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林茂:长征前夕的大阅兵
  • 2017-12-13 来源:红色文化周刊 作者:陈淑如 整理
  • 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朱德和总政委周恩来同志在长征前夕举行的盛大阅兵,是老红军林茂永远记忆犹新的一件往事。

    紧急会议

      1934年8月初的一个夜晚,白昼的炎热已经消散,清凉、宁静的夜幕笼罩着江西瑞金株坊村。劳累了一天的林茂和其他红军卫生学校的学员们已经进入甜蜜的梦乡。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学员们的梦乡。接着,一个浓重的四川童音在屋里搭了腔:“么事敲门?”学员里的小机灵鬼侯镇发问道。

      显然,敲门人也听出了是谁在搭话。于是门外响起了队部通讯员小李的话声:“小猴子,叫你们班长到队部开紧急会议!”什么,开会?半夜三更叫班长开会,还是紧急会议!这少有的情况,打消了大家的睡意,也引起了大家的猜测,紧急集合是不打招呼的突然袭击,深更半夜的叫班长开会干什么?有的说,该不是学校里出了什么大事吧?有的说,莫不是发生了敌情?立即有人反驳道:别自己吓唬自己,前方那么多红军,咱这大后方有啥敌情,白狗子又没有长翅膀,还能从天上掉下来?大家正在纷纷议论,陈班长回来了。他迈进门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大家起床!”

      “起什么床,老天爷叫我们夜里睡觉,哪一个敢跟老天爷作对!”调皮鬼吴信文在唠叨。

      “少废话,快起床,传达好消息!”陈班长显得很兴奋。人们听说有好消息,不由一跃而起,穿戴整齐、静静地盯着班长,偏巧班长有点结巴,越着急越说不上来,他使了半天劲憋出一句话:“今,今天,中央首长要———检阅!”

      听说中央首长要来检阅,大家也像班长一样地兴奋起来。班长接着告诉大家:为了确保军事秘密,阅兵确定在今晚举行,现在离出发还有一个小时,要求学员全副武装,一切行动听指挥。好多人没有参加过阅兵,班长也没参加过,并说会上也没具体讲,于是大家一面紧张地整理装备,一面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

      “黑灯瞎火的咋个检阅法?”

      “就是嘛,队形好不好,步子齐不齐都看不清,咋个讲评嘛!”

      “搞啥子队形,步伐嘛,是检查你们武器保管好么,背包对么,绑腿紧么。”

      “首长们还得打着手电吗?”

      “什么手电照,用手摸,从头摸到脚!”

      “乱弹琴!”

      忽然有人轻声自言自语地说:“若是大白天搞该多好,让咱好好看看首长,看看队伍。”这话引起了我们共鸣。

    深夜阅兵

      红军卫生学校的方队,由第六、七、八、九期学员和工作人员组成。王斌校长,李治教育长和教员们带领方队成员从株坊村出发,经两个多小时的行军,赶到沙洲坝大铺桥红场。这时,大批受阅部队陆续到齐,准时按照指定位置入场。红军卫生学校方队同“红大”并肩肃立,等候着首长的到来。月亮早已下山,天上只有星星在闪烁,广场上黑压压的一大片队伍,整齐而又肃静,不久,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首长来到了检阅场。林茂站在长队里,远远地看到一个魁梧的身影,定睛一看,原来是深受每一名红军战士爱戴的朱德总司令。

      在“全体立正!”的口令声之后,检阅开始。

      朱德总司令骑马绕场一周,边走边高声地向受阅部队致意:“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顿时,偌大的阅兵场上万众齐呼:“首长好!为人民服务!”检阅声像大海波涛一样,节奏鲜明而又气势磅礴。检阅完毕,朱德总司令快步登上了讲台。在全场的片刻沉静之后,响起了朱老总那浓厚有力、地道川音的讲话。大意是:国民党反动派侵犯我苏区,烧杀淫掠,残害人民;我党坚持自由、民主和抗战;我工农红军要加强组织纪律性,一切行动听指挥;要加强战备,加紧练兵;要增强军政、军民和官兵团结,同仇敌忾,随时准备粉碎来犯之敌。誓死保卫苏维埃政权,坚决抗战到底!在一片此起彼伏的口号之后,整个阅兵结束,历时约一个小时。尔后各部队迅速带开,各自返回驻地。

      天刚朦朦亮,林茂随红军卫生学校方队已返回学校。清晨,正在大家忙着整理内务,洗漱和谈论阅兵盛况之际,忽然天空响起一阵刺耳的轰鸣声。有人叫喊着:“飞机!飞机!”以往,瑞金这里很少有敌机来。有的到屋外张望,有的跑上小山去眺望,只见一批敌机绕了一个圈,向夜间阅过兵的岭岗上俯冲下去,轰炸起来,尔后悻悻地飞去。这时大家顿时明白了,怪不得中央首长决定在深夜举行阅兵。

      说实在的,当时这些普通的年轻红军战士,对于这次大阅兵的意义并不了解。事后才逐渐获悉,就在阅兵之前的两个月,党中央为了推动抗日,调动敌军,缓解根据地压力,已经把红七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赣边进发。阅兵前一个月,红六军团奉命向湖南中部挺进,为中央红军探索战略转移的路线。就在阅兵前后的两个月里,红军卫生学校停止了专业课,加强了军事技术和战术训练,时常组织紧急集合,夜间行军。这次大检阅正是为举世闻名的长征所做的一系列准备的重要组成部分。

    踏上征途

      大检阅后不久,红军卫生学校奉命转移。红军卫生学校的学员告别了乡亲,离开了老根据地,加入了中央军委直属队、机关和院校的纵队行列,踏上了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长征之途。红军长征从战略上讲是主动的,是为了推动全国的抗战高潮,北上抗日而举行的有领导、有计划、有准备的战略大转移。但是,从战役上看又是被动的。由于“左”倾冒险主义错误造成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撤出根据地的行动毕竟是比较仓促的。林茂所在的队列属于红军院校等非作战单位,就像大搬家似的。携带着笨重的发电机、印刷机、X 光机以及箱箱柜柜,坛坛罐罐,形成了大队的民夫辎重、车拉、马驮、人抬、肩扛、拖拖沓沓。个人行装也十分笨重,学员们把几个学期的讲义、课本和笔记、纸墨笔砚及用具、武器弹药、给养等,一股脑地带在身上。开始几天大家累得腰酸腿痛,在做出最大努力后,还是行动迟缓,加上道路拥塞,常一夜只行军三、四十里路。后来开始认识到转移不是近距离的,短时间的,而且还要与敌人周旋。于是多余的公用物资,被分散安置,掩埋或放弃;而个人物资,则不得不自觉轻装,走一路甩一路。

      为了保持红军行动的秘密,长征路上多是昼宿夜行,露天宿营。当时给养保障十分困难,常是饱一顿,饥一顿,有时干脆饿肚子。行军不是攀登于崎岖的山路,就是跋涉在泥泞的黄泥小道,真是又累又饿又困。遇有道路拥塞而等待,一停下来人们就睡着了。可是,一有敌情,部队立刻精神抖擞,舍生忘死地勇猛战斗。

      就是这样一支看起来衣衫褴褛、疲惫不堪的军队,以遵义会议为转机,在党和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下,纠正了党内机会主义错误,战胜了敌军的围追堵截,克服了数不清的艰难险阻,仅仅依靠人们的两只脚,纵横了十二个省,长驱二万五千里,翻越八座大山、二十四条大河、爬雪山过草地,于1935年10月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在西北地区建立了全国革命大本营。

      毛泽东在总结红军长征的胜利经验时说过:“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这样的长征是不能设想的。中国共产党,它的领导机关,它的干部,它的党员,是不怕任何艰难困苦的。谁怀疑我们领导革命战争的能力,谁就会陷进机会主义泥坑里去”。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毫无疑问,我们有共产党的领导,一定会不忘初心,在新的长征路上开拓前进,不断取得新的更加伟大的胜利。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