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史事纵横 > 正文
  • 湖雷土楼的红色标语考略
  • 2017-12-13 来源:《闽西日报》 作者:王松基 文/图
  • 永定暴动和红四军入闽

    1928年6月,中共六大《政治决议案》指出“中国共产党现在争取群众,准备武装起义,以推翻地主豪绅资产阶级政权”为“十大政纲”的主要口号,肯定了“八七”会议上毛泽东提出的“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论断。

    1926年夏月,湖雷上南村阮山受广东区委指派,从厦门回到永定,与虎岗乡的林心尧和湖雷石城坑赖秋实、赖玉珊(毛泽东在农民运动讲习所时的学生)等人一起组建了福建省第一个农村党支部——中共永定支部,阮山担任支部书记。1927年,阮山等人转入地下斗争。同年10月,阮山与罗秋天、张鼎丞、卢肇西等组织成立了中共永定县委,统一领导全县的革命斗争,深入发动群众,准备举行武装暴动。按照县委部署,1928年6月29日,阮山率领农民武装首先在上湖雷(包括上北横岗头和上南流坑岗)举行武装暴动,打响了“永定暴动”第一枪,以引诱永定城内的守敌出来,确保攻城的胜利。7月1日张鼎丞趁机率领金砂、西溪、东溪等地数千暴动队员举行溪南暴动,暴动队伍浩浩荡荡向县城进发,经过激烈战斗,攻下了永定县城。

    1929年5月,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四军第二次入闽,解放了永定。在湖雷召开的赤卫队和地方干部会议上,毛泽东亲自宣布成立湖雷区革命委员会,推举阮山任主席。随后,毛泽东等人又于8月第二次来永定,驻在金丰大山,一边养病,一边指导革命斗争。在此期间,阮山多次与毛泽东亲切交谈,汇报情况,请示工作。10月下旬,永定县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第一次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在湖雷庆兴寺召开,阮山当选为永定县苏维埃政府主席,领导全县人民进行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和经济文化建设,取得了很大成绩。

    广和楼的红军标语

    2017年11月上旬,笔者引导永定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和专业摄像师,前往湖雷镇就近的几座土楼,察看和拍摄了当年红军遗留下来的红色标语。

    广和楼,地处湖雷镇湖瑶村(当地称“湖洋寨”)的中心地带。湖雷革命前辈赖祖烈的女儿赖庆来在《毛主席与他的大管家赖祖烈》一文中写道:“赖祖烈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就是在红四军第二次入闽的时候。那是1929年5月,毛主席、朱总司令率领的红四军第二次来到闽西永定县的湖雷。毛主席来到湖雷,就住在湖洋寨一个原来是商人赖阳书的房子里。赖祖烈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毛主席来到湖洋寨的当天晚上,就在驻地召开了永定县的党员干部会。就在这个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日夜思念的毛主席……’”赖阳书的房子就是广和楼。广和楼后堂三楼的厅堂和房间的墙壁上留下许多墨写的标语:

    努力学习马克斯列宁主义

    实行土地革命

    武装拥护苏联

    打倒帝国主义的走狗国民党

    打土豪分田地

    消灭锺绍奎全部

    红军十二军卅四师一〇〇团

    这里的“红军十二军”,应是1930年5月闽西特委根据中央指示,将成立不久的红九军改称为红十二军(军长邓毅刚,政治委员邓子恢,参谋长郑益,政治部主任陈正)。原辖的5个团扩编为3个纵队,全军3000余人。两个月后,红十二军编入红一军团。

    锺绍奎(葵),1901年出生,武平县岩前镇龙井村人。1932年,他投靠广东军阀陈济棠,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新编独立第一旅,锺绍奎任旅长,成为割据闽西的主要势力。

    怀德楼的红军标语

    1931年,罗陂村是永定县苏维埃政府机关和红军后方医院所在地。罗陂村的怀德楼,里里外外有许多字迹清晰的标语,如“国民党是洋奴恶棍、军阀官僚、土豪劣绅的集合场”、“国民政府是刮民政府”、“蒋桂战争是国民党政权崩溃的开始”、“统一中国,承认汉满蒙回藏各民族的自决权”、“枪毙压迫福建人民的卢新铭”、“欢迎刘和鼎部下的军官士兵到红军里来当官兵”、“红军来了,白军不得了”、“穷人不打穷人”以及“国民党是反革命,保护土豪和劣绅,受痛苦工农士兵;国民革命四十年,天天打仗争地盘,不共产怎得安全……如今世界大造反,无产阶级要共产,俄罗斯有好榜样;共同消费共生产,不纳租税不完粮,这就是共产主张……”的《新四川调》等。

    福申楼的红军标语

    福申楼,地处湖雷镇石坑村(距红九团团长吴胜故居50米)。此楼为吴恒焕进士(清朝乾隆40年)外出湖南的后裔于清朝末年所建,但从未入住。土地革命时期,红军作为活动据点,在墙上留下许多标语。红军撤离后被当时国民党政府征为粮食仓库使用。

    这些标语内容有“我们不怕强权,我们不做奴隶。强权是魔鬼,凶恶不讲理。奴隶如牛马,到处受人欺。我们要拼命地抵抗强权,我们能(宁)死也不做奴隶。”(如左图)“工农兵暴动起来打倒土豪劣绅的走狗国民党。”

    在石坑村的“居安楼”楼外白壁上还有红色标语赫然在目。

    红军标语的产生和宣传作用

    早在1929年4月17日,红军第四军政治部在江西于都发布了书写《红军标语》的“注意事项”。

    陈毅在《在关于红军的宣传工作》(1929年9月)中提出:“红军现在有一个宣传兵制度,凡军队每一个机关(如连部、营部或政治部、卫生队等)均须派五个人担任宣传工作,这五个人不背枪,不服勤务,名叫宣传兵。此五人分两组,一组为演讲队,担任口头宣传,凡红军所到的地方,行军时经过的乡村酒店茶店,或大市镇均须手持红旗及标语传单向群众宣传,到了城市便须全体出发,大街小巷或商店作个别宣传或挨户宣传。半日的时间必须召集一个群众大会,群众为了懂得红军这个怪物及朱毛的容仪,常常是普通的跑来参加这个大会。其外一组为文字宣传组,两个人每人提一个石灰桶,大小笔各一支,凡军队经过的地方,墙壁上要统统写满红军标语,写字要正楷,以愈大愈好,要用梯子写得高,使反动派不能随便涂抹。达到一个城市各连的宣传员由政治部或党代表分配宣传区域,并派人巡视以观勤惰,各连写的标语有标记,不怕冒功或混淆,写错了亦易查出予以处罚。因此红军达到一个县城只要三小时,宣传工作可以普遍。同时宣传员还负责破坏反动宣传品如国民党标语总理遗嘱等。”这个文件详尽地记述了当年红军作标语宣传工作的有关规定。

    1929年10月红四军前委宣传科编发的《宣传须知》,对宣传的意义、原则、方式、材料和技术也做了更为详细的规定和要求。《古田会议决议》对红军宣传工作也提出来了明确的要求。

    在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珍藏的《红军标语》,规定了“打倒帝国主义”、“推翻军阀国民党政府”、“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工人利益”、“土地革命”、“士兵利益”、“红军”、“商人”、“共产党”、“共产青年团”、“青年与妇女”、“目前时局”、“地方口号”等十三项共134条内容,供红军宣传兵使用。

    红军的标语宣传,正如《宣传须知》中所指出的,使群众了解本身的痛苦及痛苦的来源;暴露帝国主义、军阀、国民党、国民政府、豪绅地主阶级的罪恶,压迫剥削民众的事实和手段,以增强群众对他们的愤恨,而同情于推翻反动统治;指出民众的出路,使广大群众起来参加革命;宣布共产党、红军的主张和任务以及策略,使群众起来拥护并加入革命组织,如工会、农协等;提高群众的革命情绪,准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

    红军的标语宣传达到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建立政权,消灭反动势力,促进革命高潮到来等鼓动作用。湖雷土楼的红色标语是珍贵的革命文物,更是湖雷人民支持红军解救苦难深重中国人民的历史见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