • 巍巍松毛岭:不愧是保卫中央苏区的“东大门”
  • ——松毛岭战地遗址红色旅游景区党史相关焦点协调论证成果记述
  • 2014-03-03 来源: 作者:吴锡超
  •   松毛岭战地遗址红色旅游景区坐落在长汀南山镇、连城朋口镇和宣和乡。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这里先后爆发了保卫中央苏区的朋口、温坊、松毛岭战斗,留下了极其丰富的红色资源。福建省、龙岩市发展与改革部门都非常支持长汀、连城两县开发松毛岭战地遗址红色旅游景区项目。

      为了厘清史实,为发展红色旅游服务,根据市发改委的要求,龙岩市委党史研究室于2月18日下午在本室会议室,召开了由市发改委的代表,以及长汀、连城两县党史、旅游等部门的相关人员共计10多人参加的松毛岭战地遗址红色旅游景区党史相关焦点协调论证会。会上,市委党史研究室和长汀、连城两县相关人员,携带相关佐证资料,进行了友好、热烈地研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会后,市委党史研究室又组织专业人员进行仔细梳理,统一了认识,基本厘清了松毛岭一带发生的三次战斗的定义和关系、松毛岭战斗指挥部地点与松毛岭匪患、松毛岭战线、红军墓等党史相关焦点问题。

      一、厘清了松毛岭一带发生的三次战斗——朋口战斗、温坊战斗、松毛岭战斗的定义和关系

      1、朋口战斗

      1933年7月1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根据中共临时中央的指示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以红3军团(缺第6师)和第19师组成东方军(随着战争的发展,红3军团第6师、红5军团第13师、红7军团第20师以及第21师一部陆续编入东方军序列)入闽作战。次日,东方军由江西广昌出发,5日到达福建省宁化以西地区,19日攻克宁化泉上。后奉命歼灭驻扎在连城的国民党第19路军第78师。此时,第78师师长区寿年率5个团驻守连城,其第467团驻莒溪、朋口。东方军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滕代远决定,以福建军区红34师在朋口以北牵制连城守军,东方军主力首先进攻朋口、莒溪,以调动龙岩、连城守军出援,各个击破,尔后乘势夺取连城。29日,东方军主力到达朋口以西地区集结。30日早上,红19师在红3军团第5师的协同下向朋口发起攻击,迅速攻占了前沿阵地,国民党守军依托坚固工事进行顽抗。东方军遂调整部署组织夜袭,于31日上午攻克朋口,全歼守军1个营。此时,第78师第466团由连城增援进至朋口地区的贵仞山前,东方军即以红5师第13团依托有利地形就地阻击,以红4师第10团迅速迂回其侧后进行夹击,歼其大部。与此同时,东方军其他部队歼灭莒溪之敌1个营,乘胜占领莒溪。此次战斗,东方军共歼灭国民党军1个团大部又2个营,俘其73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800余支。

      朋口战斗是红军为了保卫和巩固中央苏区,而在1933年春打破国民党军第四次反“围剿”战争之后,在1933年9月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开始之前,主动进行的一次进攻战。

      2、温坊战斗

      1934年8月,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战争进入到危急时刻,国民党第3师攻占连城后,主力移驻朋口,与第10、第26、第82师相互配合,采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战术准备向长汀推进。月底,红军在对这里的敌人作了周密的侦察后,决定以洋坊、温坊为突破点,消灭这里的敌人。中央红军首先派独立24师在敌人前进方向的松毛岭、桥下、肖坊一线构筑工事,一面吸引敌人,一面捕捉战机。30日晚,红军进入松毛岭阵地。第二天(9月1日)凌晨,敌李玉堂第3师第8旅两个团,由洋坊至温坊之间集结出动,至正午时分,向松毛岭推进了十多里,随即构筑工事,此时敌人还未发觉红军早已在此严阵以待。9月1日晚上9时,在洋坊至温坊的电话线被红军侦察员切断之后,红军发动攻击。红军充分发挥夜战近战的优势,经过五六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消灭大部分敌人,只有旅长许永相趁夜逃走,少数残敌固守洋背村附近的碉堡和温坊南面的八角楼。至2日早上,在红1军团的第5、6团的配合下,独立24师消灭了固守洋背村的残敌。敌指挥官李延年得知第3师第8旅被红军歼灭,即令第3师和第9师开进温坊,企图与红军决战。9月3日早晨,敌第3师和第9师由朋口集结三个团,其先头部队改为第九师的一个团,8时许由洋坊向温坊前进。红9军团的1师、2师与独立24师密切合作,很快歼灭了这个团。温坊战斗即告结束。

      温坊战斗,我军全歼国民党东路军一个旅和一个团,共计4000多人,其中打死打伤2000多人,俘虏2400多人。这是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战争以来,中央苏区的最后一次胜仗,给东线敌人以沉重的打击,从而揭开了松毛岭战斗的序幕。

      3、松毛岭战斗

      温坊战斗失败后,蒋介石极为恼怒,把从温坊战斗逃回的旅长许永相枪决,师长李玉堂也由中将降为上校,又调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取代蒋鼎文加强东路军指挥力量,并重新调整进攻部署,第36师主攻松毛岭白叶洋岭主峰,第10师、第83师协同进攻。第3师损兵较大,改派筑碉堡修路。此外,蒋介石唯恐炮兵第5团难以摧毁红军的阵地工事,还从江西南昌派来几十架德制“黑寡妇”轰炸机、战斗机助战。

      1934年9月23日上午7时,担任主攻的敌东路军第36师在第10师、第83师协同下,在飞机、大炮的支援下,向松毛岭猛烈进攻。数小时内,敌人发射了数千发炮弹。红9军团、独立24师和数千名长汀、连城地方武装与敌人展开了空前激烈的战斗,血战一周,重创敌军,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而被迫全线后撤。27日下午,敌军占领了白叶杨岭高地;29日傍晚,敌人占领了大园山、大洋山等多处高地,松毛岭全线红军撤退到长汀县钟屋村。

      1934年9月30日上午,红9军团在长汀南山钟屋村“观寿公”祠堂前的大草坪上,召开了赤卫队员、少先队员和地方群众等参加的万人誓师大会。当天下午3时,红9军团兵分两路,开往江西瑞金红都,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而红9军团的第7、8团两个团,因29日下午位于朋口与宣和交界的唐古垴高地(郭公寨背后)陷落,形势严峻,奉命重新投入战斗,夺回了高地,故推迟了一天直接从松毛岭出发参加长征。松毛岭战斗,成为保卫中央苏区的最后一战。

      朋口战斗与温坊战斗、松毛岭战斗并无因果关系,而温坊村就在松毛岭下,温坊战斗是松毛岭战斗的第一阶段和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三者都是在连城朋口发生,松毛岭战斗还涉及长汀南山镇;三者都有保卫中央苏区的使命。因此,从大的方面来说,以“松毛岭保卫中央苏区战地遗址”涵括三者,也是可行。

      二、确定了松毛岭战斗指挥部地点与松毛岭匪患问题

      根据史实,红军团级以上部队建制可以拥有指挥部,营级以下部队为指挥所。当时松毛岭战斗总指挥部设在中复村观寿公祠,连城朋口温坊村(今文坊村,下同)郭公寨和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白叶杨自然村均为御敌前线,一北一南,都设有前线指挥部。

      松毛岭战斗前夕,为了巩固苏区,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军事封锁,早在1933年,闽西苏区的政治保卫局更是在地方红军的支持下,基本肃清了闽西的土匪,松毛岭一带已无土匪活动,郭公寨也不可能是土匪窝。

      三、判定了松毛岭战线的分布

      松毛岭战线的分布,也就是红军真正的战斗路线,应该是北起松毛岭金华山、郭公寨,南经松毛岭多个高地后,在中复村白叶杨自然村向西至刘坑口要冲、塞背山高地,纵贯松毛岭南北数公里,涉及长汀南山、连城朋口和宣和三个乡镇。在这条战线上,国民党军分成4路进攻。

      同时,还确定了塞背山高地与刘坑口要冲的的坐落与分布。塞背山在长汀南山中复村正南、中复村白叶杨自然村西侧;刘坑口在长汀南山中复村和塞背山的正南、中复村白叶杨自然村的西南侧。两者都在长汀南山中复村境内。

      四、确定了无人墓为红军墓的性质

      根据史实,国共两党的正规军都有收殓战友遗体的军规。国民党正规军占领了松毛岭,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人力、物力来收殓阵亡人员的遗体;红军被迫撤出战场,开始长征,已无力收殓红军阵亡将士遗体。同时,根据相关回忆录和采访资料,红军阵亡将士远远超过3000人。因此,在修国道时发现的无名墓,内有3000具左右骸骨,基本可确定为红军遗骸。

      此次会议,初步论证与解决了党史争论焦点,还形成了“巍巍松毛岭”——不愧是保卫中央苏区的“东大门”这一共识,同时统一了宣传口径,对于做大做强松毛岭战地遗址红色旅游景区,打造松毛岭战地遗址这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基地,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