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项南:福建改革开放的先锋和主帅
  • 2017-11-13 来源:红色文化周刊 作者:林瑞荣整理
  • 项南,1980年底至1986年5月主持福建省的工作。在福建期间,他坚定不移地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纠正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左”的思想,真正落实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他为福建的改革开放绞尽脑汁,为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他高瞻远瞩,勤政爱民,胸怀开阔,光明磊落。可以这样说,没有他,福建的改革开放要推迟若干年;没有他,福建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到全国的前列。他是福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领导者。

    推动农村改革,提倡多种经营,发展乡镇企业

      1981年之前,福建农业生产责任制没有推开。主要问题是当时福建有些领导,对安徽省所推行的责任制有不同的看法。他们不赞同包产到户,认为包产到户,就是分田单干,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他们对待农业承包责任制的态度,不仅消极对待,而且持反对的态度。

      项南来闽,开始只是常务书记,第一书记仍是廖志高,不过项南来后不久,廖志高即离职住院治病,福建的工作由项南主持。项南到福建后,首要任务就是把工作重点放在落实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大力宣传,推动改革开放上。他首先是放手在农村推行农业生产责任制,包产到户。由此,农业生产被动的局面才很快得以扭转。

      项南在福建深入调查后,根据福建的特点提出要大念“山海经”,进行八个基地建设。他认为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人多田少,人均只有七分耕地。要使福建富起来不能只靠这些田地。福建只有12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山地却占了80%以上,而近海渔场和滩涂就有13万6千平方公里。山海之中有极大的财富,只有开发山和海,大念“山海经”,福建才能富起来。福建山地多田地少,不能“以粮为纲”只种粮食,应该大力发展林业,发展果树、茶叶等经济作物,发展畜牧业。

      在大念“山海经”的同时,应该建设八个基地。这八个基地就是林业基地、海洋基地、经济作物基地、牧业基地、轻工基地、外贸基地、科教基地、统一祖国基地。在省人大常委会举行八个基地审议时,项南在发言中说:过去我们与台湾处于对峙的局面,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因此有必要考虑:福建面临这么大的海洋,福建人又历来在航海方面有本事,怎样把这辽阔的海洋利用起来;福建山林面积很大,在长江以南,福建的森林可能是我国最重要的基地……福建发展经济作物大有可为,能不能成为一个经济作物的基地呢?福建还有3000多万亩的青草坡地,可以发展成牧业基地。有这么多的林木、水果和畜产品,又为轻工基地、外贸基地打了基础。福建历来是出人才的地方,科学教育这方面也是个优势,可以成为科教基地;福建面对台、澎、金、马,对台政策由中央来制定,但许多工作要靠福建来做,福建应当成为统一祖国的基地。

      八个基地中,林业基地被摆在首要的位置。他还以超前的眼光,提醒人们要重视促进林业与旅游的结合。1981年,他考察武夷山后指出,这么好的风景区,将来来这里旅游的人,不是几万,而是几十万、几百万。当时建阳地委书记反映没钱开发,项南表示5年之内,省里每年拨给武夷山100万元。后来,省里还帮武夷山申报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并于1982年11月被国务院列为全国第一批风景名胜区。近年来,武夷山还评上世界地质、人文双遗产。因此,可以说是项南首先把武夷山推向全国、推向世界。

      福建省委于1981年秋正式作出大念“山海经”,建设八个基地的决定。1984年9月29日,福建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原则通过了《福建省八个基地建设纲要》(试行)。同年10月6日,《福建日报》全文刊登这个纲要,并配发社论“治闽富民的行动纲领”。福建农村由此逐步摆脱贫困,走向富裕。

      项南针对福建经济落后,没有大工业的情况,非常重视发展乡镇企业(社队企业)。他对晋江发展以加工业为主的社队企业极力赞扬,多次到陈埭视察,称陈埭是“一枝花”,福建第一个万元乡。在发生“晋江假药案”时,他提出要“捉虫护花”,在严肃处理违法企业的同时,要保护合法的社队企业,可是项南却因此受到一些思想保守的人的谴责。1986年,因“晋江假药案”承受巨大压力,项南从福建省委书记位置上下台。

      晋江人民,特别是陈埭人民非常怀念项南,在项南离开福建后,他们还出资10万元,在项南的家乡连城县朋口镇文地村建设了一所小学和村部,表示对项南的怀念和感谢。

      项南认为,农业要发展还必须规模化、机械化,用科技推动农业,发展现代农业。他举了他的美国老朋友韩丁种田的例子。韩丁(曾任美中人民友好协会主席)一人种了1600多亩地,就是凭农业机械,完成从播种到收获、烘干、入仓的全部农活。

      实践证明项南大念“山海经”,建设八个基地,发展乡镇企业,发展经济作物、多种经营,发展规模化、机械化的现代农业的指导思想是完全正确的,特别是对山区老区有极强的指导意义。

    “松绑”放权,推动城市企业改革

      项南在农村推动生产承包责任制取得成效的同时,还考虑城市企业如何实行改革。福日公司总经理游廷岩到广东参观学习后,给项南写了一份汇报材料,提出要给企业自主权,冲破束缚企业手脚的条条框框,企业才能有活力。项南看后,感到这个材料很有针对性,是个值得一试的好办法。项南在征求其他几位书记的意见后在材料上加按语印发省直各部、委、办、厅、局及地、市领导,要求各地选一二个企业照游廷岩的意见搞试点。项南在不久后召开的省人大会上,表扬了游廷岩,鼓励大家大胆地起来冲击不合理的条条框框。项南代表省委的这个表态,给热心改革的厂长经理很大的鼓励。

      1984年3月23日,一份代表55位厂长经理心声的呼吁信《请给我们“松绑”》呈交给项南。项南接到呼吁信后,即在上面作了热情、肯定的指示:“此信情词恳切,使人读后有一种再不改革,再不放权,就真是不能再前进了的感觉。”他要求《福建日报》次日刊登一版头条,并派记者到省委组织部等单位找领导,谈谈他们对55位厂长“呼吁信”的看法。项南认为,《呼吁信》提出的问题触及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实质,符合改革开放的方向和要求,强调要以此作为政策的突破口。

      项南在福建的“松绑”放权,不仅对福建省城市企业的改革吹响了进军号角,而且对全国发生了很大的影响。1984年4月15日,国家体改委和国家经委邀请55名厂长、经理中的5位代表进京,座谈“松绑”放权和体制改革问题。著名经济学家、国家体改委主任童大林主持召开了三次座谈会,童大林热情地指出:“松绑放权”不仅是对体制改革,而且是在整个经济工作的池子中投入了一块石头,引起了小浪……国家经委主任袁宝华也说:“你们做了一件好事,(福建)省委、省政府积极支持‘松绑’和采取的放权措施,受到有关部门和领导的好评。”5位代表还应邀到中央党校、《红旗》杂志社进行座谈。此举再经《人民日报》等全国性报刊发表后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各省纷纷到福建来学习“取经”。5月10日,国务院颁发了《关于进一步扩大国营工业企业自主权的暂行规定》,对企业要求“松绑”放权给予肯定。由此可见,项南支持与推动企业“松绑”放权在全国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要发展福建经济,首先要抓基础设施建设

      胡耀邦当总书记时,曾在1982年11月来福建视察。当时他说,福建处于落后的现状,不能怪福建的领导和人民群众,因为过去中央认为福建是国防前线,中央的大项目没有一项安排在福建。现在中央也只能给政策,把福建作为改革开放的实验省,厦门作为经济特区,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福建的发展主要靠福建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希望福建经济建设能走到全国的前列。

      项南到福建后,经过了解,认为福建经济的确十分落后,应该奋起直追。过去认为福建是国防前线不能搞大型经济建设,有些失误。那么台湾他们为什么能搞?台湾土地面积只有福建的三分之一,人口只有福建的三分之二,而台湾的GDP是福建的10倍左右,人民收入也是福建的好多倍。福建至少要花二三十年才能赶上当时的台湾经济。

      福建怎样才能改革开放、吸引外资较快地发展经济?福建当时经济十分薄弱,基础设施十分落后,没有商用机场、港口,没有高等级公路,只有一条通向省外的铁路,技术设施也很落后。道路不平,电灯不明,电话不灵,有些华侨、外商来福建考察,就被这种落后状况吓跑。为此,项南与省委、省府领导反复商量研究后,提出首先要集中力量,建设基础设施,要节衣缩食,利用外资,建设十大项目。这十大项目是:两套程控电话,福州、厦门各一万门;福厦两个飞机场,厦门为国际机场;两个万吨级港口码头,福厦各一个,厦门建一个3.5万吨码头;两个电站,水口水电站140万千瓦,马尾火电站120万千瓦;改造两条铁路,使鹰厦铁路、外福铁路实现电气化。项南说福建条件差,只能硬着头皮,从这些最基础的设施做起,这叫做筑巢引凤。这些项目搞上去了,死了才能瞑目。

      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初步改变了福建省的落后面貌。福州程控电话,比广东还早些建成,有些外商来闽考察,问打国际电话怎么打?我们说你在酒店房间里就能打。他们打通了感到十分惊奇,真没想到改革开放才几年,福州就有这么大的进步。

      项南并不满足于这些项目的建设,他还想得更多、更远。有一次,项南带领计委、建委、财政等省直综合部门的领导到湄洲湾去考察,曾提出了开发湄洲湾的设想。湄洲湾的开发是项南最先提出的,也是项南的雄心壮志。

    以智取胜和引进人才

      项南到福建主持工作以来,多次提出要“以智取胜”,把“以智取胜”作为福建发展的战略思想。项南说,以智取胜,这对福建的经济发展尤为重要,由于历史的原因,福建的工业基础薄弱,整个国民经济发展远远落在全国之后。福建要在这样落后的起点上走在全国四化建设的前头,就要来个跳跃式的发展。要实现跳跃式的前进,就必须坚持对外开放,强调以智取胜。要造就宏大的科技队伍,培养一大批懂科学、善经营、会管理的企业家和具有各种专长的优秀人才,同时又要大胆地、不失时机地把国外的先进技术引进来,使我们的经济建设能够从现在科学技术成就的基础上迈开步伐,尽快缩短由劳动密集向技术密集、知识密集过渡的时间。

      当时福建省人事局根据项南的战略思想和具体指示,着重做了如下几项工作:首先是挖掘人才潜力,调动现有人才的积极性。开展人才交流,调整用非所学专业不对口的专业人才;从社会上吸收闲散科技人才,开展专业技术人才的职称评定工作;抓好“以工代干”的转干工作,从基层干部中招收有一定文化、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充实乡镇工作;在机关干部中开展干部岗位责任制。在项南的具体指导与帮助下,省人事局成立人才交流引进办公室,具体负责引进省外人才乃至国外的人才和智力。省委组织部和人事局组成招聘组到北京等地招聘人才。厦门特区由厦门市委副书记、市长吴星峰率团到北京招聘人才。福大等一些大专院校也派员到各地招聘教师干部。为了提高干部素质,省成立行政管理学院,各地成立干校。省人事工作蓬蓬勃勃、有声有色地展开,得到中央人事部门和各方面的赞许。

      项南在福建期间还做了许多工作,比如落实地下党政策,促进和加强党内团结,调动了广大干部的积极性。他思想敏锐,无私无畏,大胆泼辣,雷厉风行,为福建的改革闯出了一条新路,为今天的海西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福建人民永远怀念他!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