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富裕家庭走出的革命者
  • 记闽粤赣边纵队联合司令部政委范元辉
  • 2017-09-22 来源:红色文化周刊 作者:本报综合整理
  • “金砂古木督,田坎高过屋,丈二田坎,尺二田腹,牵牛唔过,手耙脚碌。”这首描述田小土瘦凄凉景象的客家童谣,说的正是当年永定县金砂乡古木督。如今的古木督,早已不复当年贫瘠,官名也已改成了上金村,但“古木督”这一称呼,仍然在当地人口中相传。古木督见证了一段历史,它的年轮中深深地烙印着红色的符号。1927年,该村成立了党支部和农民协会,建立了铁血团。1928年,古木督率先开展“平仓分粮”“分粮吃大户”斗争。永定暴动时,全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男女青壮年参加了攻打县城的战斗。中央红色交通线设在内地的唯一交通大站———闽西工农通讯社,就曾设于古木督背头窠永昌楼,中共闽西临时特委也在当地的崇德楼宣布成立。这个如今的革命基点村,曾经的红色热土,为中国革命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其中就有原闽粤赣边纵队闽西南联合司令部政委范元辉。

    “假私济公”的革命者

       1908年,范元辉出生在古木督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初中毕业后,担任小学教师期间,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并于192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福建历史上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时间最长、影响最深远的一次群众性武装暴动在永定拉开大幕,范元辉率家乡的青年农民,参加了张鼎丞领导的这场暴动,后转入农村进行土地革命。1929年3月,范元辉在长汀参加红四军,任军政治部宣传员、收发股长。同年8月调回永定,任溪南区常备队党代表、县苏维埃政府文书等。主力红军北上长征,他跟随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等同志留了下来,坚持三年游击战争。

      三年游击战是艰苦异常的,孤悬敌后的红军游击队战士,不但要风餐露宿与天地斗,还要与数倍乃至十数倍于己的敌人周旋,时刻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断粮断炊更是家常便饭。严峻形势下,范元辉多次秘密回到他那个经济较为殷实的家中,不是为了图一餐饱饭,更不是为了享受片刻安逸,而是为了“假私济公”:每次从家中回到部队,他总能带来一些家里的粮食和蔬菜,除此之外,还有银元。这些银元,既有他父亲生前埋藏的,也有他前妻生前攒下的私房钱,范元辉毫不犹豫地把这些钱全部交给了部队,交给了组织。这个习惯,范元辉始终保持着。新中国成立后的1958年,范元辉调任三明后,他给办公室订了不少报纸,而订报纸的钱,全部来自于他的工资。

    要不要自卫反击?

       随着国共二次合作,坚持三年游击战的红军指战员们走出了深山。1938年春,根据国共两党关于编组新四军的协议,原活动在闽西、闽粤边、闽赣边和浙南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支队成立后旋即北上,奔赴苏皖前线投入到抗日战争中去。为了保护闽西的革命果实,也为了保护留在闽西的党组织和家属,部分干部和指战员留了下来,范元辉根据组织安排,留在中共闽粤赣省委机关工作,后担任永定县委领导。然而,国民党所谓的“合作”,并非国共两党的“蜜月”,新四军第二支队一北上,留守人员设在龙岩的办事处、留守处立即被闽西国民党当局取消,刊物也被停止出版。国民党顽固派时不时地制造摩擦,甚至搜捕、杀害闽西党的干部和革命群众。闽西的党组织遵守谈判协议,没有马上予以反击,而是选择了隐忍。虽然如此,国民党地方当局并未就此收手,反而甚嚣尘上,终于在1941年1月20日露出了其血淋淋的獠牙,悍然向中共闽西特委和龙岩、永定县委发动军事进攻,抓捕共产党人、革命群众七八百人,杀害200余人,制造了“闽西事变”。 9月,中共闽西特委再次遭袭,特委书记王涛牺牲。在艰难的情况下,中共闽西地方党组织领导人民开展了以“保田”为中心的一系列斗争。同年冬,闽西党组织进一步贯彻中共中央于“南委事件”后作出的继续坚决贯彻“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指示,转入地下活动,党组织转移上山隐蔽,开展生产自救运动。但即便如此,闽西国民党顽军仍四处侦查,破坏我党各地建立的生产基地,没收生产工具,掠夺产品。

       敌顽疯狂进攻,我们要不要自卫反击?于抗战期间在国统区开展武装斗争会不会破坏、影响抗日统一战线大局?严峻形势下,这两个问题一直在闽西党组织几位领导的脑海中盘旋。范元辉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破坏统一战线的是国民党顽固派,不是我们共产党。对顽固派的进攻,决不能一味退让,必须反击,必须自卫。中央指示我们‘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不反击,不自卫,就是坐而待毙,就是对革命的犯罪,就谈不上‘积蓄力量,等待时机’。”范元辉的这一观点,与1941年6月7日党中央《关于对老苏区老游击区工作方针的指示》精神不谋而合,但当时中央这一指示尚未传达到闽西,而范元辉能提出相同的观点,及其难能可贵。

       1943年,中共闽粤边委作出决定,成立反顽自卫武装,组建经济工作总队,由刘永生任总队长、范元辉任政委,在闽西南广泛开展活动。一年后,王涛支队宣告成立,范元辉担任政委,王涛支队在闽西南开展反顽自卫斗争,沉重打击了敌顽的嚣张气焰,积蓄壮大了革命力量,为后来组建闽粤赣边纵队奠定了基础。

    纵横闽粤边

       抗战胜利不久,闽粤国民党当局再次向我闽粤边举起屠刀,四处捕杀共产党员、接头户,闽粤边又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1945年11月,中共闽粤边临时委员会成立,范元辉当选为副特派员,和魏金水等人一起领导闽粤边革命斗争。1947年春,闽粤边工委根据中央指示,扩建队伍,开展公开的游击战争,配合人民解放战争正面战场作战,并提出了先粤东后闽西南的武装斗争方针。5月中旬,粤东支队正式成立。7月起,分散闽粤边各地的我党武装力量结束分散隐蔽,陆续开始集中,开展武装斗争,经过筹备,在原闽西地委特务队和原闽西南边地委特务队基础上组建的闽西支队于8月20日正式成立。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壮大,1948年10月,永和埔独立大队和永和游击队并入闽西支队,刚刚当选新一届闽西地委书记的范元辉出任政治委员。

      整编后的闽西支队远离边纵司令部(1948年8月7日至24日举行的闽粤边区党代表会议决定,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闽西支队归边纵领导),经常是单独作战,根据敌情,作出决策,务求每战必胜。范元辉多谋善断,在每次战斗作出决策之前,都必事先跟蓝汉华(支队长)、邱锦才(支队副政委)、陈水锦(副支队长)等共同商议,作出周密部署。在战斗中,他和其他支队领导时常身先士卒,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在他们这种精神鼓舞下,每个指战员都斗志昂扬,不怕牺牲,勇敢战斗。1948年11月间,闽西支队连续取得袭击战的胜利:11月上旬,支队挺进永定湖雷,打下石城坑,歼敌一个班,摧毁炮楼一座;11月14日又在大埔县城与湖寮之间的长龙岗,伏击大埔县自卫总队湖寮大队一中队,毙俘其大队副以下官兵9人;11月下旬,闽西支队向平和县九象乡挺近,二度攻克象湖山炮楼,毙伤敌60余名,缴获枪支50余支;挟此胜军威,闽西支队攻打大埔广陵乡公所,并在七昌坝伏击前来增援的大埔县两个保警中队。毙伤俘敌中队长以下官兵77名,缴获轻机枪2挺,长短枪85支,子弹3000余发。大埔自卫队在闽西支队打击下,成了惊弓之鸟,不敢轻举妄动。半个月之内,闽西支队转战闽粤边,连战连捷。

      一位好的领导,不但能在战场上带领战士们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在生活中,也能给予战友们无微不至的长者般的关怀,在闽粤赣边纵队,刘永生如是,魏金水如是,范元辉也不例外。曾在闽西支队担任宣教工作的罗天在回忆范元辉时提及两件事情,言语平实,却饱含他对范元辉的感激之情:“当时风雨交加,坡陡路滑,我在经过一座小木桥时,不慎掉到桥下的河中,碰在一块大石头上,腿部受伤。元辉同志立即从背包里拿出一块纱布给我包扎伤口。我只好用一根棍子当拐杖,忍着剧痛,继续前进。抵达基点村大岽背时,感到腰部腿部疼痛。这时,元辉同志特地前来看望我,认为伤情不轻,便亲自扶着我到老接头户赖婆婆家,再三叮嘱她要好好照料我,设法找到治伤草药,给我治疗。经过几天的内服外敷,很快就好了。”“元辉同志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经常和我们谈心,交流思想。当他知道我由于长期夜行军,患了夜盲症时,特地交待事务长阿琪哥,每逢杀猪‘加油’时都把猪肝留下醮锅底黑灰,叫我吃。这是民间药方,我服了几次,夜盲症给治好了。”

    解放闽西南

      闽西支队在1948年底的连战连捷,给闽西地区国民党以有力打击,极大地鼓舞了群众斗争情绪,区党委和边纵司令部通令嘉奖。而此时的全国解放战场,也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基本歼灭了国民党的精锐兵团和主力部队。当1949年的春天来到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饮马长江,剑指江南。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正式成立,原来按地域建制的番号,统一改为部队番号,闽西支队于1月29日正式整编为边纵第七支队,范元辉任政治委员。春节间隙,支队全体指战员集中到大岽背基点村休整,并举行庆功会。范元辉在会上向全体指战员讲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充分肯定了此前闽西支队连战连捷的胜利意义,同时提出了春节后的战斗任务。修整结束后,第七支队根据边区党委和边纵司令部关于闽西地区“发展重心应放在(上)杭、长(汀)、连(城)边与粤东隔江呼应”的指示,决定先消灭象湖的敌人,范元辉和七支队全体指战员再上征程。

      2月20日—21日,第七支队以“引蛇出洞”之计成功歼灭象湖山炮楼的守敌,毙伤敌32名,俘敌18名,缴机枪2挺、长短枪支30余支。3月20日,第七支队转战永定坎市,攻下乡公所,击毙被称为永定“反共两虎”之一的永定县军事科长,并俘镇长以下20余人,缴获长短枪40余支;坎市之战后,第七支队乘胜挺进湖雷,再下一城;4月,第七支队入境上杭,进至豪康时与敌保二团一个营及上杭保警激战,毙敌30余名后转移至梅县松源修整。数日后,再北上中都、庐丰、茶地、白沙,沿途消灭多股民团。20日,进攻旧县,迫使当地自卫队及土匪百余人投诚。此后,第七支队挺进武平并进一步向连城、长汀发展。

      与此同时,闽粤赣边区党委和边纵针对闽西国民党军政人员做了大量策动工作。1949年初,国民党福建省龙岩专区专员兼保安司令李汉冲先后与香港分局和边区党委取得联系,表示愿意适时起义,闽西地方实力派傅柏翠亦与边区党委接头,表示要与李汉冲采取同一步骤起义。3月20日,刘永生、魏金水分别复函二人,表示欢迎之外请他们派出代表到永和埔边根据地会谈。3月24日,闽粤赣边区党委致信闽西地委,指示闽西地委与李、傅取得联系,开展工作。根据这一指示,闽西地委与李、傅取得联系后,范元辉、吴潮芳、赖祖雄等人在大埔百侯与李汉冲派来的专署视察吴德贤商讨起义问题。此后,香港分局、边区党委、闽西地委又与李、傅进行多次会谈,推动闽西国民党军政人员起义。李汉冲被国民党福建省政府免职后,继任的专员练惕生同样有适时起义的打算。5月22日,闽西义勇军临时行动委员会成立,同时成立闽西义勇军司令部,保四团和上杭、永定、武平、龙岩四县县长及其武装4100余人通电起义。

      为了统一和加强闽西、闽南地区人民武装和起义部队的作战指挥,6月3日,边纵闽西南联合司令部在永定湖雷成立,范元辉任政治委员,边纵第七支队、第八支队(原闽南支队)和起义部队统归联合司令部指挥。联合司令部在接管国民党各县政权、扫荡残敌的同时,国民党胡琏和刘汝明兵团从中原一路南撤,占领了闽西南不少地方。联合司令部下属各支队旋即转入农村,与南撤之敌展开激战,陆续收复被其占领的地方。9月1日龙岩解放后,第七支队和各独立团以及闽西义勇军在闽西各县肃清地方反动武装,重建政权,筹集军粮支援前线,第八支队挺进闽南参加漳厦战役,至12月12日诏安解放,除金门和东山岛外,闽南全境解放。

      1949年11月,范元辉任中共福建省第八地委(后改为闽西地委、龙岩地委)书记、第八军分区书记、政委。

      时值解放初期,闽西地方干部严重缺乏,边区党委从大埔、梅县调来大批干部,同时范元辉还向省委书记张鼎丞请示,要来了一批干部。范元辉坚持五湖四海,不搞宗派,团结一班人领导闽西各县人民开展剿匪、土地改革、抗美援朝三大运动,维护社会治安,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他经常走村串户,慰问军烈属。为培养革命后代,积极创办闽西烈军属子弟学校。1950年5月,省委派伍洪祥任龙岩地委书记,范元辉任副书记,他能上能下,很好地配合伍洪祥开展工作。1954年9月,范元辉任龙岩地委第三书记。1955年3月,他兼任龙岩地委党史办主任,组织编写出版了《闽西党史研究参考资料》,并征集到毛泽东在闽西时写的《反对本本主义》拓印本原件(孤本)。1956年7~12月,范元辉任龙岩地委书记、省委候补委员、省委组织部副部长。1957年1月至1958年8月,他兼任永定县委书记、省委委员。1958年9月,范元辉调到三明工作,先后任三明重工业建设委员会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监委书记)、中共三明人民公社筹备委员会书记(兼监察委员会书记、政法部部长)、中共三明市委书记(兼监委书记、三明市人武部党委书记)、中共三明地委副书记等职务。无论在龙岩,亦或三明,范元辉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任劳任怨,为人襟怀坦荡荡,革命意志不动摇。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